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時報》日前報道指,中美貿易戰中,儘管中共可以依賴其極權政治架構來杜絕異見者聲音,確保執政權力,並且可以企盼「美國的選民因為貿易戰痛苦而將特朗普趕下台」,但是共產黨本身也有其致命的缺點。

報道稱,中共需要經濟增長作為對權力壟斷的借口,而且它執迷於使用嚴厲手段對付社會動盪。在強權統治下,官員們只能報喜不報憂,無條件執行高層指令,但無權判斷上級決策的對錯。

報道引述廣州暨南大學國際關係教授陳定定的說法稱,中共政府內部現在有兩種聲音,一方建議應該更強硬,對特朗普要反守為攻,一方則認為應該對美國的要求作出讓步。

報道引述分析稱,這反映了北京政權的政治弱點,就是內部只能「議而不決」。而另一種分析則認為,內部的爭論不休,或說明最高層的「權威」已經不足以統一黨內認識。

報道稱,這並不代表北京最高層的地位不穩,但貿易戰帶來的爭辯,再加上國內連番發生的疫苗醜聞以及P2P平台倒閉事件,已經讓黨內批評者壯了不少膽色。

報道引用清華大學教授許章潤早前的一封公開信指:「特別是此次中美貿易戰爭,將國力的虛弱與制度軟肋暴露無遺,更加強化了不安全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