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

今天的北京刺骨寒風,聲動天地,可那群「因為我」而完全失去了人身自由的便衣兄弟,卻仍堅忍地守在我的辦公室外面。無人性的刺骨寒風顯然沒有在意裹脅在它漫無邊際嚴寒中的這些生命!

吼聲動天的冬日狂風確使不少人膽寒,但它卻也沒能改變許多人既定的方向,便衣的方向顯然不會因異常寒冷的天氣而發生改變,因為能使便衣改變方向的人並不呆在寒冷中。

在寒冷的冬日裏沒有選擇自由的人倒也不僅僅是蹲守在各個「敏感人士」家門口的便衣,北京還有一群在寒冷的冬日裏毫無選擇自由的人──那群數以

10萬計的我的上訪同胞!長年處在已完全遠離常人生活狀態中的已完全沒有了溫暖的這群同胞,卻在這寒冷的冬日來送溫暖給我。

今天,近

20名各地上訪者的代表不期而至,來到我的辦公室,說要在當局嚴酷打壓我全家之際來看看我。我們進行了很好的溝通,他們要求我,說希望能讓那些便衣聽到我的即興發言內容。他們提醒了我,我即以這種方式來向便衣們「傳達」我的發言內容。

「首先感謝大家在這最寒冷的日子裏來送溫暖的關愛給我的全家,而我卻因暫無力量給長年最缺少溫暖的大家予幫助而深痛著!我正在努力尋找著這種能使我的同胞都能得到溫暖的力量,滴水之恩當以湧泉報之!

我對大家的憂慮及焦慮感同身受,但我卻完全反對關於將『法律武器』中的法律

2字去掉而用武器來完成中國社會的轉型的危險言行。請注意:我和諸位一樣飢渴著中國社會的儘快轉型。但不僅要使這種轉型後的社會制度在中國是前所未所的,而且還必須以中國前所未有的模式來完成轉型,這種前所未有的轉型模式即是非暴力的模式。中國歷史上完成過多少起讓被壓迫者酣暢淋漓的轉型──暴力轉型,但從來的規律即是,它從未解決過人民渴望擺脫兇殘的暴政後建立民本、民意政權的問題,從來沒有。完成轉型若成了滿足被壓者翻身的需求是不完全的,如何使得完成轉型後永不再產生被壓迫者,這樣的轉型才是深及我們民族最根本命運的轉型。至於何以完成非暴力轉型問題,「法輪功」信仰者已成功地尋找到了可不流一滴血的轉型出路──即持續力促人們儘快脫離這個做盡做絕人間壞事的惡黨。我的建議是,一退一近,即退黨近神!不僅我們的轉型會是美好的,更會使我們轉型後的制度是永遠美好的!

我們不幸生活在這個時代的中國,我們已經歷和見證了世間任何民族都不堪經歷和見證的苦難!

我們有幸生活在這個時代的中國,我們將經歷和見證世間最偉大民族的結束苦難歷史的過程!

中國的轉型節奏就掌握在包括在座的諸位在內的人民手中。」

淚水,掌聲----------

2005-12-21於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