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荷李活道與鴨巴甸街交叉處之皇仁書院遺址。

保羅.遮打爵士攝於1907年

1930年文鹹東街。蘇杭街和文鹹東、西街由於接近當時海邊的

梳士巴利道天星碼頭火車站前

 

英國著名侯爵Robert Arthur Talbot Gascoyne-Cecil, 3rd


4)用英國顯赫的政要人物名字命名的:

「卑路乍街」 Belcher Street
卑路乍街位於港島西區,是堅尼地城全區重要之街道。它東接皇后大道西,西接加多近街,依山而築,是堅尼地城最早開發的街道。街道的命名是紀念一位英國指揮官 (Edward Belcher) 愛德華‧卑路乍將軍,他是最先率領英軍登陸香港的先遣部隊的揮官,於 1841年1月25日上午率領英軍乘軍艦在水坑口街登陸,並且翌日正式佔領香港舉行升旗儀式。

此後,他負責測量香港各地之地勢,策劃防守各項軍事設施。他主張建立東、西兩座炮台:東炮台是鯉魚門炮台,西炮台是西環山上的炮台,即卑路乍炮台。後來炮台下的一條街道,也以卑路乍命名。及後卑路乍炮台拆卸,改建為住宅「寶翠園」,而園內保留了原本屬於卑路乍炮台的一座英式遠程大炮。但1990年代中期以後,由於寶翠園拆卸重建,故這座炮台也被移走了。
以往堅尼地城及西環對開的海灣也稱為卑路乍灣,標誌英軍在卑路乍將軍率領下登陸港島。

「莊士敦道」Johnston Road
英軍於1841年佔領香港後,當時英國駐華全權欽使、兼商務總監查爾士‧義律,曾委任莊士敦Alexander Robert Johnston 為香港出任臨時護理總督,當時首任總督砵典乍尚未正式上任。莊士敦道沿電車路地段在1841年之前並不存在,當年灣仔的海岸線就在洪聖廟附近,由於1841年建造大道東時,倒進灣仔海中的沙土成了新的土地,灣仔海岸線便北移數百米,新的海岸當時稱為「海旁東」(Praya East),即今日的莊士敦道一段。1902年起建設電車路在海旁東,亦即是莊士敦道。

「鴨巴甸街」Aberdeen Street
為紀念英國首相 George Hamilton-Gordon,4th Earl of Aberdeen而命名。它是香港最斜的行車道路。鴨巴甸街於1840年代規劃,作為華人與洋人的聚居界線。華人需要居住於街道以西的太平山街地區,即上環和西營盤一帶,街道以東則發展成為維多利亞城的市中心。

「遮打道 」Chater Road,
「吉席街」 Catchick Street
遮打道和吉席街這兩條街都是以保羅.遮打爵士 (Sir Catchick Paul Chater)命名。遮打道( Chater Road)在中環,吉席街(Catchick Street )在西環。早年西環的吉席街叫 「車打街」,因為原本英文街名是 Chater,音譯為車打,後來叫吉「直」街是英文名改為 Catchick 的音譯,用的是「直」字,不是「席」。中環後建的遮打道,初期叫「車打道」,用的是「車」字,不是「遮」字,其英文名叫 Chater Road。 為免容易混淆,港府於 1958年6月同時更改這兩條街中文譯名為:遮打道( Chater Road),和吉席街( Catchick Street)。

遮打爵士在推動香港早年的建設上,曾擔當過十分重要的角色。1860年遮打由印度來港時只是平民一個,但他有一股不尋常的毅力和魄力,和敏銳的商業觸覺及遠大目光。他持續多年鍥而不捨地向各方推介他的觀點,因而取得怡和集團的信任,與他一起創辦置地公司。他又能遊說港府落實在中環以北填海。

1904年,當港府完成中區北岸龐大的填海工程 (由寶寧海旁一直填至干諾道,寶寧海旁中和寶寧海旁西亦分別改名為德輔道中和德輔道西),置地就在填海區購買地皮,大興土木,當年地價僅為每平方英尺25港元。到1905年底,置地至少在區內興建了五幢新廈:包括座落在干諾道旁的聖佐治大廈、國王大廈,座落在遮打道的約克大廈、聯合大廈和歷山大廈,而皇室行則座落在雪廠街尾。這些大廈均樓高4層至5層,一律維多和亞時代的風格,是當時最宏偉的建築物。這時置地的發展已奠定成為雄踞中環和全港最大的地產公司。

「吉士笠街」 Gutzlaff Street
此街(巷)早於1848年前已經存在,只在1860年以後才命名為吉士立街,後統一譯名叫吉士笠街,是紀念一位「中國通」高官,其中文名為郭士立。郭士立是一位為東印度公司工作的德國傳教士,他後期擔任「撫華道」(即港英政府時代之華民政務司一職),他精通中文,曾參與中英鴉片戰爭期間及《江寧條約》的談判。其實,吉士笠街只是小巷一條,位於皇后大道中120號側身。

早年巷口兩旁都是補鞋檔和做鞋攤販,曾經叫做『補鞋街』。當年代由於此街為高級西洋妓院所在地,又兼為補鞋和做鞋攤販集中地,常見有西洋妞往來,頭髮膚色均與華人有別,故又稱此巷為『紅毛嬌』街。到1860年,港府才改名為吉士立街,但『紅毛嬌』街之稱號已沿用20多個年頭,不是一時間可改口,但百多年後今天的老香港也不一定知曉『紅毛嬌』街之街名。

「蘇杭街」Jervois Street
William Jarvois原為英國將軍,1851年12月上環街市一帶發生一場大火,燒燬幾百間屋及燒死三十多人,災區重建,就由威廉‧乍畏總司令官帶領,開闢一條街道叫「乍畏街」(Jarvois音譯)。「乍畏街」由於多數銷售蘇杭的布疋絲綢及婦女用品等,十分熱鬧,後來華人習慣改為叫「蘇杭街」。「蘇杭街」生意盛極一時,夜市又相當繁榮,曾有「夜中環」之稱號。由19世紀末開始,上環發展成華人主要商貿區。蘇杭街和文鹹街由於接近當時海邊的三角碼頭,故成為了香港早期轉口貿易集中地。(請見前文有關「文鹹東,西街」。)

「威靈頓街」Wellington Street
街道是紀念打敗拿破崙的著名英國將軍威靈頓LordWellington,英軍非常佩服他,便以此街為紀念他。威靈頓街是香港中西區的一條知名舊區街道,尚有些舊區建築物存在,如中央警署總部大樓 (建於1919年),香港政府現已作為歷史性博物館。另外,在靈頓街與鴨巴甸街交界有「蓮香樓」,該茶樓創業於1918年尚保留早年代風格,茶樓大廳四面裝有中國古文詩句、山水字畫。

「梳士巴利道」Salisbury Road
梳士巴利是英國著名侯爵( Marquis of Salisbury )兼政治家,首相並兼任外相Robert Arthur Talbot Gascoyne-Cecil。在任時英國以展拓香港邊界專條,強租新界99年。開始時,梳士巴利道名為「梳利士巴利道」,但因為英文Salisbury之「i」不發音,港府後來在1970年代更正為梳士巴利道,把早期中文譯名首個「利」(字/音)刪除,以配合英文發音。

「漆鹹道」Chatham Road
漆鹹道建於1888年,最初稱為「德輔道」。當時德輔擔任港督,以此街命名德輔道紀念他。但到1890年港島中區大規模填海造地,將原來之寶靈海旁的街道便改名德輔道。結果,港島和九龍都出現共2條德輔道,為了分辨出九龍的德輔道便更改為「漆鹹道」。

「加士居道」Gascoigne Road
位於九龍京士柏及油麻地以南,建設當年是為紀念英國駐港陸軍司令William Julius Gascoigne。自1898年7月1日英國接管深圳河以南,界限街以北(九龍寨城除外),元朗大埔等原居民曾強烈反抗。當年港督布力 (Sir Henry Arthur Blake) 派遣駐港陸軍司令Gascoigne負責接收新界,並經過激烈戰事,最後成功收地。

「佐敦道」Jordan Road
街道名稱是紀念來自英國病理學家Jordan。香港於1894年發生大規模傳染病,稱為「黑熱病」,並宣佈為疫埠。該年瘟疫死亡者數達2,547人,大多數是上環太平山區居民,離港回鄉避疫者達80,000人之多。港府曾決定把該區太平山區封閉,所有民居全數夷為平地。其間英國病理學家Jordan帶領小組經多次驗證發病原因,證實瘟疫為鼠疫後,在1901年連同衛生官員進行大規模清潔患者家居及滅鼠運動,由外國輸入疫苗給市民注射,至1904年把肆虐多年的鼠疫清理掉。港府為了紀念他的功績,把油麻地一條街道命名為「佐敦道」。

「史釗域道」Stewart Road
港島「史釗域道」紀念中央書院(Central School)首任校長Dr. Anderson Stewart。1862年二月,本港4所官校合併成為中央書院(Central School),史釗域任校長還兼任香港學校督察和布政司。中央書院於1889年更名為維多利亞書院(Victoria College),1894年起改稱皇仁書院(Queen's College),「皇仁」校名沿用至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