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紀元記者李真香港報道】被中共密捕37天後,揭露中共馬三家勞教所罪惡的中國記者和紀錄片製片人杜斌於7月8日被保釋,再一次成為國際傳媒關注的焦點。杜斌背負取保候審的罪名,未來一年將受到諸多限制,但他依然坦蕩無懼。杜斌10日接受《大紀元》專訪時,強調會繼續「做一個人的本份」,繼續拍攝和寫書,他還披露,中共試圖用他接受本報採訪的一篇文章為他羅織罪名,但他堅持自己無罪。

被「失蹤」37天的杜斌,8日釋放後,因為手機、電腦、錢包、信用卡被中共扣住,被割斷和外界的通訊聯絡。本報10日輾轉聯絡到他,電話中的他,笑聲爽朗,和入獄前沒有分別。

「我從來沒有覺得自己犯罪,在任何時候,審訊我的時候我也很坦然。」他說。

大紀元專訪成罪證

杜斌表示,自己是在6月1日下午兩點被北京市國保總隊傳喚,當天被3人連環審訊至當晚12點。當局抓捕他,主要是因為他拍攝的紀錄片《小鬼頭上的女人》,以及5月20日在香港出版《天安門屠殺》這本書。

當局以「尋釁滋事罪」抓捕他,其中被中共視為所謂一大罪證的是本報記者李真專訪他的文章《杜斌新書《天安門屠殺》揭中共殺人史》以及新唐人電視台評論員石濤專訪他的原文(採訪錄:杜斌談《天安門屠殺》)。

6月3日再審訊他的時候,一個女國保又指著大紀元文章問他,「你看文章裏面寫甚麼中共屠城?為甚麼別的人看你的書,馬上就聯想到這幾個字?」杜斌當時就笑了,「在1989年6月,香港媒體報道的時候都是用「屠城」,不是我告訴這個記者,而是1989年6月香港媒體就這麼寫了。」對方也沒有追問下去。杜斌估計,可能這些國保看不到六四真相,接觸的資訊少,所以問出這樣的問題。

另一個中共關注的焦點,還是因為他5月1日在香港首映《小鬼頭上的女人》,揭露馬三家勞教所的酷刑。

杜斌說,當局反覆問他為甚麼要拍攝和寫書,是不是有人組織和授意?但杜斌堅持這是自己做一個人的本份,「我就是本著一個做人的本份,我當時告訴他們,我是一個爺們。我對發生在女人身上的酷刑、虐待,我不能接受。是一個爺們都不能接受的。」

當局審訊他時,以他沒有親眼目睹酷刑為由,質疑為何敢指控酷刑,杜斌表示,有關馬三家的揭露,最早是《視覺》雜誌4月7日披露,他的紀錄片在5月才發表,而且是真人實據。

中共高層關注杜斌案

杜斌透露,抓他的雖然是豐台區國保,但其實有中共更高層的人在下指示,「他們親口告訴我,由更高級別來關注。」杜斌形容,總體而言,37天的牢獄生活,他沒有受到肢體虐待,雖然吃的不好,但睡的很好。

雖然被取保候審,還未得到完全的自由,但杜斌強調,不會因此改變自己的敢言風格,還會繼續創造和拍攝,「現在希望把我的手機,電腦還有我的相關資料收集,還有移動硬盤,希望早點歸還給我。」

出獄後,他收到不少網友留言,甚至還有一個自稱「超級美女」的網友,將他看作英雄,說中共抓捕他,反而讓他形象更光輝。但杜斌並沒有飄飄然,他強調,自己只是一個普通人,「作為一個人,正常思維的人,只需要憑著你的良心,做一些人性理解的事情,就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