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中醫除了藥方的承傳之外,還有其超常的部份。對於中醫的超常,在中國歷朝歷代正史中都有記載,但在現代社會往往被視為迷信。

例如《史記》中記載,春秋戰國時代醫學家扁鵲,在得到老人長桑君的秘方後就能夠隔牆看物。由此看病,可以全部看到五臟的癥結,卻只是以診脈為名。

《明史》也記載:戴原禮(明代御醫,朱丹溪弟子)奉明太祖朱元璋的命令,為燕王治療積聚病。他見以前醫生的用藥對症,想為什麼沒有效果呢?就問燕王喜歡吃什麼。燕王說最喜歡吃生芹菜。戴原禮說:我知道病因了。開了一副藥。當天晚上燕王拉肚子,瀉出許多小蝗蟲出來,病就好了。

現居美國的中國全國武術冠軍、中醫博士李有甫有武術功底和氣功特異功能。他曾先後在北京積水潭醫院、262醫院、中國科學院民族所、清華大學等單位對共計約4千人做遙診(遠距離診病)實驗,以證明氣功是客觀實際中存在的。

李有甫說,「中醫一看就知道,那是從醫德裡面來的,醫德就是道,通向神的,不用功能也行。現代的中醫已不知道原來的中醫是甚麼了!現在人都是南轅北轍的,追求的東西和他們說的東西是反的,追求功能到最後不能解決你的問題,只能滿足你的好奇心。」

他續說,「中醫就是神奇,它的來歷就好神奇,它的發展也很神奇,是與它的來歷有關的。有醫德才行,沒有醫德不行。醫術來源於醫德,醫德來源於道德……其實養生之道,就是道德養生,人類沒有道德,不能養生,沒有道德不能生存,喪失了道德就走向毀滅......」

近年的中國大陸,包括香港社會的道德風氣每況越下,也許這是中醫藥這種古老文化正在失去其安身之地的警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