扶貧款是救命錢,是國家向貧困地區無償劃撥或低息放貸的一種專項資金,管好用好理所當然。但在中國大陸,扶貧款劃撥卻一直存在驚人黑洞,除被閒置在帳戶上賺利息外,不少地方更把扶貧款當成了搖錢樹、小金庫而隨意挪用。

8月3日,中共國家審計署發佈公告稱,據2016年第二季度審計結果,433.47萬元扶貧資金被違規套取,或用於與扶貧任務無關的支出;9706.82萬元扶貧資金閒置,未用到實處。

其中,2015年11月,遼寧省建昌縣養馬甸子鄉通過編造虛假培訓人員名單、開具虛假發票、編造虛假支出事項等方式,套取財政扶貧培訓資金3.92萬元在鄉政府掛賬。

2013至2015年,河北省扶貧基金會違規使用省級財政撥付的開辦資金20.11萬元,用於購買手機、車輛,並在扶貧基金中列支招待費用3.64萬元。

2013年9月至2016年5月,貴州省赫章縣將345.92萬元中央財政專項扶貧資金安排用於博物館和廣場建設。

截至2015年12月末,廣東省的紫金縣扶貧辦和東源縣扶貧辦違規將縣級財政局撥付的扶貧經費用於接待費及人員津補貼支出,其中紫金縣53.87萬元、東源縣6.01萬元。

實際上,扶貧資金被挪用和被閒置的問題一直都存在。一個多月前,審計署審計了40個縣的財政扶貧資金,結果顯示有1.38億元被騙取套取或違規使用,8.43億元扶貧資金長時間閒置,其中2.6億元閒置逾2年,最長的逾15年。

對此,有海外中文媒體報道稱,類似的問題年年都有,遍地都是,北京當局大舉扶貧的結果是百姓愈扶愈貧,豪強卻愈來愈多,最終導致貧富懸殊更趨嚴重。

報道稱,之所以會出現巨額扶貧資金被地方官府閒置的現象,是因為這些資金可以生息,然後可私設小金庫為供官員享用,所以有關部門的官員坐視基層痛苦於不顧,寧願讓資金呆在銀行帳上也不肯發到貧困百姓的手中。

此外,在利益驅使下,原本清水衙門的扶貧辦已成了貪官斂財的肥缺,扶貧款也成了貪官嘴邊的唐僧肉。不少官僚手握特權,雁過拔毛,層層盤剝,結果資金到了百姓手裏只剩殘羹冷炙。

對於中共貪官能夠一手遮天、斂財自肥,報道認為關鍵在於他們手中的權力不受約束,監管形同虛設。普通民眾既無權置喙,更無從監督,在這種體制下貧民怎能脫貧致富?

報道還說,官員敢上下其手,是因為當局沒有將扶貧項目的所有運作環節公示,應該讓百姓進行監督,因為扶貧款是百姓的救命錢,敢挪用或者貪污者,應該罪加一等。在嚴刑苛法之下,看看哪個官員還敢以身犯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