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不少人重提「六七暴動」。之前上映的《中英街1號》,以及導演黎文卓的電影《五月》 都提及相關內容。歷史走到今天,如何看待當年事件?

人稱「夫子」的香港時事評論員劉銳紹書展期間,關於六七暴動的書《我從六七暴動到今天》就成為他的四本暢銷書之一,上下兩本,許多家長都買來給小朋友看,而且大部份是中學生家長。

劉銳紹:「1967年的左派暴動,這是我自己的親身經歷,同時挖掘出許多當年北京怎樣駕馭整個六七暴動的背景等。對造成很大的破壞,我將當時的情況寫了出來。」

「因為今年正好是(六七暴動)51周年,最大的問題是這50幾年來,北京都無吸收過當時那種盲目政治化的教訓,反而從去年開始,有很多跡象讓我們感覺得到,當年左派那種盲目全部又顯現出來了。其中有一些隱蔽的行動,就是官方先後安排了兩次同當年的左派衝擊的人士見面,還肯定了他們當時的稱之為『愛國』的行動。這些其實是官方陰魂不散,利用了這批人士,很可能變成將來的『愛國教育』的範例。如果是這樣,就會令當年的炸彈沒有拆除,現在是簡單的重複而已。」

「所以,我寫這本書,我就是想將當年北京怎麼樣在背後操縱整個左派暴動,還有當時的洗腦方法,其實是延續到今時今日,只不過形式不同而已。

「我還請了香港三次重大社會運動,包括六七的左派暴動,八九民運,和2014年雨傘運動,三代人的年輕人坐一起來講當時的情況。這是三代年輕人的第一次直接碰面對話,後來這一張相,很多學校拿來做輔助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