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孟子曰:「夫知為學而不能為政者,識字農夫耳,何為學之有?

知為政而不憂國愛民者,夷狄禽獸耳,何為政之有?」

中華民族數千年來,捧識字農夫為賢為聖,能不悲乎?

炎黃子孫,被夷狄禽獸統治了四千多年,能不悲乎?

 中華民族是地球人類歷史最悠久的民族。近年考古發現,在出土的七千年文物中,有道教易經的重卦。

庚寅年香港某大學展出一批香港出土的文物。其中有六七千年前的陶器。中華民族燒製陶器始自三皇時代的神農氏。燒陶技術由中原傳至南蠻邊鄙的香港地區,需要一段長時間。

按此推斷,中華民族之先祖伏義氏等時代,即便沒有一萬年,亦必在八、九千年之間。但後世所有教科書,無論正史、野史,都只告訴世人,中華民族只有四千多年歷史。無緣無故失去了數千年歷史,能不悲乎?

中華民族本來有的是神傳文化。三墳、五典。八索、九丘(註一)。春秋,尚書。內經,陰符(註二)。太乙,六壬,奇門遁甲(註三)。天文、曆法,等等。三皇留傳給五帝時,除去禮樂之書外,尚有經典三千多冊。可謂玄妙淵深,無所不該。

現在幾乎所有神傳文化都絕跡,可全部變成了孔丘的奴才文化。能不悲乎?

中華民族的真正國教是始自伏羲氏、神農氏、軒轅氏三皇的神道道教。伏羲畫八卦。太極八卦圖成為道教的必然商標。神農嚐百草,著本草四卷,乃中華醫藥的始祖。軒轅氏的炙經脈訣,直到現代,還是國際社會公認的中國四大國粹之一。神道道教的通世五術,醫、卜、星、相、葬。盡皆玄妙精深,足以奪神功,而改天命。

但現在,創自漢代張道陵的五斗米旁門鬼道,卻稱為道教而取代了神道道教。鬼道利用宗教謀財。利用宗教手段散播瘟疫害人。致使道教被世人鄙視,被世人遺棄。能不悲乎?神道奪神功,改天命的堪輿玄妙之術,卻變成了顛倒五行,倒裝生旺,反用休困,害人匪淺的玄空偽術。用之後人愚昧,災禍連綿。能不悲乎? 三皇之世,五帝之年。

中華民族是以禪讓之制而選出族人之領袖。有能、有德、有識、有智者居之。 但延至夏禹,則殺舜謀朝,殘民篡位。提中華民族推落暗無天日的奴隸年代。父傳子、子傳孫。禍延四千多年。令大好神州變成鬼域。孔丘一個大禹治水的謊言,就讓千古暴君變成民族救星。能不悲乎?

夏禹埋甲骨,孔丘毀三墳,滅五典。黜八索,除九丘。刪奴才文化之所謂天經。盡滅我中華神傳文化。陷國人甘心為奴數千年。後世儒家找了暴君秦始皇做孔丘的代罪羔羊。如此一來,中華文化的大罪人孔丘,搖身一變,成為了千古傳誦的大聖人。能不悲乎?

世界上原本最優秀的民族,人類原本最睿智的炎黃子孫。現在卻被來自蘇俄的傀儡政權統治。紅鬚碧眼的洋鬼子馬克思、列寧、斯大林像,佔據了我們供奉神靈的殿堂。

膚淺無知的馬列毛思想理論,取代了我們玄妙精深的神傳文化。

領取了賣國執照的統治者,每天都在咒罵絕無僅有的炎黃精英是賣國賊。

群魔亂舞,行屍遍地。神州早已變鬼城。能不悲乎???

中華民族五千年的悲,世世代代的痛,又豈是筆墨所能寫盡?!

落拓紅塵一甲子,殘暮之年,夕陽之天,上蒼付予我警鐘,交託我戰鼓。上蒼抬舉我耶?折磨我耶?吾不得而知。唯願能敲醒迷途的炎黃子孫。擊敗為虎作倀的行屍走肉而矣。

香山夕陽識於香江靈臺秘苑 註釋:
 (一)先夏時期中國四部非常著名的著作。
 (二)即《黃帝內經》及《黃帝陰符經》。
 (三)太乙神數、六壬神課與奇門遁甲世稱三式,為古術數。
(香山夕陽話風水系列之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