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曉

被譽為「香港的良心」的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過去是江澤民的眼中釘,現在是曾慶紅的肉中刺。不管董建華也好、曾蔭權也好,雖然哪個都被中共又吹又抬又「欽定」,但只要2001年4月退休的陳方安生一出來說句話,江澤民就呆,曾慶紅就傻。 

如果個個行政長官都有良心,那麼陳方安生也就不會被稱作「香港的良心」了,也就是在董建華、曾蔭權跟著中共跑,才凸顯出「香港良心」的可貴。 

陳方安生退休是江澤民逼迫的,江要她歸順中共,但是被拒絕了,於是江開始整她,不許她發佈與中共不一致的聲音,不許她按法規辦事。所有人都看明白了,陳方安生是江澤民的心頭大患,是江氏香港政府裏的「不穩定因素」。 

在強權下無法正常施政,於是陳方安生決定退休,並提前數月退休。自2001年4月退休後,她一直沒有出聲,但2002年在香港回歸五週年的敏感日子她罕有的撰文評論「政事」。她強調,未來五年公眾將會最關注政治改革檢討,它亦將考驗北京是否繼續實踐「一國兩制」、「高度自治」的承諾。她並提醒中港合作之餘,不要模糊了「兩制」的界線。 

有著四十年公務員生涯的前任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2002年9月13日罕有的大力鼓勵港人主動積極直接向北京爭取應有的民主;她主張香港一定要有說客,向北京遊說及闡述港人的民主訴求,尋求就香港的民主進程達成共識。她呼籲本港大學生要珍惜現在擁有的民主自由,「千萬不要以為今日有(民主自由),明日繼續會有。」 

2003年5月31日,陳方安生出席香港大學文學院慶祝九十週年傑出畢業生講座系列第一講時,首次公開談及她的一些看法,她提醒沙士傳染無國界,23條威脅港人自由。 

中共沮喪的發現,每當有關乎香港未來的大事發生時,陳方安生都會出來表態,雖然她非常低調,但是架不住記者們的高調報導,所以每次香港人都「莫名其妙」的受到大小不同的影響。 

最讓負責香港事務的曾慶紅搔頭的事,就是陳方安生「不安生」。 

近日,曾慶紅忙的不可開交,一個是在國內把被眾人踩碎的三個驢糞蛋黃菊、李長春、賈慶林重新塗抹光溜兒。另一個更主要的是關於十七大人選年齡會不會導致自己下台。讓曾慶紅氣不打一處來的是這個時候「一呼百應」的香港前政務司長陳方安生又出來有所「表示」。 

曾慶紅怕甚麼她就來甚麼,陳方安生決定參加下週六舉行的「七一」遊行。她強調這是她個人的決定,她希望透過參與遊行,讓香港能夠盡快落實普選。 

普選?獨裁政權能普選嗎?別說不能普選,連獨裁式選舉江保鏢由喜貴的票數都倒數第一名,江姘頭黃麗滿倒數第三名,而曾慶紅本人票數也不過半,所以他為此創造了一個「等額選舉法」,反正只要榜上有名,我就能上任。現在「香港的良心」出來要普選,這不是讓曾慶紅雪上加霜嘛。 

陳方安生表示,沒有人邀請她參加「七一」遊行,這純粹是她個人的決定,參加遊行是希望香港能夠儘快落實普選,一人一票選行政長官及全體立法會議員。 

香港選舉要是一人一票,那要曾慶紅幹甚麼?要北京欽定的港府幹甚麼?曾蔭權赴大陸就給副總理待遇幹甚麼? 

陳方安生認為,民主與普選是最能夠建立和諧社會的方法,亦是最佳的管治方法。這就是給胡錦濤指出一條路了。她鼓勵各階層人士,特別是支援民主的人士,以和平的方式表達他們的心聲,又認為越多人參與遊行,爭取普選的力量亦越大。 

她指出,在普選被否決之後,有人感到無奈,但她鼓勵香港市民不應該放棄爭取民主,她相信如果團結的話,特區政府及中共中央會聆聽市民的意見。 

她又形容爭取普選的道路不容易,並引用英國著名物理學家霍金在訪港時所講的說話:「一日有生命,一日都有希望。」

話說得再柔軟再有理,在曾慶紅聽來,那簡直就是要「聚眾鬧事」! 

陳方安生知道,既然站出來發表講話,就要身體力行,所以她不但呼籲港首曾蔭權盡快就普選問題諮詢市民,而且表示一定會參加「七一」爭取普選的遊行。 

「香港的良心」陳方安生已經用行動告訴了市民們:為了香港有美好的明天,市民們,咱們都拿出良心來吧! 

(轉自人民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