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近日中共山東司法系統被推到風口浪尖,一封律師聯名的呼告書在網上流傳,要求山東濟南司法局立即停止迫害,依法保障馮延強律師的執業權益。

4月25日當天,律師聯名要求山東濟南司法局停止迫害,依法保障馮延強律師執業權益的呼告書在網上流傳,截至當晚9時,已經有102名律師聯署簽名。

呼告書揭露濟南司法局的暗中佈局:2015年11月27日深夜,馮延強曾執業6年之久的律師事務所主任趕到他家樓下,以捏造恐怖信息的方式,利用馮延強律師不願「拖累律所同事」的善良本性,騙其 「自願離開」執業律師事務所。 2015年12月16日,馮延強律師向濟南司法局提交了申請變更執業機構的材料後,突然發生擬接收律師事務所改變接收決定的不正常情形,濟南司法局趁機以此為藉口非法扣押馮延強律師執業證。

呼告書認為,種種跡象表明,濟南司法局是暗中製造馮延強無法正常執業的元兇,並質問:「馮延強律師一直依法代理案件,並無任何違法之處,你局出此卑劣之手段,究竟是誰主使?」

呼告書強烈要求濟南司法局立即停止對馮延強的迫害,立即恢復他被非法剝奪的工作權利,立即依法給其辦理變更執業機構的手續。

打壓律師 馮延強非孤例

呼告書簽名者之一的覃臣壽律師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介紹,山東司法局阻撓馮延強為去年「7.09」案(去年7月9日,中共對維權律師進行大拘捕)中的王宇和李和平律師進行代理,後又施壓他退出唐志順的代理,而唐志順是因護送王宇律師的孩子出國在緬甸被抓,至今仍「被失蹤」,濟南司法局還強制下令律師不能代理此類案件。

覃臣壽強調,如果連律師的職業權、自身權益都得不到法律保障,都沒有獲得所屬律師協會的保護,那怎麼能夠去保護普通的民眾的合法權益?

另一位簽名的余文生律師向《大紀元》記者介紹,山東司法局對維權律師的打壓相當激烈。此前有很多律師執業證也出現類似情況而不能辦案,包括王金平、王成、江天勇等,劉書慶、唐吉田律師被吊銷律師執照無法執業。他本人被要求離開,但「我沒有聽他們的,不然也會不讓我執業」。

覃臣壽強調,馮延強律師的情況在大陸各個省市都是普遍存在,司法廳(局)經常會干涉一些案件,明確要求律師不要代理、特別是持不同政見者、被打上所謂顛覆國家政權罪的案件,涉及民族、宗教的案件,特別是一些法輪功、西藏、新疆等的敏感案件。它都是明令禁止的。

律師們還表示,沒有律師敢於代理的案件,對當事人固然是一種傷害,但更是山東當局的恥辱,也是中共政府的恥辱。

據馮延強的朋友圈披露,4月25日上午一早,馮延強就去了山東濟南市司法局律管處周處長的辦公室,他帶上轉所的申請表要求對方簽署,對方要求他回去等候消息,馮延強告知對方他不會走,必須立即辦理轉所手續,自己已經5個月沒有任何收入,無法維持日常生活。

不少律師表示會繼續圍觀馮延強律師抗爭違法的濟南司法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