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1974年11月27日感恩節下午的那場足球賽,最後十分鐘, 達拉斯牛仔隊仍以「3比23」大幅落後華盛頓紅人隊。

不過,牛仔隊有 「傳奇教練」湯姆‧藍德瑞和 「逆轉隊長」羅傑‧史道巴克這兩張王牌。 

談到史道巴克的「豐功偉業」,就不得不從他在海軍官校任四分衛時談起。

他大三那年就勇奪代表大學足球員最高榮譽的海斯曼獎﹝Heisman Trophy﹞,畢業後在海軍服役四年,於1969年加入牛仔隊,1972年就第一次帶領牛仔隊拿到職業足球聯盟的超級盃冠軍,是美式足球史上第一位雙奪大學足球與職業足球最高榮譽的球員(到今年為止,能夠有此成就的NFL球員只有四位。而他是其中唯一的四分衛)。

他在球場上左閃右躲的本事,贏得了「羅傑機靈鬼」(Roger the Dodger )之綽號。在他當年的職業足球生涯中,曾有23次是在最後第四節落後的情況下,衝刺贏球的。這23次中還有17次是在倒數兩分鐘時贏的,所以他也有「逆轉隊長」(Captain Comeback)之頭銜。

牛仔隊有這兩張王牌(總教頭湯姆‧藍德瑞和四分衛羅傑﹒史道巴克),再加上六、七十年代時,每年勝率在百分之七十以上,而被球迷們冠以美國隊(America's Team)之美譽!

1974年也是牛仔隊正式採用「散彈鎗」隊形的第一年,電視轉播牛仔隊球賽時,一堆體育評論員對「散彈鎗」隊形推崇備至,形容得有如彪悍的德州西部牛仔,手持散彈鎗,騎著駿馬在草原奔馳。所以每當牛仔隊在電視螢幕上出現時,我自然是興奮得全神貫注,對周邊其它「雜事」充耳不聞。

難怪有人會說,每到足球季的星期天,全美國平添了幾千萬個足球寡婦(Football widow)。大部份男性球迷星期天看職業足球電視轉播時,幾乎「六親不認」的看傻掉。

剛到達拉斯時,中國朋友雖不多,卻有兩對夫婦是舊識——丁瀘平(我的高中同班同學)與唐一飛夫婦,以及沈以峰(我的大學同班同學)與何康惠夫婦。沈、丁二位又是在密爾瓦基(Milwaukee, Wisconsin)讀馬奎特大學(Marquette University)時的同學,這雙重關係,把我們三個家庭緊緊結合。沈、丁兩家比我先搬到達拉斯,不消說,兩人都早已是牛仔隊的球迷。

1974年那一年的球季,牛仔隊打得很吃力,因為同組的「華盛頓紅人隊」很強,十一月的第二周,牛仔隊在華盛頓D.C.與紅人隊對陣時,還灰頭土臉地吃了個敗仗。

感恩節下午三點鐘,牛仔隊要在主場德州體育館迎戰紅人隊。由於這一年的感恩節大餐,是應丁瀘平夫婦之邀,要到他們在達拉斯郊區丹頓市(Denton, Texas)的公寓裏去享用的,但我們又不願意錯失看球賽轉播,所以沈家與我們兩家六口人,包括才一歲半的沈偉與僅四個月大的謝培德,早在三點開賽以前就已到達丁府。

球賽開始,上半場戰事乏善可陳,紅人隊以9比3領先牛仔隊,打了三十分鐘的球,居然雙方都沒有達陣(Touch Down),可見當天兩隊都是防守優於進攻。

第三節才開始不久,牛仔隊四分衛史道巴克就被對方惡意撞成腦震盪,昏暈在地,醫護人員火速衝進場,手忙腳亂地診治了幾分鐘,待史道巴克稍微清醒後,扶他下場休息,由才簽約不到三個月的候補四分衛克林特‧朗理(Clint Longley)代為上陣。
那時朗理才不過是個二十二歲的「菜鳥」 四分衛,從來沒有打過一場正式職業足球賽。此時,我們這群死忠球迷都涼了半截,心想這感恩節大餐大概會難以下嚥!

果不其然,比賽到第四節中段,紅人隊以23比3大幅領先牛仔隊,此時丁府的感恩節大餐已擺上桌,比賽時間也只剩下十分鐘左右,看樣子大勢已去,我們乃意興闌珊的在餐桌旁各就各位,準備用餐。

豈料就在此時,四分衛朗理突然變成了「轟炸機」,開始四處「丟炸彈」(傳球)。顯然教頭藍德瑞一改「先發四分衛不在場,打球作風得要保守」的傳統概念,採用「豁出去」的打法,命四分衛朗理排出「散彈鎗」隊形,把原先大部份交給跑鋒的球,轉傳給接球員。

在這兒,得要簡介當年牛仔隊的兩位出色接球員,其中一位是「老鳥」巴布‧海斯(Bob Hayes),這是他退休之前的最後一個球季。

你如果沒聽過海斯的名字,那你得回到1964年的東京奧運,在五十多年前的競技場上,海斯不但勇奪當年男子百米與二百米的金牌,還雙破世界紀錄。從未打過美式足球的他,返國後被牛仔隊相中,以高薪簽下合約,經數月之球場接球訓練後,成為NFL史無前例,速度最快的接球員。因為他的速度實在快得出奇,而贏得「子彈海斯」 (Bullet Hayes)的綽號,縱橫球場多年,許多NFL球隊為了要防守他而臨場改變防守隊形。

另一位是後來大家耳熟能詳的築‧皮爾森(Drew Pearson),不過這還是他的「菜鳥」季。他是第一位在牛仔隊穿88號球衣的接球員。牛仔隊因為皮爾森多年的出色表現,自他退休後,保留88號球衣給隊中最出色的接球員(退休後進入NFL名人堂的Michael Irving ﹑及現役的 Dez Bryant ,是多年以來僅有的兩位穿過牛仔隊88號球衣的接球員)。

由於海斯是人見人畏的超級接球員,紅人隊不敢大意的用了兩個球員去看住海斯,而只是一對一的防守皮爾森,這就給了他多一些接球的機會。只見皮爾森縱橫球場,屢屢建功,四分衛朗理在眼看就要被紅人隊防守員撲倒在地的一瞬間,歪歪斜斜「亂」丟出去的球,居然也神奇地被接球員接到!

打到最後兩分鐘,分數已逼近到23比17,牛仔隊只落後六分而已。◇(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