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共產主義宣言中寫著:「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在歐洲遊蕩。」香港作為福地的自然風水格局,回歸後中共在香港所部署的多個風水格局,旨在徹底毀掉香港,企圖否定香港的天賦使命。希望通過本人觀察,向港人提供另一層面的思考,共同維護香港美好的未來。

97年香港回歸中國大陸,也同時面臨要面對中共政權的統治,為了安撫港人和回應國際社會的關注,「一國兩制」最後應運而生,北京當局在中英聯合聲明中,答應港人50年不變。至今回歸踏入14個年頭,期間,中共曾經想向港人實施惡法廿三條,最後被港人否定。

中共想向港人推行它的政改方案,幾經辛苦才在去年得以通過。對於中共政權,香港人無疑是難搞的一族。回歸後,香港社會矛盾不斷,貧富懸殊越來越嚴重,不少港人感到生活不如港英時代。

香港之所以成為福地是因為其祖山大帽山,香港最高山峰,位於九龍的西北乾卦位。香港第二高的山為大嶼山的鳳凰山(坤),乾坤相峙,形成了一種太和元氣,化解了戾氣,所以歷來即使附近地區受颱風侵襲很厲害,也不會來香港,因為入不了香港地域,很多時是擦身而過,就是因為有這股元氣。

另外,香港有三疊水,術語叫「養蔭水」,第一疊水經西環進來,到維多利亞港,是最好的。第二疊水是九龍灣,可惜九龍灣當年起了啟德機場,跑道將一個很好的聚水局變成了順水局,所以土瓜灣、紅磡、新蒲崗、九龍城、牛頭角、官塘這一帶都是受第二疊水影響,被破後,這些地方的樓價一直都起不來。

香港寸金尺土,這一帶屬九龍心臟地帶,不應該出現這種情況。有人說是因為這一帶有機場,樓高有限制所致:「你無這條跑道就沒有這種限制」,現在機場已經搬了十幾年,這些地區還是發展不了。紅磡有殯儀館,土瓜灣有屠場、煤氣鼓,全部是殺氣、死氣。

九龍灣再通過鯉魚門,流入將軍澳海域。有人指鯉魚門是香港的出水口是錯誤的。將軍澳也是一疊水,但是較差。因為內水由鯉魚門過來,那個位很窄,出水口是佛堂洲。一直那個區也發展不了。到後期,柴灣、小西灣蓋樓,豎起了那些華表,樓和華表一樣,鎖了那個水口,到佛堂洲填海又收窄了那個水口,開始將軍澳才能發展。

不過,就單是第一疊水:維多利亞港,就足夠讓香港人享之不盡。香港的經濟命脈是在中環位置,由西環到北角的地勢,就像兩隻手抱著中環那疊水。現在的填海面積太大,維多利亞港變成了維多利亞河。

香港這麼小的彈丸之地可以打敗老虎基金,就是因為這疊水。不是因為曾蔭權或者是任志剛了得,你試試現在,老虎基金再以那麼多錢來跟香港賭,看曾和任能否贏?一定輸,因為那個「荷包」已經填窄了。這種填海也是有計劃玩死香港。

動機帶出玄機

香港這塊地久遠就存在,為甚麼以前不旺現在旺?易經說,「吉凶悔咎生乎動」,沒有動機,甚麼都不顯現。錢可以買東西、槍可以殺人,但如果只存放,沒有人去動,錢就只是一些紙,槍就只是一堆鐵,但運用它時,就變成有用的東西。運用它,那就是動機。

百年以前,香港存在但沒有動機,但上天安排的東西,包括地方是有它的歷史使命在其中。上世紀共產黨得天下,蔣介石到了台灣,這個紅朝殺人無數,是人間煉獄,但不是每個人都該殺,有些善人不應該受這種苦難時,天安排他來這塊福地避難。

49年第一次大逃亡,大批人來到香港,到了香港,帶著錢和技能來,他們要生活,也在過程中把這塊福地的地基打好,那是第一個動機。共產黨每一次殺人如麻的政治運動都有人逃到香港。

59年到61年大饑荒,偷渡無日無之,有些人半路死,有些人就到了香港,能否來也是一個機緣,福地非每個人能享有。

到文化大革命,又湧一批到香港,每一批來的人,都是為了到福地避難,上天給了這塊地來蔭養這些人,因為他們不需要受共產黨折磨。這批人也為福地做了不少事,從中開發了這塊福地。有動機,就把福地開發了。

為維穩 佈局毀香港

香港是中西文化匯聚地方,精英雲集,如果那個地方一直蔭養這班人,共產黨就搞不定這塊地方,香港人說的話很有說服力,可以影響到世界,可以將訊息帶到世界各地的同時,也可以將訊息帶到中國大陸,共產黨當然害怕,所以一定會搞破壞。它一定要毀這個地方,否則它的政權不穩。現在的世界不可以再容納奴隸制,也不可以容納恐怖統治,但共產黨把這些都帶來香港。

現在整個香港很恐怖,中共的人通街都是,它已經有計劃,有佈局,以很特殊的方法來殺它的目標人物,那是事實。它自己說是無神論,其實不是,它用最見不得光的,最陰邪和毒的手法,採用降頭、巫術加現代化機器,用最先進的神經科病毒和化驗室的研究細菌,放出去殺人,也當香港是一個試驗場。所以不斷出現奇怪的病。

中共以小能小術意圖想整香港,以打官司作比喻,與有錢人打官司當然比與窮人打官司要難,更何況你是沒理的,是極權,一個陰邪力量要贏一個正義力量,相對很困難,加上這個正義力量有天在撐他們,你(中共)根本沒有辦法贏他(香港人),彈丸之地就能動搖你一千萬平方公里的地方。所以它要徹底破壞香港的風水,讓香港變成廢地,但當然陰邪力量是鬥不過天。

現在的中國已經不是神州大地,在暴政統治下,那是人間煉獄。地靈人傑,地靈,這個地方的人的思維才清晰,懂得分是非,明黑白。地不靈時,出來的人也不傑,就容易操控。中環填海、青馬大橋水閘都是為了封鎖香港經濟的。弄個烏龜(灣仔會展中心),弄條蛇(西九龍文娛中心),就是除了關閉經濟,還要吸收來自己用。

烏龜一出,香港儲備都是它的,你一點都拿不回來。改革開放後,為甚麼中國經濟還不是起飛那麼好,為何回歸後它就強起來,全世界都怕它。香港是世界三個有錢人的其中一個,還有台灣,這兩個地方歷來是輪流排第二、三。它收回香港後,把香港的錢歸它所有,再不懂經濟,有錢也能做點事。所以它為甚麼想盡辦法要收回台灣,真的為民族?為版圖?就是為錢,現在拿了香港已經不得了,再拿台灣,那世界不就是它的了嘛?!

天要執行天刑

不過,中共的意圖是不會得逞的,大家說世界末日,這是錯的,現在是陰陽失衡,邪惡勢力太大,大得人類本身控制不了,所以由天來執行天刑,清洗這個世界。既然是天安排的事,任何人也改變不了,人是非常渺小的,很簡單,中共現在科技如何了得,連美國的國防部電腦也可以攻進去,然而一位法王去年庚寅年,水浸中共28個省,它甚麼都做不了,由南到北,天火焗它,北京地面攝氏68度,街邊鐵蓋可以煎豬排,煎雞蛋,當街熱死人!為何不用科技救火?世界凡夫俗子是救不了天火的。

中華民族七千年前,共工和神農爭天下,水淹九州,到死也不收法,所以勞動女媧補天。七千年後,五行大法重現於世,而且是在香港出現。

中共去年重金請東南亞的巫師來香港,很多用水怪,如五百年不遇的颱風鯰魚,但香港一點都沒有受影響,那是用來清除這些水怪的,因為風刀,由風伯主宰。

去年8月中共很多這些人助陣,雷神去年也清理兩次,天文臺有記錄的,法王於陰曆3月23晚12點作法,24日凌晨兩個小時,電轟6千多次,8月轟2萬多次。這種異常現象科學如何解釋?

中華民族的版圖有一千萬平方公里,有高山有平原,有海洋,用任何科學角度也解釋不了,去年中國由3月到6月下雨不斷,浸了中國31個省的其中28個省,甚麼天氣可以出現這種情況?

去年庚寅年陰曆5月份,由南到北一個星期,全部變火爐,北京攝氏六十多度。那就是聖經中講的,羔羊和魔的最後一戰,戰幕就是由香港人扯開,那場仗的戰將、戰神都在香港。世界除了香港沒有人能打這場仗。而且這場仗一定贏,不會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