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文站在五支旗桿前

年輕時的黎文

 

 

香港尖沙咀碼頭的「五支旗桿」,是香港其中一個有代表性的地標,也是市民集合及舉辦民間活動的熱點。現時,五支旗桿所懸掛的旗幟分別是:九龍倉、海港城、九倉電訊、香港有線電視及天星小輪等五家公司的旗幟。

尖沙咀九龍倉碼頭,是香港歷史最悠久的貨運碼頭,由於自岸邊伸出海面,被稱為「九龍倉橋」。從1886年建成後,一直是香港進出口貨輪的主要停泊港口。但自從香港進入貨櫃化時代,碼頭功能逐漸被取代,部份舊址改建成商場及酒店,但聳立在岸邊的五支旗桿,仍然發揮著特殊的作用,成為了天星碼頭最大的特色和記認。

黎文就是60年代中負責鑄造五支旗桿的燒焊師傅。今年86歲的他,很多記憶都變得很模糊,不過,每當提起五支旗桿,黎文都覺得很自豪,人也精神起來!記憶中,當時他接到這項工程是要鑄造10支旗桿,其中5支被運到現時的尖沙咀碼頭豎起。

黎文說,接到工程後,運來的一段段鐵通散滿了整個工場。黎文的工作就是把一段段的鐵通焊接成一條條長度從45到50呎不等的旗桿。當工程進行到中期,他們卻不獲發工資,黎文已記不起為何不獲發工資,只記得自己當時以僅知的一點點英語跟與工程有關的外國人員溝通,很快將事情解決。

那時離原定完成工程的時間不多,時間上很趕,黎文記得被通知要連夜將焊接好的五支旗桿送到尖沙咀碼頭,不過,焊接好的旗桿並不能立刻豎立起來,因為旗桿是彎的,當時工程的負責人想到用機器將彎的旗桿拉直,但工程浩大。黎文卻想到一個相對簡單的解決方法,就是把不直的鐵通段落的焊接口加熱,再把旗桿推直。

就這樣,旗桿連夜被運到尖沙咀,黎文和他的小徒弟緊接著在現場將彎曲的旗桿推直,再豎起。

從黎文講述做五支旗桿的零碎回憶中,沒想到區區幾支旗桿的製造也殊不簡單。

選擇從事燒焊職業是為了生活的需要,黎太說,當時黎文很多時回家身體都有被灼傷的傷口。不過,黎生仍是敬業樂業,除了五支旗桿外,黎文驕傲地告訴記者,香港建築業所用的「田螺車」(混凝土車),就是他成功地在香港燒焊出第一架的。

黎文說,當時他的上司接過訂單,但燒焊出來的「田螺」不能動!黎文接過工程來試試,結果一試便成功!問黎文技巧在哪裏?他說,沒什麼,就是要跟足尺寸焊接!

講完「田螺車」,又講起紅磡體育館,原來支撐紅磡體育館的鑽石外型支架也是黎文有份參與的。他說,紅館外型特別,加上要考慮到安全問題,所以也是很巧師傅的技巧。

紅館總面積1,680平方米,四邊可容納12,500人的觀眾席。由於高23米,因此最高的位置離舞台很遠,被稱為「山頂」。山頂和舞台形成的角度約為32度,頗為陡峭,所以很考起建築力學的。

從黎文的憶述中,隱約也帶出了港英時代華洋共處的一些情節,50年代,黎文曾經在電燈公司當過鍋爐修補工人,有一次在公司睡午覺,被洋人上司看到,叫他到辦公室來,當時很多同事都以為他會被抄魷魚(解僱),議論紛紛。在辦公室內,洋人上司問黎文為何在工作時間睡覺,黎文告訴上司說,頭痛不舒服,上司就叫黎文去看醫生。黎文從辦公室出來後,很多同事知道他沒有被抄魷魚,都用驚訝的眼光看著他。黎文邊回憶邊還沉醉在同事的驚訝反應中!

一百多年來,香港由一個小漁港,變成了今天國際上一個都會,過程中,有賴無數無名的港人默默奉獻,點點滴滴地打造了香港今天的面貌。

文:吳雪兒

圖/吳璉宥、

受訪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