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的亞洲跳水冠軍,退役後生活陷入困境。(網絡圖片)
昔日的亞洲跳水冠軍,退役後生活陷入困境。(網絡圖片)
相關文章

作為昔日的亞洲跳水冠軍,唐穎取得過驕人成績。但在退役後,她的生活陷入困境,曾多次拒絕被官員和富人包養,哪怕是擺地攤,也不願向權貴屈服。

跳水冠軍退役後生活窮困並不潦倒

唐穎,昔日的亞洲跳水冠軍,運動員生涯,她取得了不錯的成績。但在退役後,她的生活陷入困境,但即使如此,唐穎仍靠自己的雙手生活,她多次拒絕被包養。當曾經的隊友已經淪為有錢人的二奶時,唐穎哪怕是擺地攤,也不願向金錢屈服。

大陸媒體報道,唐穎從小就是做運動員的料,12歲時,唐穎才上小學五年級,但身高已經達到1.72米。最終,她被市體委看中,開啟了自己的跳水運動生涯。此後的數年,唐穎的生活就是訓練、比賽,她也獲得過全國青年錦標賽冠軍、全運會冠軍和亞洲錦標賽冠軍等優秀成績。

2004年雅典奧運會,18歲的唐穎參加跳水國內選拔賽,可惜成績不理想沒被選上。如果能參加奧運,唐穎的人生或許就能一帆風順,但一切已經沒有如果。2006年,20歲的唐穎退役了,僅拿到了幾萬元的退役安置津貼。

但青春年獻給了跳水,退役後,唐穎反倒有些無所適從,尤其是找不到合適的工作。但她作為跳水運動員,不僅形體好,還有一張漂亮的臉蛋。因此,很多有錢有權的人都盯上了她。

有一次,唐穎托關係找到教育局,希望能去當地學校當老師,但竟被要求陪領導跳舞;後來找到人事局,想謀一份工作,但人事局的一位官員竟直接說要唐穎做她的情人,才會解決她的工作問題;第三次,有一個有錢男人提出10萬一年包養她。但以上三次,唐穎都堅決拒絕。

工作不順,唐穎遭到了朋友們的嘲笑,但她不為所動,要靠自己雙手掙錢。她當過服裝店的營業員,月收入僅800元,還兼職去擺地攤賣娃娃。後來,唐穎還了解到自己的昔日隊友被人包養,她直言:「有人甘願做二奶,但我寧願打工。」

面對生活的困境,唐穎從未放棄,她現在過得如何,我們暫時無從得知,但就憑她對生活的態度,相信唐穎的人生會分外精彩。

中共舉國體制 每年3000名退役運動員僅1/3獲安置

據《武漢晚報》2012年7月報道,目前中國大陸註冊的專業運動員約5萬人。每年至少大約有3000名以上的運動員退役,其中40%左右退役即待業,得到「妥善安置」的只有區區千人左右,其他的都只能獲得所謂「一次性補償」。

報道中稱,正是因為中國知本補償機制的嚴重缺位,大部分退役運動員才變得窮困。而所謂知本補償,是指運動員在現役中或退役後,急需國家投入專門資金,讓其重新學習生存技能。

近幾年,不時傳出一些著名運動員退役後生活艱難的消息。像兩個月前報道的有關曾獲全國少年女子舉重冠軍的黃燕蘭。2005年,時年23歲的黃燕蘭因訓練受傷成九級傷殘,僅得4000元補償金,4萬元退役金,成為舉重隊第一批買斷工齡自謀出路的退役運動員之一,就再也沒有享受過任何醫療方面的保障了。

中國運動員是國際比賽贏得獎牌的明星,但是背後卻不如人們想像的風光。《北京晨報》曾報道,中國有30萬退役運動員,近80%面臨失業、傷病、貧困的困擾,急需社會援助。

中國運動員制度屬於金字塔模式,能登上塔尖的畢竟是少數人,大部分都是塔基,體校裏幾百個人有可能才會出一兩個世界冠軍,那些沒取得太大成績,又沒有文化的運動員退役後的處境艱難。

除了就業難,另一個困擾退役運動員的就是傷病,金牌戰略使一些教練員在訓練時往往不顧科學規律,超強度訓練,據統計,中國有些專案的訓練時間幾乎是國外同等專案訓練時間的兩倍,使得很多運動員傷病纏身,提前退役。

這些退役的運動員,在他們運動的職業生涯,都曾取得過驕人的戰績,為人羨慕,但是離開賽場後,艱難的生活鮮為人知。

前中國國家隊醫務監督組組長薛蔭嫻在中共國家體委工作了35年,親眼目睹了中國運動員在中共政府官員的逼迫下大量使用興奮劑。近日,薛蔭嫻再次向海外媒體曝光中國運動員在逼迫下大量使用興奮劑的內幕,並講述了自己及家人近些年的種種遭遇,並呼籲國際社會給予人道主義的援助,幫助她一家人免受中共迫害。

大陸過去幾十年來搞的「舉國體制」,在傾國家之力培養少數尖子運動員的同時,忽視全民體育這樣一種體育制度,相當於經濟領域的國營壟斷制。運動員靠國家培養,榮譽也屬於「黨的培養」,運動員沒有任何選擇的機會,廣大民眾也喪失了很多大眾體育的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