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沒有道德底線的政治流氓

政府總是需要被監督的。在民主國家,其分權的政治制度和言論、新聞自由,本身就是很好的監督機制,宗教信仰更是提供道德上的自我約束。

而共產黨宣傳的是無神論,沒有神性對它的道德約束;它實行的又是集權專制,沒有政治上的法律約束。所以,中共耍起流氓來可以無法無天。那中共是如何向人民交代誰來監督它呢?「自我」!這是中共幾十年來欺騙人民的口頭禪。從早期的「自我批評」,到後來的「自我」監督,「自我」完善黨的領導,到最近的「自我」提高黨的執政能力,中共強調的都是共產黨具有所謂「自我改善」的強大功能。黨不僅口頭上說,還真有行動,成立了「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信訪辦」等具有迷惑性的「花瓶」機構。

沒有道德和法律約束的「自我改善」,用傳統的話講,就是「自心生魔」。這不過是中共拒絕外界監督、拒絕開放黨禁報禁的藉口,是政治流氓為維護其集團利益和執政「合法性」所用來糊弄人民的幌子。

耍政治流氓手腕是中共的特長。「人民民主專政」、「民主集中制」、「政治協商」等等都是騙人的玩意,除了「專政」之外,沒有一樣是真的。

(三)耍陰謀詭計,從假抗日到假反恐

中共一向宣稱是它領導全國人民打敗了日本人。但是,大量史料爆出中共有意不參與當時的抗日戰爭,並趁國民黨抗戰,積蓄力量,拖抗日戰爭的後腿。

中共唯一參與的大型會戰只有「平型關戰役」和「百團大戰」。就「平型關戰役」而言,中共根本不是「指揮和參加這一場戰鬥的領導和主力」,不過是伏擊了敵人的補給部隊而已。「百團大戰」在中共內部卻被認為是違背了黨中央的戰略方針。此後,毛澤東和他的中共,非但再沒有打過一場像樣的戰鬥,並且沒有產生一個如董存瑞、黃繼光那樣的抗日英雄,只有少數高級軍官戰死在抗日的疆場上,甚至至今連起碼的傷亡數字也無法公佈,在中國大陸廣闊的土地上也難得一見中共的抗日烈士紀念碑。

當時的中共在抗日大後方建立所謂的「陝甘寧邊區政府」,用現在的話來說就是搞「一國兩制」、搞國中之國的「兩個中國」。雖然在指戰員個人中不乏抗日熱情,但中共高層卻沒有抗日的誠意,而是有目的有步驟地保存實力、利用這場戰爭發展壯大自己。在中日建交時,毛澤東向當時的日本首相田中角榮吐露了心聲--中共要感謝日本,如果不是那場抗戰,中共就不可能奪得天下。

這就是中共自稱「領導全國人民堅持八年抗戰直至最後勝利」的騙局的真相。

半個多世紀之後,美國發生了911恐怖襲擊事件,反恐成為世界的潮流。中共又一次耍起假抗日的流氓詭計。中共利用反恐作藉口,把很多宗教信仰、異見人士、地域、民族糾紛等團體歸為恐怖主義,從而在國際大氣候的掩蓋下,大肆暴力鎮壓。

2004年9月27日新華社轉述《新京報》消息,指北京有可能成立全國各省市中第一個反恐局。海外某些親共媒體更是以「『610辦公室』加入反恐」為標題渲染報道(610是專門迫害法輪功的機構),聲稱反恐局將重點打擊包括法輪功在內的恐怖組織等。

中共把手無寸鐵、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和平上訪的群眾定義為恐怖份子,乘機動用武裝到牙齒的「特種反恐部隊」去快速鎮壓這些中國的弱勢群體和善良民眾,並且以「反恐」的名義逃避外界的譴責和注意,同當年假抗日真擴張的流氓手法如出一轍,給國際社會的「反恐」行動蒙上了巨大的恥辱。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