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李天笑

十多天來,香港學生和各界市民和平、理性、有秩序、勇敢地表達民主訴求的場面,與梁振英動用港警、黑幫和中共特務等襲擊學生的場面形成強烈對比,讓人聯想起89民運激昂悲壯的情景。

在這些震撼世界的畫面後面,人們容易忽略一個事實:學生的抗爭其實是被梁振英和張德江逼出來的。也就是說,佔中是扼殺民主的後果。換言之,真普選就不會有佔中。張德江用白皮書、反佔中遊行和人大決定等不斷挑釁,刺激民眾,最後徹底否定了70萬公投支持的公民提案,迫使學生出來佔中。佔中發生後,張德江、梁振英鎮壓不果,又操縱黑幫挑起事端意圖鎮壓。

很明顯,張德江、梁振英的做法貫穿著一個行動邏輯,即:激怒港人、搞亂香港,在亂中達到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這與江派二號人物曾慶紅所說的香港「越亂越好辦」完全是一個意思。這就提出了一個極有意思的問題:張德江等急於亂港的政策和當局一貫所稱的「一國兩制」、繁榮穩定的政策有明顯區別。在「維穩」政策向「搞亂」政策的急速轉換中隱藏了甚麼陰謀?

長期以來,香港對中共的特殊作用,在於中共既要利用英國留下的法制和自由傳統以及國際經濟貿易地位來為其專制統治提供合法性(就像用GDP和經濟發展來掩蓋執政非法性一樣),又要用其來撈錢洗錢,同時用所謂「一國兩制」向台灣做統戰示範。蹊蹺的是,近兩年以來,尤其是近幾個月,張德江主管的對港政策來了個急轉彎,迅速撕去其「假惡暴」中的「假」面具,迫不及待地要搞亂香港。

目前離2017年港首普選還有3年時間,本來仍有緩和矛盾的餘地,但張德江(夥同劉雲山)卻急於用白皮書否定「一國兩制」,動用組織所有香港地下黨力量進行反佔中大遊行,迅速用人大決定框死普選。張德江不是不知道,這肯定會激怒曾群起反抗「23條」和每年紀念「6‧4」的港人,會導致大規模的抗爭。但張德江不在乎,其做法的實質含義是:寧可毀掉香港,毀掉對台灣統戰,毀掉多年精心打造的國際化窗口,也在所不惜。這其中的原因何在?

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江派在感到瀕臨滅亡的危機時,狗急跳牆,拚死一搏。習近平一波波打虎清理江派人馬,現已逼近或涉及曾慶紅和江澤民本人。

2012年3月薄熙來被抓後,李東生、徐才厚、周永康等接連被拿下,曾慶紅在香港的特務頭目華潤董事長宋林也落網,連曾慶紅和江本人據傳也被軟禁。江派所剩地盤無幾,如不馬上利用香港這塊張德江仍能控制的地盤殊死抵抗,很快就會被一網打盡。

這種被清算的恐懼使江派仍在檯面上的一號大員張德江瘋狂地拿香港作賭注。江派與中共歷史上路線鬥爭中的派別和一般的貪污腐敗集團不同,其之所以成為江派是因為他們都是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重要成員,手上沾滿鮮血,也稱「血債幫」。

這種害怕被清算殺頭的恐懼使江派不顧一切地與習近平對抗,製造各種事件,用搞亂香港和血腥鎮壓來嫁禍和裹脅習近平,企圖阻止打虎清理到他們頭上,並伺機亂中奪權。這使香港急速成為習、江搏擊的戰場。

這就是在學生抗爭背後隱藏的另一場絞殺,也是張德江急於激怒港人的真實原因。看不清這一點,就很難把握香港事件的內在軌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