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時間11月25日下午,中國央行宣布將於12月5日降低金融機構存款準備金率0.25個百分點,共計釋放長期資金約5000億元人民幣。這雖然可以增加市場的流動性,但是恐怕不足以救助中國疲弱的經濟,卻會進一步推高金融風險。

這是繼4月25日降準後今年第二次降準。金融機構加權平均存款準備金率會在本次存款準備金率下調後下降至7.8%。此次降準不包含已執行5%的存款準備金率的部份法人機構。

一般來講,存款準備金是銀行需要將存款按照一定比例上交給中國央行來保管,存款準備金率就是存款準備金佔銀行存款總額的比例。降低存款準備金率會直接增加銀行發放貸款的能力。但是,在中國經濟供需再次走弱的背景下,降準並不一定可以能起到令人滿意的效果。

中國今年以來一直採取寬鬆的貨幣政策,以試圖刺激疲弱的經濟。可是,今年二季度的降準基本上就沒有起到實質性作用,其效果全部被嚴格的清零抵銷了。雖然中國三季度的經濟增長數據較出現大面積封城的二季度略有恢復,但是經濟增長速度還是從一季度的4.8%下降到前三季度的3%。

最新的10月份的經濟數據更是堪憂。製造業採購經理人為49.2%,處於臨界點以下,表明經濟處於收縮區間。其中生產指數為49.6%,訂單指數為48.1%,這代表著不論是生產還是市場需求都疲弱不堪。第三產業的經營情況也在惡化,我們可以從用電量的數據看出來:今年9月和10月,中國第三產業的用電量已經連續兩個月出現下滑。

很多人會認為降準可以讓企業拿到更多的信貸資金來增加生產或投資,有助於經濟的活躍程度的提升。但是從另一角度來看,企業的債務也會被推高。高債務會帶來高財務風險。有一個問題值得思考,那就是在經濟不景氣的情況下,企業是否能維持穩健的債務償還能力?

對這個問題的回答很有可能是否定的。因為在消費疲弱、消費者信心不足的情況下,企業的銷售額不一定能達到預期。

10月份,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同比下降0.5%,其中,除汽車以外的消費品零售額同比下降0.9%。從環比的角度來看,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在10月份下降了0.68%,是今年以來第七個月出現零售總額下降的情況。低迷的經濟數據會反過來進一步削弱生產者和消費者的信心,這是單單通過降準很難重塑的。

當企業的銷售在消費疲弱的情況下不足預期,企業很難通過經營活動產生足夠的現金流來償還債務。沒有強大的下游消費做支持,只讓企業獲得更多信貸資金無意增加了企業的信貸風險。而企業如果發生違約,又會進一步增加銀行的壞帳,進而增加銀行的風險。

本質上講,降準是一個時間換空間的做法,這會減緩中國去槓桿的進程。去槓桿進程減滿,雖然有助於政治層面的穩定,但是卻讓百姓在疲弱的經濟環境下,民不聊生。#

------------------
【堅守真相與傳統】21周年贊助活動🎉:
https://www.epochtimeshk.org/21st-anniv

🔥專題:全球通脹加息📊
https://bit.ly/EpochTimesHK_GlobalInflation
🗞紀紙:
https://bit.ly/EpochTimesHK_EpochPaper
✒️名家專欄:
https://bit.ly/EpochTimesHK_Colum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