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經濟增速放緩,投資機會減少,導致中國企業持幣觀望情緒濃厚,上市公司的現金持有量高達創紀錄的1.2萬億美元。

彭博社追蹤的資料顯示,剔除銀行和券商,中國上市公司的現金持有量高達1.2萬億美元,這一數碼創下最高紀錄,比美國、歐洲和日本企業的囤積速度都要快。值得留意的是,儘管中國企業持有高額現金,但他們的投資卻極少。

在中國經濟增速放緩至25年來最低之時,大陸的投資機會明顯減少,導致中國企業持幣觀望情緒濃厚,第二季度現金持有量同比大增18%,為6年來的最高增幅。

對於中共政府而言,由於企業缺乏投資新專案的信心,政策決策者試圖通過向金融系統注入大規模流動性以提振經濟增長的努力成效不足。

貨幣流通速度放緩

英國經濟學家凱恩斯(John Maynard Keynes)提出的理論認為,當貨幣政策完全沒辦法再刺激經濟,無論降低利率還是增加貨幣供應量都作用不大,這就是流動性陷阱。

中國央行調統司司長盛松成近期公開表示,從M1和M2的貨幣剪刀差趨勢看,中國企業已經出現流動性陷阱現象。

海通證券分析師姜超團隊2日也表示,中國流動性陷阱陰霾初現。該團隊稱,M1與M2增速之差持續擴大,M1佔M2比重持續上升。同期,企業中長期貸款增速卻不斷下滑,目前已降至3%以下,這與企業存款增速大幅上行形成極大反差。這意味著,流動性以在途資金的形式駐留在企業存款帳戶中,並未真正進入實體經濟。存款增速高漲、貸款增速回落的後果是2015年貨幣流通速度加速放緩,流動性陷阱陰霾初現。

專家分析四大原因

對於導致中國陷入流動性陷阱的陰霾,上述團隊認為有四大原因,一是企業盈利低潮,投資意願較弱。隨著人口紅利消失,需求不足,工業化步入後期。從去年工業經濟資料看,從下游的汽車,到中上游的鋼鐵、水泥、發電幾乎全面陷入下跌,這意味著信貸驅動的工業化模式已走到盡頭。

而去年以來內外需求更是持續低潮。今年2月,內需創5年新低,而外需自2012年以來基本處在榮枯線下。需求低潮令企業收入、利潤低位徘徊,其中去年工業企業利潤總額、主營活動利潤增速分別為-2.3%和-4.5%。此外,產能過剩也導致企業利潤率不斷下滑。

二是政府投資劇增,擠出企業投資。今年以來,民間固定資產投資增速迅速下降,累計增速由年初的6.9%降至上半年的2.8%。這是09年以來民間固定資產投資增速首次大幅落後於全部固定資產投資增速,顯示政府投資擠出民間投資的態勢日益顯著。而民間企業投資需求受到壓抑也是產生流動性陷阱的主要原因之一。

三是長期通縮風險,實際利率高企。當前中國經濟面臨拐點,人口紅利逐漸消失,地產、製造業的黃金周期已過。受此影響,中國經濟中存在的結構性問題更加凸顯,未來將長期面臨通縮壓力。在通縮的背景下,實際利率難以下降,這對於投資和消費均會產生抑制作用。

四是居民存款搬家,資金彙集樓市。從資金流向的角度看,資金由居民通過房地產持續流向企業,企業卻未能將資金進行生產再投資,而是以活期存款的形式存起來,信貸刺激經濟的良性迴圈被打破,資金在M2內部從非M1搬家到M1,流動性陷阱形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