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到一個月前,在主流媒體崇敬的目光中,30歲的薩姆‧班克曼-弗里德是「加密貨幣皇帝」(《紐約時報》),也是擁有僧侶般生活方式的億萬富翁,他只想把自己的財富「捐出」給無私的事業(彭博市場)。

當然這些是在班克曼-弗里德(Bankman Fried)的加密貨幣交易所FTX涉嫌將數十億客戶資金貸給他共同創立的交易公司Alameda Research之前被報道的。簡而言之,FTX涉嫌在不知情的情況下,用他人的資金為Alameda Research在不穩定的數碼貨幣市場上的高風險投資提供資金。

在一次客戶擠兌後,總部位於巴哈馬的FTX在一夜之間因流動性危機而崩潰。班克曼-弗里德的財富從3月份估值的265億美元跌至零(儘管他可能在其它地方存放了資產)。有報道稱,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Commodity Futures Trading Commission)和司法部(Justice Department)的金融犯罪部門已經展開調查,班克曼-弗里德(Bankman Fried)於11月11日辭去了FTX行政總裁一職,該公司已申請破產重組。

最令人詬病的是11月17日被聘為行政總裁繼任者的破產重組專家約翰‧J‧雷三世(John J. Ray III)向破產法院提交的報告。

雷寫道:「在我的職業生涯中,我從未見過對於公司管控如此徹底的失敗,以及完全缺乏可靠的財務信息的情況。」

他指出,這些怪誕的管理做法包括,數家FTX子公司缺乏財務記錄;FTX數字資產記帳不當;明顯使用公司資金在避稅天堂巴哈馬群島為FTX員工購買房屋;還有一個混亂的報銷系統,通過聊天網站操作,通過發送表情符號就能批准付款。

媒體顯然是受到了矇騙——或者更準確地說,是心甘情願地被騙——在過去一年左右的時間裏,關於班克曼-弗里德所謂的點石成金的加密技術的吹捧文章一篇接一篇。不然怎麼解釋2022年8月和9月發行的《財富》(Fortune)雜誌,它的封面完全是一張放大的照片,上面是班克曼-弗里德那張著名的鬍茬臉,裏面的標題猜測他可能是「下一個巴菲特(Warren Buffett)」?

答案很簡單:穿T恤。傳統主流媒體一次又一次地證明,他們很喜歡穿著T恤的行政總裁。在達沃斯參加世界經濟論壇(2022年5月),或者在巴哈馬一處高級度假勝地主持數碼貨幣活動(2022年4月),與美國前總統比爾‧克林頓和英國前首相托尼‧貝理雅作為座談嘉賓(2022年4月),或者與超模吉賽爾‧邦辰在《紐約人》雜誌的四頁廣告中出現(2022年6月):「因為我們都有積極創新的熱情」——你會因此受到媒體的追捧。

記者們喜歡把自己看作社會正義的主角,安慰受苦的人,折磨安逸的人。

事實上,正如伊夫林‧沃(Evelyn Waugh)早在1938年的諷刺小說《獨家新聞》(Scoop)中所指出的那樣,大多數都是崇拜名人的烏合之眾,都在追逐同樣的故事。拍成功人士馬屁是他們的慣用伎倆。因此,藐視傳統的商務著裝規範的想法,牽動著這些想要反抗的人的心弦。

馬克‧朱克伯格的灰色T恤制服是標誌性的,以至於媒體都在忠實地關注他是否從短袖換成了長袖或背帶。他的著裝導師是永遠穿著非正式的黑色高領毛衣的史蒂夫‧喬布斯(Steve Jobs),以及留著拉斯普京(Rasputin)鬍子的推特(Twitter)創始人傑克‧多爾西(Jack Dorsey)。排在他們前面的是阿爾伯特‧愛因斯坦(Albert Einstein),他一頭飄逸的頭髮,喜歡穿針織毛衣而不是夾克。愛因斯坦是一個真正的數學天才,他可以不受這種事情的影響——但這並沒有阻止那些不那麼天才的聰明人把他當作榜樣。

班克曼-弗里德是服裝—叛逆—天才氣質的終極昇華。他不只是穿了一件T恤,而且是一件看起來像被當作睡衣的T恤。有時他真的做到了。在他下台前流傳的一張最受歡迎的照片顯示,他穿著T恤,躺在辦公室地板上的枕頭上睡覺,而他的FTX下屬則在盯著屏幕。這不僅僅是一件T恤,還有短褲、運動鞋和皺巴巴的襪子——這是一個蹣跚學步的孩子爬不上嬰兒車時穿的衣服——再加上蓬亂的頭髮,看起來他最近一次洗頭是在喬治‧華盛頓渡過特拉華河的時候。

媒體對此百看不厭。《紐約時報》在2022年5月的一個標題中寫道:「一個加密貨幣皇帝的願景:不穿褲子,他的規則。」這篇文章表揚班克曼-弗里德的生活「簡樸」——儘管他的實際住所是拿騷(巴拿馬首都)最高檔社區的一套12,000平方呎的頂層公寓,掛牌出售的價格接近4,000萬美元。這與班克曼-弗里德在2021—2022年選舉周期向民主黨事業捐贈的金額大致相同,使他成為民主黨僅次於喬治‧索羅斯(George Soros)的最大捐贈者。他還是「有效利他主義」(effective altruism)的推動者。「有效利他主義」是進步人士中一種功利主義的慈善狂熱,他們認為向關注「長期」的氣候變化基金會捐款,在道德上要優於向一家試圖治療身患癌症的青少年的兒童醫院捐款。Vox新聞稱他為「異常鮮明的利他主義億萬富翁」。

現在這些都是過去的歷史了。雖然也許不是。嚴格來說,班克曼-弗里德仍在定於11月30日舉行的《紐約時報》主辦的關於「變革」的「峰會」的發言人名單上。屆時,T恤CEO朱克伯格和烏克蘭總統弗拉基米爾‧澤連斯基也將出席會議。澤連斯基是另一位媒體寵兒。出席費用:2,499美元。班克曼-弗里德可能遭遇了他的滑鐵盧,但媒體對藐視服裝慣例的人的喜愛絲毫沒有降溫的跡象。#

作者簡介:

夏洛特‧艾倫(Charlotte Allen)是《今日天主教藝術》(Catholic Arts Today)的執行編輯,也是Quillette的經常撰稿人。她擁有美國天主教大學中世紀研究博士學位。

原文:Sam Bankman-Fried and the Media』s Love Affair With T-shirt CEOs 刊登於The Epoch Times。

本文僅代表作者的個人觀點,並不一定代表《大紀元時報》的立場。

------------------
【堅守真相與傳統】21周年贊助活動🎉:
https://www.epochtimeshk.org/21st-anniv

🔥專題:全球通脹加息📊
https://bit.ly/EpochTimesHK_GlobalInflation
🗞紀紙:
https://bit.ly/EpochTimesHK_EpochPaper
✒️名家專欄:
https://bit.ly/EpochTimesHK_Colum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