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食近117小時的絕食人士、藝術工作者陳婉兒(白色衣服)身體很虛弱,3名男警員靠近剪她身後的鐵鍊、數名警員上前抬起她時,她情緒變得激動,掙扎叫喊口號後休克,被抬上救傷車治療。(電視畫面)

【大紀元記者吳雪兒香港報導】香港保育人士與聲援的民眾爭取原地保留皇后碼頭的和平抗爭行動,在港府給他們設定的撤離期限屆滿20個小時後終於失守。昨晚將近9時,隨著皇后碼頭的最後衛士「阿草」從碼頭上蓋被強行帶回地面,一場被指帶有悲壯色彩的護土行動也暫時劃上句號。保育人士正籌劃捲土重來,而他們要求停拆碼頭的司法覆核案,將於下週二在高等法院開庭聆訊。

港府強暴被指貼近中共

事件中,港府不顧法庭程序在進行中而強行清場的做法,一再受到市民批評,有指曾蔭權政府的強暴作風越來越貼近中共。這次是繼七一前夕,港府當局在中共國家副主席曾慶紅逼使下,在機場強行非法遣返持有合法身份來港的將近500名台灣法輪功學員之後,另一次大型的暴力行動。

警方這次清場的理據是引用較早前張貼於碼頭的告示,指保育人士佔用了政府的官地。不過據獨立媒體引述律師指出,根據有關法例,警方只能清走在場的物件,但無權清走在場的人士。因為皇后碼頭是公共地方,所以任何人都有權進入皇后碼頭,即使皇后碼頭被視為工地,亦不能阻止聲援者進入愛丁堡廣場及停車場範圍;警方大範圍封鎖的做法,極之有問題,亦缺乏法理依據。

此外,法律界人士也指出,碼頭去留問題正在進行司法覆核,政府此舉極為無理,甚至保育人士的代表律師希望進場也遭警方拒絕。


警方抬走保衛皇后碼頭的市民期間,外圍有數名言行舉止明顯不是香港人、派頭像是中共官員的人物。圖為一名「三粒花」(總督察)走到其中一組3男1女的「觀摩」人士那裏,用手作勢箍頸,然後像在向該批人匯報清場的情況。(大紀元記者潘璟橋攝)

警方中午前部署清場

在前晚午夜的撤離限期屆滿後,港府整夜沒有採取行動,而留守的保育人士由於緊張戒備,越來越是疲憊。及至昨日中午前,警方終於採取行動。

昨日上午11時,大批機動部隊警員進入位於中區的皇后碼頭範圍,準備清場行動。留守碼頭平台的十多名保育人士手扣手圍坐著,用單車鍊互相綁在一起,拒絕離開,並不時唱歌互相鼓勵。地政總署人員先後3次用擴音器宣佈期限已經屆滿,呼籲他們立即離開皇后碼頭,否則會採取執法行動。

警方到場後,將皇后碼頭範圍一帶封鎖,並用兩層鐵馬重重包圍碼頭範圍,又派出多部消防車戒備。立法會議員梁國雄及另一名市民,用鐵鍊將自己綁在碼頭的鐵柱上。附近海面有水警巡邏,進行戒備。

代表律師也被拒進入

幾十名市民自發到皇后碼頭支持請願人士,也有醫護人員關心他們的身體狀況,但都被警方以鐵馬隔在外面,不准進入。立法會議員何俊仁及余若薇到達皇后碼頭外,打算協助留守的人,期間何俊仁向警方要求容許律師及人權監察的成員進入皇后碼頭15分鐘探望請願人士,但警方予以拒絕,指清場行動已進入最後階段。

午後12點半,警方開始採取行動,將請願人士互相扣著的鐵鍊剪斷,並逐一抬走他們。現場的請願人士未有作出反抗。多人接連被抬走,有人高叫抗議口號,亦有人自己步行離開。


昨日上午11時,當局派出大批警員把在皇后碼頭內靜坐請願的保育人士重重包圍,然後逐一抬走。保育人士叫喊口號,未有反抗。(大紀元記者潘璟橋攝)

保育人士表現大致平靜

警方將抬離碼頭的人士帶到附近的舊天星碼頭,安置在鐵馬欄開的位置,由數名警員看守。清場行動大致比較平靜,但在過程中,隨著警方不斷增加到現場支援的人手,將請願者重重包圍,也發生警員與記者衝撞,亦有女請願者在被抬走時高叫。不過,整體的情況比過去的天星碼頭清場平靜。

至於3名當時絕食已超過110小時的本土行動成員,據較早前替他們檢查身體的勞永樂醫生在現場表示,他們身體虛弱,希望警員不要採取激烈的行動。碼頭的地面清場到尾聲時,有醫護人員接近3名絕食人士,他們拒絕停止絕食行動,並表示要繼續保衛皇后碼頭。

在清場過程中,警方首先將一位當時一直在3位絕食人士身邊進行錄影的本土行動成員帶離現場,然後在下午1時半左右抬走3名絕食人士中的陳景輝,並很快將其餘兩人抬離現場,在過程中警員為3人打傘遮擋太陽。3人於下午3點前宣佈結束將近5日超過110小時的絕食行動。

堅守者被剪鐵鍊抬走

經過1個多小時後,警方完成地面的清場行動,最後一位被帶離場的林輝之前用鐵鏈將自己鎖在皇后碼頭的柱子上,並一直抗議警方的行動,經過一番糾纏,警方強行剪開他頸上的鐵鍊,並由7至8名警員將他抬走。

清場行動期間險象橫生,一名留守碼頭的保育人士失足,身體倒吊懸空,由警員拉回平台。部份保育人士在清場中受傷,需要到醫院驗傷。

地面完成清場後,仍然有6名保育人士及1名記者繼續駐守碼頭頂部,並不時揮動旗幟及叫喊口號,誓保皇后碼頭。不久後,大約6名戴上全副攀山裝備的警員爬上碼頭上蓋,現場並有消防車升起雲梯及放置氣墊戒備。警方談判人員也不斷勸諭請願者離開。而被驅離禁區的請願人士,包括立法會議員梁國雄等人,企圖再衝入碼頭範圍,一度同警員發生推撞,個別突破封鎖線的人士也很快被抬走。(下轉A2版)
 

 

在皇后碼頭地面平台最後一位被帶離場的林輝,他一度用鐵鍊將自己鎖在皇后碼頭柱上,最後警方剪開他頸上的鐵鍊,並由7至8名警員將他抬走。(AFP)
在皇后碼頭地面平台最後一位被帶離場的林輝,他一度用鐵鍊將自己鎖在皇后碼頭柱上,最後警方剪開他頸上的鐵鍊,並由7至8名警員將他抬走。(AF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