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林保華 

1997年香港主權轉移,江澤民欽定大資本家董建華出任特首,被稱為「商人治港」,中共還自鳴得意,以為商人治港就可以對外體現資本主義。哪裡想到,董建華是「愛國商人」,與其說是商人治港,不如說是「黨國治港 」,因為他開口閉口是「中國好,香港好」,與「資本」無關而與黨國有關 。且不說他用資本家管理家族公司的手法,獨斷獨行、罔顧民意,引發民怨沸騰,更因為硬銷由黨國製造的23條,為它立法,導致真正的商人、自由黨主席田北俊造反,董建華不久也黯然下臺。中共不得已,找了公務員出身的 「港英餘孽」、被董建華架空的政務司司長曾蔭權出任特首。也不知道是曾蔭權果然有一套,還是他運氣好,經濟正好迴圈了一個週期而復甦,他的處事方式比董建華圓滑,於是民怨減少,經濟好轉,他的民望高高掛,連民主派與親共政客都被他拋在後頭。 

曾蔭權的高昇,使被董建華壓抑的公務員士氣大振,連九七後掛冠到澳洲的前保安局長黎慶寧也回香港,意圖輔佐舊日同僚。當然,愛國人士對「港英餘孽」的風光很不以為然,很不服氣,有相當時日彼此難以磨合,洋狀甚至告到北京去了,但也無可奈何。曾蔭權的出頭,有人稱之曰:「公務員治港」。還有人說,是不是應該成立「公務員黨」? 

就在曾蔭權神氣的時候,因為為23條立法貼上「勇」字衝鋒陷陣而惹怒香港市民的保安局長葉劉淑儀在被迫下臺後,到美國沉潛一、兩年,2005年 「學成」回到香港。因為她是「港英餘孽」中「撥亂反正」的典範,所以被親共媒體與親共人士大加吹捧,既可以防堵被北京與董建華趕下臺的前政務司長陳方安生的任何「復辟」企圖,也可以警告曾蔭權別翹尾巴,因為隨時可以有「忠貞之士」頂替他,於是葉劉成為親共人士的新偶像。然而曾蔭權表現還可以,至少沒有造反的企圖,期間也沒有重大的選舉事件,所以葉劉這位英雌還沒有用武之地。 

哪裡想到中共在香港的週邊組織民建聯主席馬力英年早逝,他的立法會議員要通過選舉遞補,親共人士的第一選擇就是目前還投閒置散的葉劉淑儀。民主派由誰出戰呢?除了內部有雜音,需要成立機制及進行協調外,可以出戰的人選,根據民調似乎沒有必勝把握,或者戰意不強;在這個情況下,經過民主派大老的動員,原已被逼退休而民望卻一直很高的陳方安生答應出山,代表民主派爭奪這個席位。 

如此一來,如果親共人士沒有臨陣變卦,那麼香港就要出現一場「港英餘孽」的選舉內戰,這兩位原公務員,都要變身為「民意代表」。 

因此未來的香港政局可能出現奇景:特首是曾蔭權,民主派由陳方安生代表,親共人士則由葉劉淑儀領軍,他們都是英國培養出來的公務員,也就說都是「港英餘孽」。因此不論是行政主導,還是立法制衡;不論是「忽然民主」,還是「忽然愛國」,真正是「公務員治港」,戲謔為「港英餘孽治港」。 

果然如此,證明英國人統治香港的成功,不論是「公僕」,還是「民代」,他們的佼佼者都是英國人培養出來的,雖然有的堅持信念,有的另覓新主子。這不是英國人的成功嗎?所以不論中共當局如何吹噓他們有能力治理香港,最終還是要找「港英餘孽」,即使要為「一國兩制」做假戲,「港英餘孽」充當演員所做的戲,也比香港義和團的土共演的像一點。◇

──轉自「自由亞洲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