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0月17日是趙紫陽的百歲冥壽。有出版界以中國青年報知名記者盧躍剛著作、以「一位失敗改革家的一生」為副題,推出三冊《趙紫陽傳》。書中透露趙紫陽曾向中共十五大寫信為六四平反。

趙紫陽因「六四」被撤職,遭軟禁時間長達15年,書中提到,為「六四」平反,是趙紫陽的夙願。

1995年4月10日陳雲去世,1997年2月19日鄧小平去世,中共十五大將於1997年9月12日至18日召開。對趙來說,鄧陳兩位超級元老、也是「六四」鎮壓最重要的決策者去世無疑是個機會。

趙紫陽原請人代他起草給十五大關於「六四」問題的意見書,意見書初稿拿出來後不滿意,他就親自執筆寫了一封信。信中提到,當時的武裝鎮壓雖然迅速地平息了事態,但不能不說人民也好,軍隊也好,黨和政府也好,我們的國家也好,都為當時的那種決策和行動付出了不小的代價。

由於這一事件的影響,還使十三大開始的政治改革中途夭折,政治體制改革嚴重滯後。種種社會弊端迅速滋長蔓延,社會矛盾加劇,黨內外腐敗懲而不止、越演越烈的情況嚴重。

信中還說,當時學生中的多數是要求懲治腐敗和促進政治改革的,並不是要推翻共產黨,顛覆共和國。如果我們不把學生的行動視為「反黨反社會主義」,而接受他們的合理要求,採取耐心的協商、對話、疏導,事態是可以平息下去的。對於「六四」事件的重新評價問題,遲早是要解決的。即使時間拖得再久,人們也不會淡忘掉的。

海外媒體很快報道信件內容,引起很大反響。這是1989年底趙下台以來,第一次就「六四」問題公開發聲,要求「重新評價」「六四」,為「六四」平反。

中共十五大前,時任中共黨魁江澤民突然對趙紫陽採取了嚴厲的管制措施,取消一年一度外地「放風」和正常會客歷時時間比以往更長,起因就是趙為「六四」平反的這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