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啟者:

澳門特區成立以後,不斷有外地來澳的遊客被澳門警方無理拒絕入境,嚴重影響澳門作為一個旅遊城市的形象,也令一國兩制的聲譽受到玷污。

澳門警方拒人入境所持之理據就是內部保安綱要法。

可是,根據有關法律,警察當局在執行內部保安工作時,「在有關權限的範圍內」有權「阻止對依法被視為不受歡迎或對內部保安的穩定構成威脅,或被視為涉嫌與包括國際恐怖主義在內的跨境犯罪有關的非本地居民進入澳門特別行政區,或者將其驅逐出境。」

很清楚,澳門警察當局獲授權執行某些預防措施,其前提是根據內部保安綱要法制定之「主要目的是保護個人的生命及身體完整性、公眾安寧以及已建立的秩序免受暴力或有組織犯罪,包括助長跨境犯罪及國際恐怖主義的境內活動的侵害。」即有關法律主要針對的是實行「暴力或有組織犯罪」、「跨境犯罪」及參與「國際恐怖主義的境內活動」的人士,而最近被拒入境的《南華早報》記者王智強,與回歸日前後二十多位被拒入境的居民和議員、春節期間的香港立法議員馮檢基、黃成智、香港東區區議會古桂耀議員,近日香港大學法學院院長陳文敏、立法議員馮檢基、區議員廖成利,以及去年較早前被拒入境的香港現任區議會議員麥國風、陶君行、前立法會議員勞永樂醫生、前區議員陳昌、港大女生陳巧文等,還有荷蘭公民張英,台灣一位陳姓女士等,與內部保安綱要法所針對的「暴力或有組織犯罪」、「跨境犯罪」及參與「國際恐怖主義的境內活動」全部難拉上任何關係。

作為旅遊城市,這些旅客來渡假遊玩當然應被歡迎,即使是來澳門參加學術交流甚至和平的遊行集會,也不可能對澳門居民或社會構成「個人的生命及身體完整性、公眾安寧以及已建立的秩序」的侵害。而特區警察當局濫用法律隨意將與法律規範無關的人士都拒諸門外實屬胡作非為。

而在香港保安事務局官員向澳門保安司查詢香港居民為何被拒進入澳門境之時,張國華司長竟稱澳門政府並沒有任何禁止入境的「黑名單」。如此回應更令人吃驚。當現實確有大批人士被拒入境,而澳門政府竟是在沒有「黑名單」下隨意禁止別人入境,則其隨意性更完全是無法無天,豈能不令人震驚。

澳門作為一個以旅遊業作為經濟命脈的城市,政府卻隨意作政治審查,限制外來人士入境,肯定嚴重傷害澳門的形象。以政府視為澳門經濟多元一個最有希望的行業──會展業為例,其發展的先決條件必須是一個具有開放及來去自由的出入境制度,方能令有意在澳門舉辦會議、展覽的企業家相信其對像客戶來參加會議展覽活動時能自由來澳。

但當本澳警方竟突然可在毫無準則下祭起所謂「內部保安綱要法」來隨意拒絕看不到對澳門治安會構成任何威脅的人士入境時,會令澳門的旅遊業、會議展覽業的發展蒙上陰影。

鑑於澳門警方明顯存在曲解法律的濫權行為,已嚴重挑戰本澳的法治和人權,破壞澳門特區的形象,令被拒入境者及本地區都蒙受損失。基於此,本會特函向 貴院作出檢舉,要求 貴院就警方之濫用職權,依法作出追究。

此致

新澳門學社

2009年3月4日

新澳門學社亦於同日向澳門廉政公署及澳門保安部隊及保安部門紀律監察委員會作出舉報,就警方存在涉嫌行政違法及濫權之行為要求依法作出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