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增網頁1

【大紀元記者關式明香港報道】32歲的楊源柳,大陸人,來港10年,單親媽媽,帶著3名2至6歲的子女,每月靠綜援過活。因順寧道重建,一家被業主和地產商迫遷,迫於告上法庭。本月15日,市建局更強行拆換她家大門的門鎖。

楊源柳同時是居港權釋法的受害者,備受打擊的她,受盡港府各種政策的愚弄和不公平對待,決定4月15至21日露宿街頭7日,以尊嚴控訴政府對自己和貧窮階層實施的愚民政策。現時她一無所有,只想討回一點社會公義和良知。

自去年6月順寧道重建公佈後,地產公司為了多獲賠償,瘋狂迫遷租客,她的鄰居更被人截水截電,強行爆屋迫遷,楊源柳對政府政策陷窮人於困苦,十分不滿。今天是她行動的最後一天,她說仍未有生活上的安排,聽天由命,「自己因為人大釋法,失去居港權,導致子女的住屋權亦被剝奪。目前是靠子女的4千多元綜援金過活。」她指即使市建局承認自己在凍結日的租戶登記,還原給她重建租戶的補償金,自己亦得不到,因為她持雙程證。

原租住順寧道一套房的楊源柳,本月15日被市建局上門強行拆換門鎖,她帶著3名年幼子女瞓街,在順寧道對面的公園紮營,公園入口處掛著多條醒目的橫幅,有不少街坊及團體前來聲援。

日前,她嚴正地發表立場書,向政府提出3個訴求:市建局需依照《市區重建策略》,承認凍結人口日租戶身份;還該區其他12名被迫遷租戶重建租戶的權利,即原區公屋安置或租戶原有之搬遷補償;港府承認1999年就港人內地所生子女問題提請人大釋法是一個錯誤,還數千多名因人大釋法而喪失居港權的人士合法居港的權利。

對香港政府的處理重建問題上,楊源柳非常的不滿。「市建局政策和業主與租客條例有個真空期,業主趕走租客,他可以再租給另外租客,最弊就是市建局不承認原本住在那的租客身份,政府應該一開始就承認租客的身份,作安置或賠償。」

市建局分化居民手法黑暗


她說市建局處理順寧道重建問題上的手法很黑暗,她說有一天,市建局職員彭先生和救世軍社工林姑娘突然拜訪她家,說探訪的事情需做保密協議,「她們說,如果我和街坊講出情況,就一拍兩散。他們說話有恐嚇成份,說我的大陸證件可能會做不到。又說,因為我的情況特殊,沒有身份證,又有3個年幼小孩,不可申請公屋。」她續說,「市建局有物業可租給我,但不可將事情告訴街坊。我當時很害怕,為何政府用這種手段。他們開出條件說,租金是不會超過綜援上限,又寄信給我,我三番四次都推辭,絕不會去住。」她批評香港是在大陸化,政府不誠實搞分化。

在舊區生活的街坊,已建立了鄰舍互助關係,因應減輕一些生活上的負擔。她批評市建局重建舊區政策,將已有的社區網絡拆散,令窮人各散東西,回復孤立無援的境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