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紀元記者鄭麗駒、吳雪兒香港報導】新界石崗菜園村北和菜園村南居民最近收到地政總署通知,指由於要建造廣深港鐵路香港至皇崗段,要求村民在2010年11月之前搬出,令他們感到十分不安,因為他們很多都是以耕種為生,搬遷也意味著失去工作,他們不願意搬離這個已經聚居了幾十年的安樂窩。協助居民爭取「不拆 不搬 不移」的社民連立法會議員陳偉業和元朗區議員黃偉賢均質疑廣深港鐵路,對香港市民在交通上的幫助,以及所選的路線是否必要。

政府像土匪 偷入民居

「我們一心一意不會遷出!」「政府好像賊,偷入我們的民居!」2日,菜園村居民在記者會上大聲說,當晚居民和議員開會商討事情,並有不同居民輪流發言,表達意見。

媽媽從事耕種,自己做散工的林先生說:「它(政府)收了我的地,我連這份工都沒有!我有一個女兒,份工沒有了,屋也沒有了,叫我住哪?上公屋,沒錢問政府?現在也不知說什麼好了!」

一位女居民說:「政府說要開拓多點職位給市民,卻在這條村製造可能有幾百戶的失業人口,很可笑的。」

雷女士說:「我是耕田為生,如果你收了我的地,不能維生,那不是打爛我的飯碗?」

鄧女士說:「我很不想我的村和我媽媽搬走,我媽在這裏50年,將所有心血都放在這個家裏,現在毀了整條村、我們的家園,很不情願,很不情願。」

大會主持高女士說:「我們的訴求很簡單,生活簡單,甚至是低下階層的生活水平,我們沒有要求政府給任何東西,我們照樣交差餉,做一個合法的公民,自力更生,自食其力,但是偏偏政府要這樣對待我們,未諮詢,沒有人跟我們講,還隨便入屋,當我們是什麼?是蟻民?希望議員在這方面作出有效的反映,……完全沒有體會我們的需要,在180萬尺被收的土地,其實是誰在保護這些地?是我們在保護這些地。」

黃女士則無奈的說:「我知道,原來政府說了不收任何土地,也不斬任何樹的,但它現在全部收了我們的地!」

中共建鐵路 港府漠視民意

元朗區議員黃偉賢說,會盡量要求政府遷移路線,不要影響民居。

黃偉賢認為,有鐵路是好的,但廣深港鐵路不好,因為不是為香港建設的:「我在區議會要求可不可以在錦上路或新田加一個站,答:不可以。這裏是高速鐵路,是要好快的,加多了一個站會阻礙那部車直飛去廣州。我又問點解深圳的福田和龍華有2個這麼近的站又不會影響行車嗎?政府即刻啞口無言!」

黃偉賢又說:「根本這條鐵路是中國(中共)決定,在中國其它很多段已經建成,現今是等香港、福田和龍華段,所以大家都覺這條廣深港大橋都不知從哪裏爆出來,突然間出現。」

黃偉賢指,香港在1996年時做過鐵路研究,當時只有西北鐵路,但西北鐵路在新界方面也切斷了一半沒有建,只建市區那段:「我們一直要求建北環線那段,不用另建一條新路,我們新界人沒有得益,反而損失了屋和地,政府去設計一條路,首要的目的不要影響太多人,盡量避免影響民居這個最好,政府話這條鐵路大部份是由地底過,是可以連少少民居都可以避過。」

黃偉賢指,山邊是有地的,希望坐在寫字樓的官員來現場,帶他們去看看:「那些地方是不影響民居,一樣可以達到他們起這條不知為誰建的鐵路,一定不是為我們新界居民而建的。其實區議會都是在2個星期前才諮詢我們,在對上的諮詢他們很簡單問起一條鐵路如何,我們要求不要影響這個麼多人,賠償要有明確的資料,我們在等但在2個星期前告知我們定線怎樣,政府最喜歡用時間緊逼。」

黃偉賢問賠償和那些樹木怎計,官員答是機密,黃偉賢質疑說:「這不是黑箱作業由你們要怎樣就怎樣,雖然我們不稀罕那賠償,但資訊要發放要有透明度。」

黃偉賢表示,會替居民要求更改路線:「第一要官員來聽大家的聲音;第二要交代這個路線研究,研究過多少條路線,為何最後揀這條,要看他們的理由是否充實。」

黃偉賢又表示,會向更多立法會議員申訴,亦可點名所有新界西的立法會議員,每個政黨也約見,看是否全都支持。第三是要最高層聽到聲音,香港最高層永遠是最遲聽到聲音的。

剝削4百萬新界市民利益

立法會議員陳偉業指今次這個選址也有爭拗:「立法會發言和批評不多,當時在立法會我完全反對廣深港這個高速去到西九龍,我覺得是浪費公帑好大喜功,犧牲400萬市民尤其是新界市民利益的一個決定。這條鐵路香港這一段直通向西九,4百萬新界市民包括東西市民要全部去西九之後才可再搭車返轉頭,真是『憨居』!」

陳偉業續說:「這條鐵路是給大陸有錢人趕來西九看話劇然後很快乘車回家,是為他們而設,沒有為我們新界東西市民著想,為什麼這麼多立法會議員支持這個選址,在當時只有我一個反對,用我們的錢幾百億來支持一條高空的鐵路,經過我們的門口而無法落車,車費又貴,過程中又要收地,我覺得整個策劃不成熟,包括某些議員,如果夠立法議員反對不撥款,政府是做不成這條鐵路。」

黑箱作業浪費公帑400億

村民溫先生是位退休警察,他表示,在今年4月22日在立法會輕輕帶過,其實議員手上什麼資料也沒有,溫先生經過地政處、民政署,企圖找一些相關的資料,卻找不到什麼。8月份,村民發覺有些鑽土工程,在之前有些神秘人物去砍些樹。溫先生說:「我去瞭解是什麼一回事,完全是黑箱作業,這個高速鐵路是有一個巡迴展覽,在6個有關港鐵站裏有,沒有人知,他們展覽的地方在東湧地鐵站,我找了一個小時原來要入閘後才看到4塊板有6塊海報,我看完也不明白,我覺得港鐵做得十分失敗,為什麼不在錦上路做展覽。」

溫先生又說:「我問他們為什麼選址在兵房附近,答:可能方便軍隊過來罷。我說香港南邊是海將他們填海才對,我們不需要這條鐵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