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金融時報》早前報道,諾貝爾經濟學家費爾普斯(Edmund S. Phelps)稱,對技術轉移過於依賴,已經成為制約中國經濟增長的一大原因,特朗普敢於發動貿易戰,也是看準了這一點。

他表示,對於中國來說,技術轉移不可能永遠存在,唯有本土創新才能永立潮頭。

報道稱,在費爾普斯看來,對產權、尤其是知識產權的保護是創新的關鍵。當然,還需要營造更適合創新的大環境,「中國公共部門普遍缺乏商業眼光和經驗,國有企業又不太願意冒險,只有私營部門才具備創新的優勢,應該給予它們更多的政策支持、金融支持,才能夠孕育出多元的本土創新。」

報道稱,中國還有更加緊迫的現實問題,人口老齡化。隨著勞動人口紅利不斷減少、甚至消失,與此同時中國經濟增長帶來工資水平的提升,中國將在不遠的未來遭遇到很嚴峻的挑戰。

費爾普斯擔憂稱:「我擔心未來的中國,會重蹈今天歐洲的覆轍,創新能力下降遭遇人口紅利消失,經濟增長停滯會帶來很多難以想像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