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紀元記者林怡香港報導】香港泛民主派和前政務司長陳方安生的核心小組,最近分別提出普選方案,都直接觸動到中共官員和親共人士的神經,抨擊之聲不斷。曾擔任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委員的香港支聯會主席司徒華指出,《基本法》規定,政制改革是香港內部事務,港人有權提出意見及修改。他並稱讚不同的普選方案是民主的表現。

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日前提出她的普選方案後,中共國務院港澳辦副主任陳佐洱隨即批評有人「自扮民主英雄」,並反問起草《基本法》時這些人在做甚麼。司徒華批評陳的言論罔顧事實、不合邏輯和違反大陸當局的政策。他說:「他(陳佐洱)說有人打扮、鼓吹民主英雄,當時的情況我覺得是指陳方安生,但事後他又否認,還說傳媒張冠李戴。」

司徒華接著說:「如果他不是說陳方安生,是說哪位呢?難道說曾蔭權?曾蔭權有鼓吹民主嗎?如果你沒有指特定的人而說話,就是胡亂說話,其實他知道反應相當強烈,受到批評,才改口說不是指陳方安生。」

1989年,由於中共在1989年「六四」期間血腥鎮壓民運,司徒華憤然辭去基本法起草委員職務,以示抗議。在香港人的心目中,普遍認同他和李柱銘是香港最早爭取民主的人,從中英談判開始,到《基本法》出台前後,他們一路為港人爭取民主政制,從未間斷。

批陳佐洱言論荒謬不實

司徒華指出,在擬定《基本法》的時候,最初是沒有最終雙普選這個寫法的:「都是一方面草委會裏面有很多人力爭,還有香港很多人去爭取,才最終寫出要有雙普選,其中很多人都出過力,假如他(陳佐洱)說當時你做過甚麼啊?現在爭取民主?就是說當時沒有參加爭取雙普選的人,現在就不能說要有普選了!是不是?只有當時制定《基本法》的人才可說他爭取雙普選?」雙普選是指一人一票選舉香港行政長官及全體立法會議員。

他並批評陳佐洱用「打扮」的字眼來貶低別人:「其實幾十年來,很多人都努力去爭取民主,這個不是打扮,假如打扮可以一時騙人,不能長久去騙人。」

司徒華指出,既然共產黨一向說「中國革命不分先後、愛國不分先後」,那麼任何人即使制訂《基本法》時沒有主張雙普選,現在都可以主張。「其實現在有很多人是忽然愛國的,你見到現在很多自封愛國人士或被它(中共)封為愛國人士的人,你也問他當時你又做過甚麼呢?」

對於中共全國人大委員長吳邦國宣稱香港的政治體制發展是中央(中共政權)而非特區的權力,司徒華強調,一切都有根據《中英聯合聲明》和《基本法》,不是現在哪個人去解釋就是怎樣,「根據《基本法》上面的規定,香港的事務有一些決定權屬於中央,譬如國防、外交,但是沒規定香港的政制是由北京決定的。你說他這樣說是不是違反《基本法》呢?」

(下轉A2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