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增網頁1

文:鄺承好

天氣突然轉寒,對不少老人家和小孩都構成健康的壓力,病患者尤為辛苦,都會尋求藥物的護理。近年,中醫在時代的演變中,慢慢成為了新貴,不少西方醫學界的學者都紛紛認同中醫和中草藥的真正成效和自然能量。近年多少西方論述都確認中醫理念及其宇宙觀的(Wholistic)完整性,是一種「全人」的醫學。它考慮了病人的全面因素。

香港近年已有中醫的正規學院,全面正視中醫人材培育。而中草藥亦更完善和普遍的被病患使用;同時,也令過去不少人盲目祟尚西方科學醫療手段的現象,慢慢被自然演化的現實改變過來。在不少西藥束手無策時,中藥及中醫的療法卻奇妙的發揮了作用。

對中草藥的認識,是否有朝會成為通識教育呢?記者暫且不敢誇言,但作為公共教育,那已經是一種新的趨勢。剛正式向市民開放,提供休憩環境空間的東湧北公園,就特別規劃了一個面積雖不算大,但設計尚不錯的中藥園,讓市民可以在休憩之餘,認識及瞭解各種中草藥的植本狀態和藥本性質,甚至每種草藥還備有展示板,說明其藥用功能。

這個種植了近百種不同中草藥的公園,當然是一個非學術和專門研究部門的規格,更多是讓普羅市民有一個基礎認知的活教室。說到中藥園,香港中文大學的中藥園,則算得是世界上中藥園之冠。它於70年代中醫藥仍受到政府漠視的時代,由一些有志趣研究中草藥的教授開始零星的搜集和種植於中大校園之內。經過幾十年的耕耘,後來正式規劃修定為中藥園,又得國內贈送藥原植物,種類之多,已成為中大中醫藥研究所的寶庫,亦正式由其接手管理。

民間的中藥園給市民通識的活樣本,學院的中藥園則是研究的溫床。據說在香港經濟尚未起飛的70年代,早上在各區市集都可以見到剛由山上採摘草藥來賣的攤販。市民仍然普遍利用廉價天然草藥去應付健康問題。但可能更值得變成通識教育的是人體本來就有最高超的自癒功能的學問,那種透過人心的改變把精神和健康面貌改變的唯一法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