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光

聖誕節前,接到張淑雲女士打來電話,說捎給我一件小禮物,讓我去取。過幾日,果然有人來電話,說是張淑雲的朋友,讓我到一個教堂取禮物。

我找到該教堂,見到一個男人。他說他叫彼得周,是英國來的,說一口香港話。我說我的香港話不靈光,他就用普通話和我交談。話不多,卻有份量。給我的禮物是兩件塑料熊貓製品,上有上帝的話語。我一看,原來是中共的熊貓統戰,但也只好硬著頭皮收下來。他希望我參加他們的聖經學習。我對聖經已研究了七年,當然可以接受。這時,一個女班頭拿出登記簿來,請我登記姓名,出生年月日、住址、電話、原籍、老家地址、家中還有什麼人等,我感覺被捕了似的。老楊光明磊落,填就填吧!學聖經前,又讓我向在座各位交待為什麼出來,每年回國幾次,我都如實交待了。反正一九六六年我在批鬥會上經常背手哈腰交待問題。小兒科了!當女班頭聽說我出來十六年一直未回國,是上了中共黑名單的通緝犯時,馬上做我的政治思想工作:「你叫楊光,我怎麼沒聽過你的名字?上黑名單也沒關係,只要你愛國,認罪服法,黨是可以原諒你的。我們學聖經就要愛上帝,上帝指派共產黨來領導我們,我們當然要熱愛黨,承認我們自己是罪人,我們就要懺悔。」我聽了後,好像又回到了勞改隊,正在聽管教給我訓話。

學習開始了,發給我一本聖經,這和布殊在北京作禮拜的聖經一樣,為了海外華人學習方便,是繁體字。翻開第一頁,下方有兩行醒目大字:「中國三自愛國基督教委員會出版,中國宗教事務局發行。」嚇了我一跳,我怎麼走錯門了?我馬上請教這個女班頭:「中國不是不讓基督徒聚會學聖經嗎?怎麼咱們能學聖經呢?」這個女班頭衝口而出道:「中國是不許學聖經,但為了和法輪功爭奪海外華人,我們在海外可以學聖經。你看今天來學聖經的人,有很多是留學生,我們若不組織佈道會,查經班,他們不都參加法輪功了!」我真佩服共產黨的「英明偉大」,「六四」還未鎮壓,就安排人隨逃亡學生逃跑到海外領導民運;法輪功一鎮壓,中國三自愛國基督教委員會就派了大量的說香港話、台灣國語的基督徒到海外來組建布道會、查經班,還出版了中信雜誌、海外校園、號角等報刊,來爭取、組織海外華人。據這個女班頭講:「張伯笠、遠志明都參加了三自愛國基督教會,你認識的上海孤兒院跑出來的張淑雲也參加了我們的教會」。我以前聽紀曉峰講,張淑雲信了上帝后,不再搞民運了。我還不知道她信的是中共造的上帝。中共也真能耐,除了造假勞力士、假藥、假食品外,如今竟然造了一個和西方一模一樣的假上帝!

我和聖經研究人員研究了七年聖經。聖經上寫著的上帝的話語,我像背毛語錄那樣能背下來,可我越來越糊塗,上帝真的存在嗎?假若世界各地都是假上帝,真上帝誰還會相信!張淑雲打電話對我說:羅賓讓她多關心陳映潮。假若陳映潮認識了假上帝,豈不誤入歧途?羅賓由於關心中國人民的民主事業,推薦宋小勇上了英國大學,宋小勇代表羅賓對我的「革共產黨命」口誅筆伐,說是要和中共溝通。不知宋小勇學業有成後,溝到了中共,通到了中共未!我去這個中共三自愛國基督教佈道查經班只一次,確碰到了一個原來在丹麥研究聖經時認識的中國訪問學者。這人早在幾年前就打入丹麥研究聖經,也經常提一些令人捧腹大笑的問題。這次在三自愛國基督教會相見才知道,她不僅是中國訪問學者,還是這個中華查經班的負責人之一。中共「人才濟濟」,連美國的廁所裏都可派個學者去蹲坑。

轉自《前哨》2006年4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