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古語云:「善因善報,惡因惡報。」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言行負責。有人聽說因果之事,便會相信且願聽,從而自覺遵守道德。但也有人不信也不願聽,總以為自己做的甚麼事別人看不見,因不信報應肆意胡為,而導致惡報。 宋代宣和年間,賈謀為諸路廉訪使者,他貪財無行,詭詐百端。時遇靖康之亂,賈謀一家移居嶺南德慶府,當時有個濟南商知縣,也來寄居府中。賈謀探知商家甚富,遂為其子賈成之娶了商家小姐。

後來商知縣病故,商妻獨自一人撫養幼子,商小姐便時常回家照看。

假造官文 騙取錢財

一日,商妻在家,忽見來了一個差吏說:「本府中要排天中節,是閤府富家大戶金銀器皿、絹緞綾羅,盡數關借一用,事畢一一付還。如有隱匿不肯者,即拿家屬問罪,財物入官。有一張牒文在此。」

商妻見了府牒不敢不信,但說道:「不敢自做主,還要去問問我家小姐。」於是立即差人到賈家去問,須臾,來回言道:「撞見賈廉訪,他說:『府間來借,怎好不與?你只如此回你家。我告訴賈成之他們便罷。』」商妻見說是賈謀教借與他,必是不妨,遂將家中物件悉交予這差吏,留下了牒文。

幾天後,商小姐回家看到物品多不在,忙問原因。商妻便說起這事並說賈謀說是該借的。商小姐忙回去問賈成之,賈成之又去問賈謀,賈謀道:「果然府中來借,怎好不借?只怕被別人狐假虎威誆的去,這個卻保不得他。」賈成之遂與商妻取了那紙府牒到德慶府,府吏說是假造的,派人緝捕無果。商家因此失去了萬金東西,家事自此消乏。

其實賺去東西的正是賈謀。他假造府裏關文,讓人到商家設騙。因拐了許多器皿,拿出來怕人認得,只得自己來熔化,又沒處傾成錠子,只做成一個圓餅,到鋪中兌換錢鈔。鋪中見賈謀家多使用這種銀餅,心裏疑惑,三三兩兩傳開去,就有人猜到商家失物這件事上,有的說:「他們只當一家,哪有此事。」有的說:「官宦人家,何不喚銀匠傾銷物件,卻自己動手?必是礙人眼目的,出不得手。」

生前作惡 死後受酷刑

十幾年後,賈謀、賈成之先後身故。商家兒子商懋長大成人,商小姐便把家事託與商懋執料,賈謀昔年設心拐去的東西,到此仍還與商家用了,商懋樂於助人,仗義疏財。

商懋有一次患傷寒症,夢中來到陰間,見有一個公吏對他說:「汝數未該到此。今有一件公事,汝可到府中看一看。」

商懋跟著他來到一個官府門前,看到兩個差役正對一個頭戴黑帽、頸荷鐵枷的囚犯施風扇之刑,囚犯痛苦不堪,見了商懋喊道:「商家兄弟,認得我否?我乃賈謀。生前做的虧心事太多,今要一一結證。諸事還一時不能了結,得你到此, 幫我了結一件吧!我昔年騙取你家財,陽世間償還已差不多了,陰間未曾結得。多一件多受一樣苦,今日煩你寫一狀,免我的風扇之苦吧!」

商懋想道:「果然是賈謀。但如今他家家事由我來掌握,原來是前緣合當如此。如今我就遞個結狀解他這一樁公案吧!」

就對賈謀說:「我願供結狀。」差役取來紙筆與商懋,商懋看那張紙時,原已寫得有字。賈謀道:「只消你押個字就是了。」商懋提筆押了字,差役拿走狀子,然後朝賈謀喝道:「快進去!」賈謀對著商懋大哭道:「今與你別了。不知幾時得脫。好苦啊!」

這時公吏又遞給商懋幾個文簿,商懋看到裏面記載著某家,肯行好事,積有年數;某家慣做歹事;某家心地光明;某家外假虛名,存心不善,隨人善惡細微,各彰報應。忽然後面有人一推,商懋一夢驚醒,醒來病已好了,忙向家人述說所見之事,都說可見「暗室虧心,神目如電。」

商懋一家自此更加力行善事,敬信神佛。(轉自「明慧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