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雜誌《SAPIO》指在中共與克林頓贈賄的關鍵人物,是一個名為黃建南(John Huang)的美籍華人。此人在中國出生,台灣長大,留美期間被中共軍方吸收成為間諜。圖為1997年9月17日,克林頓於白宮接見黃建南。(大紀元/SAPIO)

【大紀元記者任子慧東京報導】正當美國民主黨於中期選舉取得參眾兩院的控制權而興奮時,最新一期日本暢銷雙週刊《SAPIO》,以「中共間諜與美民主派間的糜爛關係」為題,詳細披露前美國總統克林頓夫婦收取中共間諜大筆獻金始末,其他多名民主黨高層也涉案,包括準備明年參選總統的3位候選人。

報導更直言,所有這些中共間諜活動的總指揮是為前中共黨魁江澤民。連美國聯邦調查局(FBI)亦承認,直至目前,中共間諜的數目在美國每年以15%的速度遞增。

而最令日本擔心的是,在美國民主黨與中共勾結的情形下,日本必須加強防衛核武的軍事能力,因為美國的核保護傘不可靠。

高額獻金換國防情報

《SAPIO》的報導指出,早在克林頓掌權時期,中共間諜機關與美國民主黨間的密切關係就已經逐漸明朗化。1992至1996年期間,克林頓夫婦多次收取來自世界各地的華僑──在美國的中共政權代理人、中共中央及中共軍方的間諜組織的政治獻金。這筆資金的總額據說至少有數千萬美金。而回禮則是美國中央情報局(CIA)、國防部、國務院等部門的機密情報,以及最新的軍事技術。

報導指出,中共中央及中共軍方為了進行這種贈賄活動,利用香港、東南亞、北美的過百家企業,其中包括克林頓夫婦獲取獻金的最大渠道──力寶集團(Lippo group)。

報導披露,這間力寶公司是一個印尼華僑財閥李文正(Mochtar Riady)家族所擁有的企業集團,在香港與中國大陸均設有辦事處。據CIA與參議院的調查顯示:「力寶集團在戰後長期協助中共間諜機關行事。」

此外,報導還指出,力寶集團也成為中共軍方情報機關所屬公司的一個大股東。同時,力寶集團與中共軍方情報機關分別出資五成,在香港設立總部經營中國銀行。

互通款曲始於20年前

在上個世紀80年代初期,中共間諜機關的工作向美國具影響力的民主黨派中延伸發展。克林頓夫婦與力寶的關係始於1983年,克林頓擔任阿肯色州州長的1985年,夫婦倆還特地前往香港,在香港與擔任中國銀行副董事長及印尼大享李文正會面,也就是從那個時期開始,克林頓夫人經營的位於阿肯色州的法律事務所,就成為力寶集團的法律顧問,並得到相當高額的報酬。

報導說,因此FBI推測,「克林頓夫婦與中共軍方間諜組織之間的互助關係也許就是那時開始」。後來經過證實,當克林頓於1992年決定參選美國總統選舉時,夫婦倆人就收到李文正125萬美元的獻金;而在1996年的總統選舉,就動用了更高額的資金。這些資金被推測是出自於中共中央及中共軍方間諜組織。除了力寶,克林頓夫婦還收取幾十間華僑企業及駐美中資企業的政治獻金。

引進間諜竊CIA機密

報導指,克林頓執政後,擁有美國籍的黃建南(John Huang)就擔任美國聯邦商務部國際經濟政策的副助理部長職位,他利用職位之便,存取大約500種CIA的機密報告。此外,他在CIA亞洲政策分析家那裏得到有關日本政府的機密情報。

1995年9月克林頓更將黃建南由商務部調入民主黨總部,就任政治資金的副議長,為民主黨在第二年的總統大選鋪路。

拒制裁問題中資企業

1996年2月,克林頓將Poly Technology公司的經營者王軍(前中共國家副主席王震之子)叫到白宮,進行密談。美國國防情報廳(DIA)的調查顯示,Poly Technology是專為中共軍方情報機關秘密輸送武器而設置的公司。報導指,當時CIA及DIA已經掌握該公司正向北韓、巴基斯坦、伊朗輸送大量大殺傷力生化武器技術及零件等的資料。於是要求制裁該公司。據說,當克林頓與王軍進行密談後,並無採取任何制裁行動,反而商務部決定進一步向中共輸出軍事技術。

1995年克林頓連任成功期間,向克林頓提供最高額政治獻金的是一間名為Loral Space & Communication公司的會長。這個Loral曾秘密輸送核導彈等防禦技術給中共。而掌握事實真相的美國國防部要求嚴懲該公司時,卻遭白宮拒絕。

另外,報導還透露,克林頓夫婦不使用白宮的電話系統,而是另斥資2,700萬美元特地設置只供民主黨內部使用的電話系統。而FBI一直被蒙在鼓裏。
(待續)

日本雜誌《SAPIO》指在中共與克林頓贈賄的關鍵人物,是一個名為黃建南(John Huang)的美籍華人。此人在中國出生,台灣長大,留美期間被中共軍方吸收成為間諜。(大紀元/SAPIO)
日本雜誌《SAPIO》指在中共與克林頓贈賄的關鍵人物,是一個名為黃建南(John Huang)的美籍華人。此人在中國出生,台灣長大,留美期間被中共軍方吸收成為間諜。(大紀元/SAP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