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紀元記者梁路思香港報導】民間人權陣線指鄧竟成自從升任警務處處長後,警方濫用權力的事件數量隨之大幅飆升,尤其灣仔利東街一役,警方濫用權力更加表露無遺。民陣認為去年發生多宗警方濫權及侵權事件,情況已經到了不能啞忍的地步,團體有見及此,於2007年9月份,由5個成員團體主動在民陣大會提出要求,成立了警權關注組,搜集了多個有關警方侵權的個案,希望社會各界人士有所警惕。

去年為香港人權困暗期

民陣發言人孔令瑜更指2007年是香港人權的困暗時期,不僅是人大在年尾否決了2012的雙普選,警方侵權、濫權嚴重,也是拘捕最多遊行集會人士的一年,更令人擔憂的是,侵權的不僅是拘捕和檢控,而是形形式式的干預和滋擾,令不少市民產生恐懼,從而在行使自己的權利時卻步和不安。

而民陣收集的個案,很大一部份是針對民間團體的遊行集會,特別是泛民主派,還有弱勢群體,如性工作者,少數族裔人士等。

孔令瑜指出,去年民間團體活躍成長,公民社會發展愈趨發達,社會上不少群體眼見自己的權益不被重視,甚至被剝奪,各自組織起來向政府提出訴求。不過,政府不但沒有鼓勵民間的活動,反而警方卻加強打壓。」

民陣召集人鍾松輝表示,香港的警察本是執法者,本應維護市民的安全、生命及財産,如今濫權、侵權事件卻不計其數,他們已經成了維護當權者的政治工具。

去年3月,民陣10多個代表由中環匯豐銀行總行遊行往禮賓府,警方卻動用了過百名警員,沿途「保護」僅有的十多位請願人士。

去年5月,民陣多次向食環署和警方申請小販牌照,在旺角及多個地點售賣七一紀念品,和宣傳七一遊行,但多次的申請均被警方和食環署拒絕;去年七一遊行期間,警方為令遊行儘快結束,在遊行中催促遊行人士盡快向前行,被在場記者拆穿。而警方又提出多項不合理限制。包括限定遊行要在下午6時之前完成;遊行人士只可使用港島西行的兩條行車線;及不管遊行是否完成,政府總部西閘必須在下午6時關閉。

警方以《公安條例》禁止社會民主連線舉辦「抗議小圈子選舉」的遊行申請。警方又以過百人手,包圍不足1百人的遊行人士,不僅以重重鐵馬將維園各出入口封鎖,並且有29部大型衝鋒車在維園附近「守候」,同時派出多名便衣探員在場監視及錄影。

另外,前線原計畫於去年3月舉行「抗議小圈子選舉」的海陸空抗議活動,民航處同意讓熱氣球升空,但警方卻反對有關申請等等。

警方就團體選擇性打壓

民陣批評警方的打壓及限制,只針對異見人士,但卻不會針對親共政黨民建聯,例如民建聯的遊行,整條路線都封閉,敲鑼打鼓的,而民陣多次的遊行卻遇到百般阻礙。

民陣又指警方的濫權、侵權,不僅僅表現在對民間團體上,更多的表現在普通民眾的生活中,例如利東街反對清拆唐樓群,15名示威者在沒有警戒下,被當場拘捕及無理扣留,甚至被脫光衣服搜查,女士更遭性侵犯。

受害人陳錦輝說,他被要求強行脫衣時,有警員走來走去,感覺好無助,和受到侮辱。而當天一日全港有3百多人被警方拘捕。

歧視少數族裔 性工作者

此外,在去年1月至11月期間,協助性工作者組織紫籐收到接近827宗對警方的投訴,比前年上升127%。其中有92位被捕時懷疑性工作者被剝光所有衣物搜身(當中有22位有拘留期間被剝光豬搜身3次以上),5位女士被毆打,38位被禁止打電話,有42位女士被迫簽不正確的口供紙(包括白紙),19位被誣告,當中有12名被警員用安全套掐造證據,插贓嫁禍。

此外,民陣又批評警務人員對少數族裔人士不但缺乏認識,更胡亂拘捕無辜的族裔人士。警方在針對少數族裔人士的拘捕過程中故意挑釁,隨意使用手銬,誤導他們認罪,禁止與外聯絡,先簽名。在翻譯過程中,警方又迫他們認罪等各種手法。

尼泊爾受害人Libo說,他因忘記帶身份證,在大街上被警察拘捕。他已表示回家拿身份證,但警方卻不理會而給他照相,因他拒絕,而被警員辱打,最後,還被警方控告襲警罪坐監21日。

民陣呼籲,為防止警方濫權情況繼續惡化,警方必須增加透明度,前線警員在處理弱勢社群時,必須互相尊重;警監會必須增加民間代表,以反映民間實際情況;政府更應進行公民教育,讓市民遇到警方濫權,知道如何用法律來保障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