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政府推行的新界東北發展計劃,影響逾萬名居民,2014年6月立法會財務委員會粗暴通過新界東北發展的前期研究撥款,成為當年其中一個激發市民上街的因素。此後,新界東北發展成為七一其中一個受關注的訴求。幾個月前,恆基兆業地產在馬屎埔收地,與村民發生多次爭執,最後留守者被逼撤離。馬屎埔村的失守意味,新界東北發展在主體工程未撥款之前就已經啟動。

從事藝術設計的Damon帶著兩個孩子來參與遊行,他很關注新界東北發展計劃,希望政府撤回計劃。他希望更多人了解和關注現時官商勾結的問題。

除了平日的藝術設計工作,Damon也有在社區裏面做教育和宣傳,他的理念是給小孩多一點空間和創意的發展。Damon平時常常到馬寶寶社區農場,他認為是一個很難得的農業生存空間,在這個社區裏面更加需要不同的聲音,應該尊重還有給予適當的空間給從事農業的人。

林小姐是馬寶寶社區農場的成員的,目前是兼職學生,她自己不是住在農村,但非常關注目前的新界東北發展計劃的事件。她的訴求很簡單,就是撒回新界東北發展計劃,城鄉共生,還有農地農用,「因為這個計劃一旦實行的話,我們僅餘的農地都會被毀滅。」

她解釋,現在可耕的農地還有4千多公頃,但是有九成已經被地產商買了,或被圈了、被荒廢了,沒有人耕田,剩下290多公頃是耕田。當我們剩下290多公頃在耕田,只可以供應1.9%本地蔬菜,但如果4千多公頃的農地都可以全面復耕的話,其實可以供應3成多的,雖然未必做到百分百的本地自給率。但如果有3成本地蔬菜的話,便可以減少依賴外來入口,亦可以保障本地生產的食物安全。

林小姐相信一個地方的發展其實不只是城市化,不是只有建樓,認為香港必須有鄉郊地方作緩衝,讓人的生活可以有選擇,及避免單一化集中在地產炒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