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鸚鵡螺容器》,印度洋與意大利中部的手工藝,貝殼與熔化的銀,鏤刻與鍍金,1550~1560年。(章樂/大紀元)
《鸚鵡螺容器》,印度洋與意大利中部的手工藝,貝殼與熔化的銀,鏤刻與鍍金,1550~1560年。(章樂/大紀元)
《水器》,中國和法蘭德斯手工,16世紀,貝殼、鑲金銀器, 26cm高,碧堤宮藏。(章樂/大紀元)
《水器》,中國和法蘭德斯手工,16世紀,貝殼、鑲金銀器, 26cm高,碧堤宮藏。(章樂/大紀元)
中國龍泉窯花瓶青花瓷與白瓷,14世紀前半。(章樂/大紀元)
中國龍泉窯花瓶青花瓷與白瓷,14世紀前半。(章樂/大紀元)
《玉雕面具》,中美洲迪奧狄華肯文化,西元 250~600年,15x8x1x3cm,佛羅倫斯碧提宮。(章樂/大紀元)
《玉雕面具》,中美洲迪奧狄華肯文化,西元 250~600年,15x8x1x3cm,佛羅倫斯碧提宮。(章樂/大紀元)
相關文章

美迪奇,這個與佛羅倫斯的歷史緊密交織、對意大利甚至歐洲命運舉足輕重、並深入參與西方藝術發展的家族,在歐洲歷史上維持了三個世紀的輝煌,是歐洲當時最有權勢的藝術贊助者。

美迪奇家族幾個世代的收藏,提供了一個15到18世紀獨一無二的藝術總覽﹕包括繪畫、古董、石雕、異國物品、雕刻、手飾,甚至科學儀器,足以使美迪奇家族「在記憶中永恆存在……」

一、繪畫

美迪奇家族在保護藝術家的同時,當然不忘利用他們的才華來樹立自己家族的威信。老柯西摩幫助了道明教會進駐聖馬可修道院之後,希望為教堂製作一幅新的祭壇畫(retable),但是畫中必須表現與美迪奇家族有關的因素。他把這件工作交給了安傑利柯修士。安傑利柯修士也不負所託,在教堂祭壇板畫的裝飾圖組中,繪製了一幅有關美迪奇家的保護聖人的傳說﹕《聖柯西摩與聖達緬的安葬》。這兩位生於在基利家(Cilicia,今屬土耳其)地區的兄弟,在羅馬時代的敘利亞一帶免費行醫,為基督教招收了許多信徒,因而被視為醫療和藥劑師的守護神。他們和其他兄弟後來都在戴克里先皇帝時期殉道(公元303或310年)。

兼具金匠、畫家和雕刻家身分的安東尼歐.波拉尤洛在1460年為皮也洛一世繪製了一系列《海克利斯功績》的畫作。這個已經基督教化的希臘英雄戰勝強敵的事蹟,在此用來比喻共和戰勝獨裁,也在表現美迪奇家族對佛羅倫斯共和的尊重。然而這系列畫作大都遺失了,只剩下兩幅小的木板畫,《海克利斯戰勝勒拿九頭蛇》就是其一。

1475年,波拉尤洛的工作夥伴波提且利也受到拉瑪(Gaspare Zanobi del Lama,出身卑微的銀行家,為美迪奇的追隨者)委託,要他為新聖瑪利亞教堂的私人豪華禮拜堂繪製一幅《東方三賢士(Mage)的朝聖》。這幅傑作後來在1566年被美迪奇的法蘭西斯一世搬到他的宮裡了。波提且利在畫中借用美迪奇家族中三代精英的形象描寫了神聖的宗教場景,並竭盡所能地模仿自然的真實性。因此在各種不同姿態人物中,人們能辨認出跪在聖母瑪利亞前面的年長賢士是老科西莫的形象,在前景的中央身穿紅袍子的是他的長子皮也洛;其右穿白衣的第三位年輕賢者的形象,可能是早逝的兒子喬凡尼,也可能是皮也洛的兒子朱利安。而右邊人群當中,有一個站立做沉思狀的黑髮年輕人,應是「偉大的羅倫左」。波提且利把自己畫在最右邊,穿著黃袍自信地目視觀眾。整個畫面色彩鮮豔而和諧,結合了對人物真實自然又人性化的描寫,以及布魯內列斯基風格的建築和北歐式的風景。

二、雕刻

米開朗基羅雕刻的阿波羅雕像,由於腳下踏著一個圓球狀物體,估計原本應該是踩著巨人戈利亞頭顱的大衛像。佛羅倫斯人趁1527年羅馬遭受大掠劫,美迪奇教皇克里門七世落難的時候,再次驅逐美迪奇統治意欲恢復共和制度。米開朗基羅也積極參與,甚至受命擔任防禦工事總督。然而兩年後教皇在查理五世的協助下奪回佛羅倫斯的統治權,他派遣的特使瓦洛里接管佛羅倫斯並開始秋後算帳。米開朗基羅不得不謀求和解。他將這尊大衛像修改成阿波羅像(因為大衛像是共和的象徵),以便送給瓦洛里。雕像後來被科西莫一世收藏於舊宮,後來又放置在其子法蘭西斯一世的房裡。雕像並未全部完成,一隻手伸向後方,似乎正要取出箭筒中的一枝箭。這雕像眼神半閉,身體仍然呈現扭轉,但在米開朗基羅許多雕像作品中屬於姿態柔和的。這種扭轉也是影響矯飾主義藝術家的一個主要特質。例如另一件由姜波隆納於1575年為法蘭西斯一世塑造的青銅阿波羅像,身體誇張的彎曲扭轉,就是米開朗基羅影響下的一個顯著例子。

有一件切里尼(Benvenuto Cellini)的淺浮雕是借用希臘英雄佩瑟斯解救安多美德的故事,比喻佛羅倫斯從野蠻人之手被解救出來。安多美德右手高舉,回首仰望,佩瑟斯從天空俯衝下來,正舉刀砍向水怪。畫面後方的城堡影射梵蒂岡,而日爾曼騎士則令人聯想到1527年洗劫羅馬的查理五世僱傭軍。這幅於 1545年科西莫一世時完成的作品,用意在暗示﹕在美迪奇的統治和保護下佛羅倫斯才能免於野蠻的蹂躪。

三、異國珍奇

雖然身處地理大發現的時代,美迪奇家族並沒有參與到航海探險或殖民的行動中,然而他們仍然渴望收藏來自海外的異國珍寶。從15世紀開始,美迪奇就收到過埃及蘇丹贈送的禮物── 一件相當珍貴的餐具,促使「偉大的羅倫左」到威尼斯採購各種配件以求完整;羅倫左甚至在達伽瑪發現好望角之前就對中國的瓷器十分感興趣。

一個世紀後的托斯坎納大公科西莫一世對亞洲的自然奇景非常著迷,他特地委託了法蘭德斯的金匠去精心製作一個金屬托座來展示一個高貴而典雅的印度洋鸚鵡螺,上面雕琢著中國樣式的植物、人物等文飾。

隨著對世界的版圖逐漸擴張,各種材質物種也更豐富多樣。在1486年發現了奈及利亞之後,葡萄牙的商人從非洲的貝南王國(Benin)進口象牙製品,科西莫大公因而收購了許多的象牙調羹飾品。這些非洲雕刻風格的象牙調羹極為稀有,全世界只有48件;它們被大公夫人愛蓮諾拉小心翼翼地收藏在珠貝盒中。

新大陸的文物也同樣的進入了美迪奇家族的收藏之中,例如安第列斯群島的泰諾印第安人的奇異器物和一件來自巴西的非比尋常的羽毛大衣。法蘭西斯大公的私生子安東尼‧美迪奇也對哥倫布前往的美洲大陸感到興趣,他得到一個玉製面具,據說來自於神祕的迪奧狄華肯(teotihuacan,墨西哥古代人口眾多的大城),也就是阿茲特克人所認為的「眾神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