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紀元特約記者朱江新澤西報道】新年伊始,臺大經濟系教授張清溪綜合幾位經濟界著名學者的研究結論,也結合自己的觀察,闡述信仰改變生產力,決定經濟發展。他指出機器設備投資對短期經濟表現固然重要;從長期看,心靈、精神、信仰方面的提升,是經濟發展轉型的關鍵因素。演講博引眾多專家實證資料,貫穿經濟界發展的研究結果,內容涉及藝術文學、宗教、社會規範、社會資本、宗教經濟學等。 

此次張清溪演講是應大紐約海外臺灣人筆會邀請,由會長林興隆博士建議主題「心靈的覺醒與國家的願景」。演講前,紐約大學(NYU)著名經濟學者周鉅原教授介紹張清溪教學之外還走出研究室,關心臺灣社會,是少數研究中國經濟的專家。近兩百位現場聽眾,多為從臺灣六七十年代赴美攻讀學位,並留美工作的醫生、工程師、企業業主等專業人士和親屬們。會後觀眾反響強烈。 

以下為張清溪演講錄音整理。為方便閱讀,小標題為記者所加。

經濟學家研究結論:信仰改變生產力 決定經濟發展 

1985年我在芝加哥一年期間,最欽佩的是Gary Becker教授,1992年獲得諾貝爾獎,研究人力資源、人力資產,被稱為經濟學帝國的建立者,因為他將經濟學應用到許多非經濟學的範圍,如犯罪、婚姻、生育、歧視、家庭、法律、社會學方面,大大地擴展了經濟學的領域。

後來Becker教授同他的幾位學生研究經濟發展,要解釋一個國家能否經濟發展,將人力資源導入經濟發展模式中,決定所得的因素,除了遺傳、人力資源之外,還有不能解釋的部份,他們令其為Luck。研究結果,正是這個LUCK是真正決定一個國家能不能發展的關鍵因素(還有一個是History)。 

經濟學可以預測短期如明年的增長率,但一個國家的長期興衰運勢,很難從看得到的物質資本、環境、資源、教育和技術等方面決定。這是Gary Becker教授研究的結論。那麼,是甚麼因素呢?他後來提到了「社會資本」(見後文)。 

麻省理工學院Paul Samuelson教授是1970年第一個獲得經濟學諾貝爾獎的美國教授,他早年是出名的數理經濟學家。2002年他發表文章中,提出了「文化經濟學」,肯定了文化影響經濟。這個課題所研究的,包括藝術和文學作品、宗教、社會規範、社會資本,以及形形色色的社交網絡;行為和思想是如何學習、傳播、承傳、發揚。這就是文化經濟學研究的範圍。 

從社會規範中的經濟制度,經過四五十年的試驗,共產經濟制度已經宣佈破產,蓋棺定論。1990年東歐和蘇聯的共產制度宣佈解體;中共控制的中國,更早在1980年代就難以為繼,宣佈「改革開放」,實際上比東歐和蘇聯更早放棄了共產體制。
 
哈佛教授Robert Barro和同事Rachel McCleary,在2003年在NBER共同發表「Religion and Economic Growth」《宗教與經濟增長》一文,研究1981-1999間的五十九國家的宗教與經濟增長的關係。得出結論是:信仰改變生產力,決定經濟發展。 

宗教的力量,在美國得到支持。美國國力強大與其普遍的宗教信仰是有關的。美國人口3億,90%以上有宗教信仰,建國以來43總統,都信上帝。每週上教堂的人超過47%;相比之下,歐洲人不到10%。歐洲經濟同美國經濟是有差別的。結果是:美國以世界5%的人口,生產出43%的經濟,40%的科技,而軍事力量更佔全球50%以上。 

Robert Barro教授通過實證得出信仰改變生產力,決定經濟發展,至少可以判斷國民信仰是經濟發展重要決定因素。 

誠信是經濟學家重視研究的方向之一 

經濟學家研究經濟發展,開始時強調的是physical capital,即資本、機器設備投資,到1960年代Gary Becker教授等人轉而注意到Human Capital(即人力資本)的重要。除此之外,還有Environmental capital環境資本。晚近,包括Gary Becker在內的經濟學家,開始重視Social capital社會資本。 

社會資本有一種解釋是「人際關係」;但這對個人有用,在社會上卻有相互抵消作用;因為少數有關係的辦事容易,可能造成更多人辦事不容易。 

經濟學者採用的是另一種解釋,即不存在於個人而是存在於社會,有助於經濟發展的因素,就是人與人之間的誠信。這對更大範圍的人有益。因為,公平交易、言而有信,有利於買賣、商業活動,鼓勵分工。而社會生產需要分工,分工就需要買賣交易,互利雙贏,誠信會幫助社會分工,互利雙贏的局面越來越多,就是經濟發展。 

經濟越發達的地方,誠信度越高。以臺灣與美國為例,美國的人際間相互信任度,遠高於臺灣。舉一個例子:我有個學生回臺灣時告訴我,她在美國公司上班,因需要在家上班透過網絡工作兩周,老闆同意,且在這兩周並沒有查她的工作成績,也就是放心讓她在家上班。這種信任程度,是臺灣做不到的。
 
這種誠信的程度是經濟發展非常重要的因素,也是社會資本之一,也是經濟學家重視研究的方向之一。機器設備投資對短期經濟表現固然重要;但從長期看,心靈、精神、信仰方面的因素,才是經濟發展、轉型的關鍵因素。 

心靈的力量 

心靈、精神和信仰力量很大。但精神、心靈也是有好有壞。如臺灣人好的精神,表現上是純樸務實不浮誇、堅持理念不惜力、言而有信重情義、鍥而不捨、不棄不離。這些都是臺灣人寶貴的特質──「牛」的精神。 

世上也有壞文化,如中共假惡鬥的「黨文化」,表現在奧運造假(年齡造假、唱歌造假)、嬰兒奶粉造假、亞運楊淑君事件的中共背後黑手,這就是典型的壞的文化。 

好的心靈力量,如基督教對抗羅馬帝國國王的迫害。今天人們不見羅馬帝國,而看到基督教傳遍世界。這就是心靈的力量。還有現今的法輪功學員頂住中共的國家暴力。中共迫害國家主席劉少奇不用三周,迫害手無寸鐵的法輪功民眾十幾年,而學習法輪功的民眾,卻已經傳遍世界一百多個國家。 

法輪功與中共是明顯的對照:中共組織管控嚴密,法輪功學員鬆散聯繫,個人行為靠內心自覺自願而不是靠管理;法輪功的精神力量是真善忍,而中共假惡鬥,迫害法輪功是靠利益與迫害相結合。我舉兩個例子。 

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謀取暴利,在中共一些醫院的網站上,明碼標價人體各器官的價格,一個人可以賣幾百萬美金。呂秀蓮任副總統時,很關心人權,她找人權律師與臺大負責移植的醫生開會,瞭解中共活摘器官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事實。人權律師告訴她臺灣有些醫生為此當中介,介紹病人,有的還在中國幫助做手術;她聽後詢問臺大醫院的情況,得到的答覆是:「副總統,這個事情你不要管。」
 
光只是介紹病人到中國去,回來做後續的醫療這樣的事情,利益就大到讓副總統不要管、管不得的程度。你想,中國那些直接活摘器官者的暴利,大到甚麼程度?中共就用這種經濟利益與迫害結合,迫害法輪功學員。 

另一實例是,臺灣有位大陸新娘回深圳,因為派發法輪功傳單被捕,關押三年。她的先生想透過另外方式去營救,不願讓我們把它曝光,結果整整關了三年才回臺灣。她回來後告訴我,跟她有關的大陸官員都搶著表白自己抓人有功,所有同她此事相關的人都升了官。光是普通的法輪功學員被抓,相關參與迫害的中共官員都陞官。可見中共是用陞官、發財來延續迫害的惡行。 

但是,即使這樣的邪惡迫害,也沒有迫害成功,足以說明心靈信仰的威力:專制政權破壞不了信仰。 

文化的力量 

成大林瑞明教授曾說過,要保留臺語,只要有一部好的以臺語寫的著作,臺語就可以保留下來。可見文化的力量,是用錢、用其它方法很難做到的。 

破解中共黨文化最好的方法,還是要用好的文化的力量。中共統治中國是靠中共黨文化,長年的洗腦灌輸,讓人想到中共就怕,維權的農民要拿回自己的土地或得到應得的補償金,見到官員只能跪在地上。這就是中共灌輸黨文化的結果。 

而巡迴世界的「神韻」,演出回歸神傳文化,兼具歷史、藝術、教化、傳承、發揚的內容,涉及以上談到的文化經濟學的各層內容;在我看來,正是破解中共黨文化最犀利的文化力量。 

臺灣的文化是讚美神的文化 

臺灣的文化是很好的文化,它除了是牛的精神的文化外,還是修煉的文化、是讚美神的文化。我小時候最喜歡看布袋戲,通常劇情都是酣戰之後徒弟請師父出山,之後師父再請師父的師父,最後會出來一位大覺者,因為臺語的「角」和「覺」同音,一直誤解了四、五十年,兩年前才發現理解錯了,原來是「大覺者」,不是生毛帶角的「大角者」。其實,最後最高的是「大覺者」。所以民間布袋戲流傳的就是修煉的文化。 

看敦煌、看印度、看古希臘、看巴黎的優秀的文化,都是讚美神的文化,講神的故事。為甚麼好的文化是神的文化、是讚美神的文化呢?因為,根據各族裔傳說,都說到了「人是神造的」,如西方的上帝造人,東方的女媧造人。從非洲、南美洲等等也都流傳這樣的傳說。 

臺灣的誠信和好風貌 

中國在中共統治六十年後,在官方的主導下已經沒有真正的中華文化,只剩下技巧,結合雜耍、體育。臺灣因為是中國以外最多的華人社會,實質上是繼承最完整的神傳文化的地方。臺灣的文化容入了生活中。臺灣的誠信程度雖然比不上美國,但卻是遠遠超出中國的,是很高的。一位來自大陸的友人告訴我,他曾去夜市買紀念品,他想多買一個紀念品,攤主說已經賣完,他認為可能攤主以物稀為貴來搪塞他,轉回來時,發現已經換了新產品。小小觀光客的地攤主人面對的都是流水客,是最難講求誠信的地方,臺灣的地攤主人竟然真的做到講誠信,令他很感慨。 

一位常年在美國、經常回中國的老教授說,他最喜歡搭臺灣高鐵與捷運。他說,他每次搭捷運,一上車就有三個漂亮的女孩讓座;在捷運列車上,很多為老弱病的專座都是空著,年輕人寧願站著。他看到臺灣年輕一代展現在生活上的好的文化風貌。 

其實,臺灣雖然很少邦交國,但實質上臺灣被國際認可的程度是高的,持臺灣護照,到日本、歐盟都不需要簽證。 

實讓人相信神 

好的文化是神傳的文化、讚美神的文化,這裏有一個重點,我為甚麼相信有神呢?除了很多生活上的經驗,只有「神」存在才解釋得了。 

為甚麼法輪功這麼好?因為從煉功開始,一入門身體就被淨化。就是因為這麼好的功法,很多學法輪功的人就想讓家人修煉。 

我親眼看到我太太的變化。她在修煉法輪功之前,身體非常不好,幾乎已經不能出門了。其中一個(小)毛病是所謂的五十肩,手沒有力量、抬不起來,連切菜都要用兩臂一起來切。煉功以後,她驚喜地發現在第三套沖灌動作時,手臂可以自然上揚到頭頂,才意識到舊毛病不見了。 

我的妹妹有坐骨神經痛,不能坐長時間,在打坐中發現竟然可以坐很久,這才意識到病症已經消除了。這是我親眼看到的。 

中共不等於中國 認識中共 

臺灣人說自己有悲傷的四百年歷史。歷史還沒有給臺灣最終定位,我們不必悲觀。文化、精神的力量才是決定一個地方的長期趨勢。臺灣有好的「牛」的文化,神的文化。我們相信「善惡有報」,我們必須保持基本的道德良心,不要迷失在短期的名利;再進一步提升誠信水準,擴展到家族之外。 

可以做的事情 

臺灣受中共的威脅,臺灣的未來,受到中共與中國變化的直接影響。「知己知彼、百戰百勝」,所以我們要認識中共,認識到中共非中國,這個讓人更愛臺灣;像袁紅冰教授、一些大陸新娘,他們因為瞭解中共真相,比臺灣人更關心臺灣的前途,衷心愛護臺灣辛辛苦苦建立的民主社會。 

瞭解中共的本質,就不會對中共抱有幻想,不會幻想改變中共來讓臺灣安全,因為這是決不可能的。中共官員裏可能會有一些好人,但他們在那個體制下起不了作用。這個政權已經犯了太多罪,也沒有辦法走回頭路了。
 
現在中共所做的一切就是維持政權的穩定。中共「維穩辦」文件上寫明最後對待民眾維權是動用軍隊。對待人民的手段就是暴力,沒有人性。已經無法從內部改變中共政策。 

一般善良的人很難相信中共惡的本質,它可以把一個健康人的器官挖出來賣掉賺錢,用國家制度上的運作來做這個事情,如喬高David Kilgour說的「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邪惡」。跟這樣的政權,跟它談甚麼和平,談和諧相處是不可能的事情。

關心中國 改變中國 

另外,還要關心中國,臺灣的安全決定於中國,只有中共解體了、中國民主化了,臺灣才有真正的安全。兩百年來,沒有兩個民主國家發生過戰爭。民主國家會用民主的手段解決問題。 

不止如此,我們還可以改變中國。不要小看我們的力量、不要輕視文化的力量。目前法輪功學員改變中國的努力:在文化上,有神韻晚會解體中共黨文化;在媒體上有大紀元、新唐人、希望之聲;在傳播上,用破網軟件打破中共網絡封鎖;在心靈上用退黨(團隊)方式,解放中國人的心靈;在精神上,法輪功學員不怕不懼、堅持要求停止迫害。 

去年臺灣法務部曾把中共政法委等同於臺灣的法務專家。中共政法委書記是管公安和法院的,中共政法委書記恰恰使中國司法系統不能獨立,是和司法背道而馳的,是凌駕在法律獨立之上的一個黨職。這是對中共不瞭解的表現。 
臺灣的立法院和十幾個縣市議會通過了一個人權提案,就是不歡迎具有嚴重違反人權情事的中共高幹訪臺。這樣的聲明,對兩岸日漸頻繁的接觸有很大的影響。 
我們已經告發了六個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來臺官員。這種告發表面上不起作用,因為臺灣高院也不去傳喚一下,但實質上震懾了中共官員。例如最近來的北京市副市長吉林,本來要訪問五天,他第一天來就被告發,而且一天接到兩次訴狀,結果第二天就灰溜溜地溜回去了。一位中國大陸的人說這個起作用,回去後會掉官,雖然在臺灣做的是簡單的遞一個訴狀,跟法官講講中共迫害的真相,實際上對中國會起作用。 

大家的堅持,很偉大;繼續努力。把自己的本份做好,不擔心、不害怕! 

在心靈上,在文化上,在精神上,在傳播上堅持自我的覺醒和提升,國家的願景就會很好。 

臺灣的未來是光明的,因為臺灣有好的文化。 

觀眾反響 回味深長 

張清溪演講後,觀眾反響熱烈。大紐約海外臺灣人筆會會長神學家林興隆表示說,筆會年會主題是從精神和靈性開始的,希望喚醒人們對人生榮譽和尊嚴的探討。「國家的未來從靈性修為、精神方面紮實的生根才能產生長遠的效果」,「歷史是一個個階段的過程,人生的目的和追求也是,重要的是能在重要時刻把握住那個轉機。」 

前北澤西臺灣同鄉會會長曾女士認為張清溪對政治經濟解析得非常清楚,「我希望沒有聽到這個演講的人能多多找機會去知道他演講的內容。」 

臺灣人筆會理事黃翠瑩女士說:「聽完張教授的演講,我覺得我們應該好好深思怎樣過一個很有榮譽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