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紀元綜合報導】1989年後,每年6月3日,前政法大學研究生浦志強都回到天安門廣場,去年他被保安單位強迫聊天無法成行,今年他再回廣場,只是有很多人「陪著」。

1989年,北京當局鎮壓天安門廣場的學生示威以後,曾把學生運動定性為反革命暴亂,幾年後又改稱政治風波。

北京當局一直否認「六四」屠殺天安門廣場死過人,但是當局對北京其它地方是否死了人,沒有表過態。

散步時接受採訪

浦志強告訴美國之音說︰「我現下在廣場,只要來了,我就覺得甚麼都做了。那麼多人在這個地方待過,可是事情到現下還沒有解決,我就每年回來。今年我還跟王丹講,幫他把該做的事也做了,他們也回不來嘛。」

浦志強︰「現下廣場上人很多,剛下過小雨,遊客不少。天基本上黑了,有燈光。人不少,不少警車,一些是遊客,一些是像我一樣有想法的人,還有很多穿制服不穿制服的,他們維持廣場穩定 。」 「當局的遺忘教育很成功。士兵百姓很多不知道發生過甚麼事。當兵的孩子廿出頭,當時才一、兩歲 。」

還當年之願

1989年之後,每年6月3日浦志強都回到天安門廣場。每年他也給天安門母親丁子霖教授打電話,因為她未滿17歲的兒子1989年6月3日晚間在天安門廣場被打死。今年有關單位要他不要發短訊,自己悄悄地去。

浦志強說︰「這件事跟外界越來越沒關係,89年6月3日我在廣場,算是許個願吧,如果可以活著出去,以後每年都要回來看看。」

還要等多久

18年來北京當局持續否認當年鎮壓殺害了成百上千的人,強調鎮壓是為了經濟發展穩定必須採取的手段。

浦志強則認為反右運動等了22年才解決,「六四」已經18年,他看不出有甚麼必要再等下去。他說︰「畢竟中國迴避六四的問題是不可能的,不論胡錦濤怎麽想,有沒有膽識;翻不了這張牌,事情就一直存在。過去就不是過去 ,一直是現下。是個沉重的十字架,是我的,也是他們的。」

對警方說理

3日晚間浦志強在天安門廣場接受美國之音採訪後,被警方帶走並訊問了兩個多小時後才被允許回家。浦志強︰「給我作了筆錄,有兩個小時左右。」

浦志強說,警方對他說,「六四」是黨和政府已經定性的事情,已經有了結論。在天安門廣場這樣一個敏感的地方,不能從事「違法」活動,否則,要承擔責任。

浦志強說,黨和政府做的事情,並不全是對的,比如反右和文革,有的結論,實際上事後證明是錯的。憲法有言論和遊行集會示威的自由,中國也簽署了聯合國的一些人權公約。政府用公權力來限制公民的基本人權,這樣做是沒有合法性的。

浦志強說,「六四」事件的實質,是政府動用坦克機槍和軍隊來屠殺無辜的和平示威的市民和學生。這樣的事情,政府如此定性,不符合歷史真相。浦志強說,整個訊問過程持續了一兩個小時,警方態度非常理性、平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