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紀元記者吳雪兒香港報道】2009年10月22日,為了推動國內民主自由,在海外獲得政治庇護的山西省科技專家協會秘書長賈甲毅然返回中國,之後一直音訊全無。最近,他的兒子賈闊從國內親友傳來的消息獲知父親被秘密判刑8年,剝奪政治權利2年。賈闊在接受本報記者電話專訪時,進一步披露了賈甲當年回國不為人知的一些原因,當中牽涉到中共特務的精神迫害。

獲知父親被非法判刑的賈闊認為,這總比沒有消息要好。他說:「我父親到現在已經18個月沒有消息了,所以這個消息不論它是好還是壞的消息,我覺得比沒有消息要好一些,因為這說明我的父親至少還活著!」

對北京當局的做法,他提出強烈的抗議:「我父親所做的所有事情都是為了中國的民主化,為了民主人權和自由事業,他沒有做任何違法的事情,他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符合普世價值的,如果是中共當局對我的父親進行了判刑或關押,我認為這是非法的。」

中共秘密進行精神迫害

賈闊透露,賈甲兩年前決定由新西蘭回去中國,間接與中共的隱秘迫害有關。在去年發表的一篇文章裏,他形容這種迫害「就是殺人不見血的秘密精神迫害」。

文章回顧了賈甲回國的主要幾個原因:「一、想要用自己的實際行動去感召更多的中國人,讓更多的中國人能夠勇敢地站出來,不要恐懼共產黨的迫害;二、因為我父親在海外也留了一段時間,對海外的情況有點瞭解,他覺得解決中國的問題得中國人民自己的努力才行,靠外國人是不行的,所以我父親覺得他的使命,他的任務還是應該返回去中國大陸去做更多的事情;三、在海外有很多間諜和特務,他們對異見人士也是進行迫害,我們切身感受得到也經歷過這種迫害,例如我在新西蘭遭受到跟蹤,經歷過被人砸車,也遭受過恐嚇。」

特務傳達死亡恐嚇

談到中共的恐嚇手段,賈闊說有很多種:「我所遇到的恐嚇方式是他們用死亡來威脅我,中共通過一些特務,讓他們來當面跟我講。曾經有一次一位特務跟我說:『賈闊,你這樣很危險,你知道在泰國一個法輪功修煉者,叫張甚麼(編者註:張孟業),在車禍給撞死了,如果你要再繼續做這些事情的話,你和他的下場是一樣的。』很多人跟我講過這種話,這是一種恐嚇。」

他也曾被人跟蹤:「有人開車跟得我很近,跟蹤我到家。有一次我寫了一篇文章,我的車就被砸。我父親在新西蘭學英文時,在班裏的一個同學就經常帶有恐嚇性地跟他講,『這樣的話你回不了國,你的下場會很可悲的』。」

干擾神經系統手段隱秘

通過種種手段,中共特務令暫居異國的大陸異見人士感受到很大的精神壓力,甚至出現暫時的精神異常。賈闊透露,兩年前,他開始感覺到身體非常不適,思維不是很清晰,而且睡眠出現問題,大腦很不舒服。賈甲也出現類似的狀態,只是稍微輕一點,例如沒辦法集中注意力,過去做的一些事情想不起來,有一段時間注意力非常差。父子兩人就感到有一些無形的東西在影響他們的健康,特別是針對他們的精神狀況。

賈闊說:「我父親在海外遭受到這種迫害,使我們在海外無法正常地工作和學習,使得我們沒有辦法正常地生活,這是我父親回國的其中一個原因。」

「畢竟以前我們做過很多反對中共和揭露中共的事情,共產黨對我們恨之入骨,但是因為我們在國外,很難向我們下手,他們只能採用一種秘密的方式來進行迫害。通過下毒、通過神經道設備,我說的這些神經道設備很籠統,我想這些設備應該是一些腦電波、聲波這樣的東面,他可以對人的神經系統進行干擾,但是不論如何,我認為,人只要有一個堅強的意志,只要人的精神意志不垮掉,這些迫害都會失效的,你會戰勝它,這是我的經驗和感受。」

面對這些隱秘的迫害,賈闊表明自己從來不畏懼:「因為我的父親從小教育我,我們要樹立為中國民主自由犧牲和奉獻的精神。我父親能做到這一點,我也能做到這一點。我從來沒有害怕過,從來沒有恐懼過。我一直在努力做事情。……我們經歷了、承受了,這也是在為中國的民主事業承受,也是為中國的未來承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