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坑口街──當年這條街旁邊有一條水坑流出大海,大慨就是這個位置。


囉街今天是香港著名的古董集散地,古董市場。


 


 曾任立法局議員的華人太平紳士羅旭龢

 1898年,根據《拓展香港界址專條》清政府把位於深圳河以南,九龍半島界限街以北的土地,以及附近島嶼,租給英國,租期99年。圖為中英雙方官員在邊界豎碑,英方官員其中一般位是William Julius Gascoigne,加士居道是紀念他的。

奧卑利街的地標是中區警署和它接連的域多利監獄(現已停用)。該監獄是仿照倫敦的Old Bailey監獄模式。中區警署面對著荷李活道,奧卑利街是側面的斜路(警署的右方),又叫「長命斜」。


 

 今日利源東街的攤舖

 



5)以歷史背景命名的街道

「界限街」Boundary Street
界限街位於深水區伸延至九龍城區,又直又長。這條街紀錄了香港邊界的歷史。殖民地時期的香港版圖是分三個階段發展的:1841年只限於香港島,1861年伸展到九龍半島,1898年才擴展到新界及離島。

1860年,清朝政府與英國簽訂《北京條約》,將九龍半島南部一大半割讓給英國,雙方落實在劃定九龍半島版圖時,界線是從昂船洲北端起,劃一直線到九龍灣,界線以南的劃入英國管治範圍,由英軍駐守,英方稱為「界限線」(Boundary Line)。英方為了方便調防軍隊,便由這條「界限線」成T-形的建築了第一條馬路直達尖沙咀的軍營去,方便調動軍隊。(當時這條馬路叫「羅便臣道」,後改為「彌敦道」。)

直至1898年英國政府根據《展拓香港界址專條》租借新九龍及新界為止。這條界限線亦被英方改稱為「舊邊境線」(Old Frontier Line)。當時此界線並非正式道路。到1911年後,九龍半島不斷向北發展。1934年,為配合九龍塘發展,以及處理租界內外的地稅問題,港英政府便於此界線上興建一條道路,即是「界限街」。

「水坑口街」Possession Street
水坑口街最初名波些臣街,按照1894年的街道名冊上的街名,「波些臣街」是將英文街名Possession Street音譯而成的。Possession意譯為佔領,意即「佔領街」。當年1841年1月25日,英國商務代表義律(Sir Charles Elliot),根據和清朝直隸總督琦善所訂的《穿鼻條約》,命令海軍軍官卑路乍率領英軍乘艦隊登陸香港作先遣部隊,英國海軍測量人員早已測定香港西面有一突出的高地,平坦而臨海,可作初期駐營地方,這塊高地位於一條流出海港的大水坑附近。

卑路乍將軍率英軍登陸,即由工兵開路通往這座高地,並駐營於其中一塊高地,就是今日位於上環水坑口街西面的大笪地。先遣部隊為正式佔領香港安排一切。1月26日,英國遠東艦隊支隊司令伯麥(J.J.G. Bremer)乘座駕艦Calliope號來港,正式舉行升旗儀式。英艦在海面鳴炮,表示正式佔領香港。

由於這條路是英軍佔領香港時開闢的道路,後來英軍的軍營從大笪地遷往中區,這一帶建築民房,闢成道路,故英文寫作「佔領街」,中文則譯為「波些臣街」。同時,由於這條街旁邊有一條水坑流出大海,因此華人不稱這條街為「波些臣街」,而叫做「水坑口街」。1890年,港府重新發展水坑口,並在附近公開競投二百多個攤檔,作為衣服、雜貨、古董等東西的擺賣地,相當熱鬧,後來這裏的攤舖又稱為「大笪地」。

「奧卑利街」Old Bailey Street
奧卑利街位於中區荷李活道的中區警署側,向南斜上至堅道止,是一條算是寬闊的早期街道之一,亦是第一條通往半山的道路。它的命名與倫敦的監獄有關。這條街的特徵是因為興建有一所域多利監獄。1856年建成中央警署時,又在警署後面將監獄擴充,與倫敦奧卑利監獄一樣代表法治象徵,因此後來當監獄旁邊開闢道路連接堅道與荷李活道,便稱之為「奧卑利街」。

這座域多利監獄是香港最古老的監獄,經歷了香港開埠至今的漫長歲月,見証了香港開埠及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的歷史,它於2006年3月12日正式結役。昔日它和毗鄰的中央警署及中央裁判司署鼎足而三,構成香港早年刑事司法系統的核心。有香港人認為它是值得保留的歷史建築物,商議變身為另類古跡旅遊景點。不過,亦有物業發展認為該地皮有價,取捨兩難,且看將來的發展。

「囉街」Lascar Row
英國人登陸的地點街名稱為「佔領街」,(Possession Street )音譯「波些臣街」又叫「水坑口街」、「大笪地」。英軍登陸後在水坑口街附近設立軍營,那時英兵在大笪地紮營駐守,而印度僱傭兵則駐紮在大笪地旁,即今囉街一帶,稱為Lascar Row。英文「Lascar」意指軍隊,指在歐洲船上工作的印度水手。「Lascar Row」當年意為「東印度海員一排排的房舍」,俗稱囉街。後來,囉街分為囉上街及下街,位於皇后大道西與荷李活道之間,東接樓梯街,西接樂古道。這一帶是香港著名的古董集散地,著名的「囉街古董市場」亦設於此。時至今日,囉街已成為香港島其中一個著名的旅遊點。

「雪廠街」Ice House Street
在今日中環砲台裡山腳附近昔時建有一「雪廠」,用以貯存外地運來的冰塊。原因是當初 (1840年代)英人來香港,不太習慣香港濕熱的夏天,加上當時不少駐港英軍染有一種熱症,需要冰塊敷額降溫,故冰塊需求量很大。當時本港無冰塊供應,只有依賴海外運來,因而在砲台裡兵營的附近海邊,撥地建冰廠。後來以輸入冰塊的價格昂貴,計劃利用從山上流下的溪水,築起條「義律渠」,渠底鋪有石塊,作製冰用的水源。但最後仍然因費用太昂貴而放棄,故現在只留下一條「雪廠街」。

6)以華人及商家命名的街道

值得一提的,早年當局開始使用一些當時舉足輕重的華人及富商來替街道命名,計有:「利源東、西街」Li Yuen Street East,Li Yuen Street West
1891年中區首次填海拍賣,當時廣東台山富商金利源投得了現時利源東、西街的土地,他計劃興建兩條街道,專門租售給服裝,布疋,日用品等商販經營。1894年終於以他的名字命名「利源東街」出現,是首條以華人名字命名的街道。利源東街早年一度叫「報紙街」,因為當時很多報社報館,如《大眾日報》、《自然日報》,及洋紙行、印刷油墨行、出版業等聚集在此。利源西街因為集資需時,則到1906年才建成。隨著中區的發展,利源東街漸漸變成位處中環金融中心地帶,早年的報館相繼搬離,而售賣平價衣物及手錶攤檔相繼進駐,成為如同旺角「女人街」般平價市場,吸引市民前往購物,變身為著名購物街。

「旭龢道」Kotewall Road
是香港港島西半山區的一條街道,全長400米,是上下山的雙行車路之一。旭龢道位於西營盤東邊街、般鹹道、柏道、及列提頓道以南的山坡上,它的北端與羅便臣道交界,西端與干德道交界。旭龢道就是紀念曾任立法局議員的華人太平紳士羅旭龢。羅旭龢有歐亞裔血統,他的英文名是 Robert Hormus Kotewall 。1886年任職香港警察廳,1913年任裁判司署首席文案。旋被選為第一位華人官守太平局紳。1916年又晉升為布政司署首席文案。同年,羅旭龢覺得官場發展有限,遂辭職經商,創辦旭和洋行,從事留聲機出入口業務,開創香港音響業及唱片的先河。他曾獲香港大學法學博士學位及英國授予其爵士榮銜。當年,何東、伍才、羅文錦、曹善允、羅旭龢等人都是享有超然地位的華人。香港淪陷其間,羅旭龢出任日軍政府華民代表會主席一職,協助日軍在港活動。日軍投降後,楊慕琦重任港督,撤消其華人代表及三院永遠顧問等職,並決定永不錄用。

「寶珊道」Po Shan Road
於西半山有寶珊道,是紀念傑出華人韋寶珊而命名的。此路位於半山,接連旭龢道與干德道,是早年華人聚居半山區的一條馬路。韋寶珊(1849-1921)是廣東中山人,為香港開埠後第二位華人爵士。早年就讀於中央書院(今皇仁書院),是香港第一位到英國留學的學生。1880年參與創辦保良局,其後組織華商會館,出任東華醫院首總理。1883年出任為太平紳士及擔任當時發鈔的有利銀行做華人經理。1896年他出任立法局非官守議員,連任18年。1905年美國頒佈《禁止華人入境》苛例,他與何啟等人與美商談判,爭取華人權益。

「壽臣山 」與「壽臣山道」
Shouson Hill, Shouson Hill Road
「壽臣山 」與「壽臣山道」在黃竹坑,是紀念周壽臣爵士。周壽臣1861年在香港出生,為清朝洋務運動首批到美國留學的幼童。1918年,周壽臣與當時商賈李冠春、李子芳等人創立東亞銀行。1925年周壽臣協助港府調停「省港大罷工」。1926年更被港督金文泰委任為首位華人議政局議員。當時港督金文泰將周壽臣在黃竹坑內河地段(即今壽臣山道)的大屋命為「松壽居」。1937年,港英政府為獎勵他效忠政府及服務社會,便將「松壽居」所在的山命名為壽臣山Shouson Hill,環繞山的道路便稱為壽臣山道Shouson Hill Road。

「麼地道」Mody Road
麼地(Hormusjee Navrojee Mody)是波斯裔印度商人,他響應港督盧押﹙Frederick Lugard﹚於1907年的建議,捐鉅款成立香港大學。他捐出15萬元作為建設大學經費,另捐3萬元作大學基金,支持平日的經費。當時他在香港已居住了50年了,真的是地道的老香港。

「山市街 」Sands Street
19世紀70年代,香港的造船,船塢和船隻維修設施的需求增加,當時在西區亦有不少造船廠,其中一家於1867 年開業,為(Captain Sands)山市上校所有,Sands Street山市街因此而得名。◇
整理 賢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