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定睇波年資的,也應該記得一件發生在1994年的悲慘往事。美國世界盃,哥倫比亞抽中A組,跟羅馬尼亞、美國和瑞士同組,即使第三場分組賽,哥倫比亞能夠擊退瑞士,但由於之前兩仗全敗,還是首圈出局。關鍵是對美國一仗,哥倫比亞後衛艾斯高巴射入烏龍球,連累球隊輸波。返國後,艾斯高巴被毒梟槍殺。

我開始擔心今屆的伊朗球員。以2:6大敗給英格蘭,未必是大事。賽前播放國歌期間,一片靜默而沒有聲淚俱下地投入演唱,才是。國歌是很重要很重要很重要的,比賽事勝負重要得多,我們比任何人也理解。

由九月開始,伊朗人民一直發起抗議政府的行動,支持女性平權以致爭取自由。伊朗政府採取血腥鎮壓,據稱,死亡人數數以百計,伊朗球員在世界盃大舞台罷唱國歌,正是聲援抗爭行動的表態。當歐洲列強因為國際足協恐嚇判罰黃牌而放棄戴上彩虹隊長臂章,這一班伊朗球員,是徹徹底底搵命搏。

他們不是不知道後果。前一陣子,伊朗沙灘足球隊,在洲際沙灘足球盃奪冠,賽前同樣拒唱國歌,甚至入球後做出抗爭手勢。結果,這班冠軍隊成員,回國後,等待他們的,不是球迷,是士兵。球員被帶走,至今下落不明。伊朗足球國家隊,部份主力在外國搵食,例如在記招明言伊朗人民不快樂的隊長哈伊薩菲,正效力希臘球會AEK雅典;名氣最響亮的查漢巴殊,在荷甲飛燕諾搵食;在賽事入了兩球的泰尼米,踢葡超波圖。理論上,他們可以逗留在歐洲,無需冒重大風險回國。不過,尚有部份球員,在伊朗本土落地生根,例如爆鼻正選門將比蘭雲特,本身是伊朗球會柏斯波利斯的隊員,恐怕不太可能在計劃以外不在賽後歸國?

除了球員為公義無畏犧牲,還有球迷。伊朗對英格蘭一役,在伊朗境內,國歌被噓聲掩蓋一幕,被電視台河蟹。在伊朗以外,卻是無人不知。無數球迷沒有戴上面紗,沒有戴上口罩,話噓就噓,甚至明刀明槍手持巨型標語,可謂「罪證確鑿」,一旦回國,要被拿來對質,也是不容否認的事實。怎可能不替他們擔心?

你說,伊朗政府的手段再強硬,也不可能似當年的哥倫比亞毒梟目無法紀,光明正大執行私刑大報復吧?如果,伊朗政府不想出醜於國際之間,根本可以阻止球員出戰世界盃?還在備戰階段之際,伊朗職球員曾經跟總統會面,眾人恭恭敬敬,甚至有人向總統低頭鞠躬。事件引起伊朗人民極大不滿,有人放火燒伊朗球員的海報以洩憤。我不知道,伊朗球員今次的舉動,究竟是早有預謀,還是離開惡勢力範圍才有信心與勇氣,還是良心發現。也是不可多得。要知道,人類來說,不是有太多似大S,EQ奇高,被不斷攻擊還可以帶笑還手,四兩撥千斤。比較多是汪小菲,遇到不稱心如意的事,只懂發茅。他們可能也不知道自己正在做甚麼,為甚麼要這樣做,只是以為傷害他人便是自保的最佳方法。我希望伊朗總統不像汪小菲野蠻衝動。現實中,他當然不是,他只是比汪小菲凶殘一百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