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食水驗出含鉛量超標事件至今已近一年,多個公共屋邨居民受事件影響。港府前日公佈食水含鉛超標調查委員會的獨立調查報告,調查指政府部門集體失職,但卻無官員要問責下台。事件令受鉛水影響的居民不滿,認為是次鉛禍中,政府部門集體失職,但卻將責任推卸予其他人,結果令居民受害。

鉛水風波影響全港多條公共屋邨,有葵聯邨居民批評食水含鉛超標調查委員會的調查報告,直指含鉛焊料是導致公共屋邨食水含鉛超標的直接成因,批評今次鉛禍是所有持份者水務署、房委會、承建商集體失職,又指各方將責任推卸給別人,結果令居民受害。不過,4名涉事局長及署長皆在新聞發佈會上致歉,唯缺政務司長林鄭月娥。報告激起政黨及苦主的批評。昨日民主黨與三名葵聯邨居民召開新聞發佈會回應報告。

葵聯邨是繼啟晴邨後,被驗出有鉛水的屋邨,含鉛量超標逾一倍,屬於重災區之一。吳太是三名向調查委員會作供的其中一位苦主,她表示自己曾驗出血鉛超標,對政府的報告極其憤怒。她指自己2歲半的女兒,從一出生就開始飲鉛水,但當局在鉛水風波發生後,只安排一次驗血。雖然當時女兒血鉛濃度微超4微克,略低於政府設訂的5微克標準,但她批評政府事後未有跟進,「驗完那次之後就沒有做過任何的後繼的東西。但我的女兒真的有很明顯的分別就是,她一停了沒有再飲用鉛水之後,她人是精靈了好多,又識得講話又識得笑,完全就是兩回事,一望就已經望得出。政府都是甚麼都沒有做過,其他可能更加嚴重的小朋友,不知道他們怎麼跟進。」

吳太直言女兒受鉛水影響,發展一直遲緩,兒子同齡時已經能說話,但女兒則連詞語都無法講述,但自停止飲用鉛水三個月後,女兒已可以講出完整句子,「她就好像變了第二個小朋友,即刻醒了,我媽說好似變了第二個孫那樣,真的完全不同了樣。」

長期病患促政府解決問題

李小姐是長期病患者,一直擔心鉛水影響健康,唯政府從未協助她抽驗血鉛,「我有羊癇症……血也沒有幫我驗過,由上年7月至現在,(政府)任何反應都沒有。」她質疑為何沒有政府官員為鉛水事件負責,並批評水務署應負最大責任,她拒絕接受高官致歉,要求政府應儘快更換水喉,解決問題。

徐生則大罵政府官員卸責,不滿林鄭的言論,「政府查了鉛水問題,查完都是卸膊,查與不查有甚麼作用?」他又說自己因飲用鉛水身體受影響,「我初初搬入葵聯邨,我沒有腎衰竭的,我現在已經腎衰竭了。我醫了8個月,食中藥,腎才好一點。」

民主黨葵青區議員吳劍昇補充說,還有其他兒童血鉛嚴重超標個案,「驗血驗到第三次,他由最初頭的12.2(微克),跌到第三次的仍然是5點多(微克)。那位媽媽是擔心了差不多10個月的時候,去到剛剛這次是第四次,才回落到一個正常水平。」

他又說有兒童腎臟功能出現問題,「這些只是冰山一角。還有多少小朋友是受到這些影響,委員會的專家亦都強調了,其實沒有人講過,而且亦都有證據顯示,就算5(微克)以下,其實小朋友是一樣會受到影響。」

苦主聯盟擬向政府索償

食水苦主大聯盟召集人尹兆堅表示,報告結果反映政府集體失職,他透露多位苦主準備與律師團隊商討,打算從民事訴訟向政府索償。他承認將為苦主申請法援,同時積極與律師團隊研究情況,希望一年內可展開訴訟。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黃碧雲也批評政府推卸責任,漠視一眾居民安危,她質疑鉛水是否只存在11條屋邨內,故要求政府應為全港屋苑、學校及醫院進行靜止水辦檢驗,徹底了解鉛水污染程度。

新聞發佈會前,民主黨帶同受鉛水事件影響的屋邨居民,到灣仔水務署總部抗議,將請願信和水樣辦交給水務署代表。他們批評水務署沒聽從調查委員會的報告,仍然堅持收集沖淡後的食水樣本無問題,又拒絕承諾為全港屋邨重驗「頭浸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