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2022年卡塔爾「世界盃」開始第一周賽事,中國缺席再次引人注目。中國隊已經連續20年缺席世界盃,世界並不感到意外,意外的是中國企業廣告在世界盃隨處可見,但這個足球大國的球迷卻沒看到。

國際足聯在賽前宣布已出售5千至7千張門票給中國公民。中國企業海信、蒙牛乳業、vivo和萬達則成為這次世界盃經常露面的贊助商。

門票銷售量本來會更高,但中共當局的COVID-19清零政策限制了出國旅行,大多數中國足球迷只能待在家裏通過電視觀看賽事。

海信在現場一則廣告,用的是普通話「中國第一 世界第二」。也許它是想凸顯海信在中國以及世界市場的銷售排名,但是這則廣告在COVID-19大背景下卻像是一個諷刺。

中國是病毒的發源地,同時也是最後一個堅持不與病毒共存、為少數確診病例就實施封控、大規模測試和長時間隔離的主要經濟體。

因無法出行 中國球迷無緣世界上最大的派對

Wild East Football網站的創始編輯韋侃侖(Cameron Wilson)接受「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採訪時說:「我認為世界盃會增加一種差異感,一種中國自我隔離的孤立感。」

「世界盃基本上是世界上最大的派對,中國再次缺席。」他補充道。「大多數中國人不能旅行。」

2018年,俄羅斯舉辦世界盃,國際足聯向中國球迷出售了4萬張門票,中國媒體報道說,有6萬人去現場看球。根據俄羅斯的數據,比賽期間約有10萬名觀眾來自中國。


2022年11月20日,四年一屆的全球足壇盛會——卡塔爾世界盃在卡塔爾海灣球場正式拉開序幕。圖為開幕式上現場表演瞬間。(Elsa/Getty Images)
2022年11月20日,四年一屆的全球足壇盛會——卡塔爾世界盃在卡塔爾海灣球場正式拉開序幕。圖為開幕式上現場表演瞬間。(Elsa/Getty Images)

 

中國隊無緣世界盃 倒退從2018年就開始了

「外交政策」說,毫無疑問,中國希望參加卡塔爾世界盃,這是北京設定到2050年成為「世界足球超級大國」目標的重大轉變以來的首次全面預選賽。它已經用有爭議的歸化政策招募幾名巴西球員代表中國參賽,還暫停了中超聯賽以允許進行國家隊集訓。

但事與願違,中國男子足球隊在2月1日的世界盃預選賽中以1比3不敵越南告終,確認無緣世界盃。這讓網民們認為這是全國性的尷尬,因為這是中國隊首次輸給越南,導致主教練賽後道歉。

其實,中國足球自2018年世界盃以來已經倒退了,在大流行之前就已經開始了。

今年,只有兩名來自中超聯賽俱樂部的外籍球員(為山東泰山隊效力的南韓球員孫俊昊和上海申花隊的喀麥隆前鋒巴索戈格)將代表各自國家球隊現身卡塔爾,而在2018年的世界盃上,有九名中超聯賽的外籍球員現身俄羅斯賽場。這已清楚地表明中國足球的發展停滯不前。

2018年的超級外籍球星是繼2016年中國各地開始對中國足球進行巨額投資之後而湧入。

中國足球五年內快速生長 又快速凋蔽

作為資深的中國體育觀察家,韋侃侖表示,在過去五年間,在大量政府和企業資金投入之下,中國足球經歷了前所未有的繁榮以及崛起,但好景不常,很快就是破產,包括中超球隊在內的部份球隊一一破產。

「與其他足球國家相比,這是一個不可想像的水平,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有這麼多球隊倒閉。」韋侃侖說。

最讓人吃驚的是,江蘇蘇寧在贏得2020年中超聯賽冠軍後三個月,就因俱樂部的財務困境宣布停擺。

英國BBC報道說,在奪得冠軍之後三個月即宣布解散球隊,這在職業化的世界足壇絕無僅有。冠軍球隊停運只是中超聯賽和中國職業足球近半年以來一連串變動和不確定性當中最新近和最具代表性的一宗事件,它反映的是中國足球面臨的新一輪尷尬現狀。

緊隨其後解散的是天津權健隊,因涉嫌傳銷,天津權健將俱樂部托給天津市足協,隨後解散。

中超球隊中有一半欠薪 球員被迫抗議

今年11月,有報道稱,河北FC可能是下一支退出的中超球隊,原因是球員們抱怨沒有拿到薪水,並打出了抗議拖欠工資的橫幅。俱樂部主場辦公室已經貼上了封條,梯隊無力支付訓練基地的電費而被迫放假。

搜狐網9月的一篇文章列出了中超16隻球隊的財政狀況,北京國安欠薪5個月以上,上海申花拖欠部份月份薪資,廣州隊欠薪2個月,廣州城欠薪2個月,武漢隊欠薪7個月以上,重慶兩江競技欠薪8個月以上,青島隊欠薪6個月以上,天津津門虎欠薪2個月等等。

該文說,中超聯賽落得如此地步,跟2021年年底開始的「限薪令」和「中性名改革」有關。這兩項政策的出台,基本標誌著國內金元足球時代的結束。

與此同時,還有那些俱樂部老闆,如房地產企業恒大集團的腰包已經受到嚴重打擊。過去,這些俱樂部還得到地方政府以及國有企業支持,現在突然間不再獲得這種政治性的支持。

沒有觀眾的中國足球聯賽甚麼也不是

因嚴苛的清零政策,自2020年以來,中超聯賽幾乎完全空場進行,只有少數幾場比賽對有限的球迷開放。球隊和官員在很大程度上被限制在泡泡中,過完整個賽季。一些球員在這種情況下選擇離開,而全球球員組織FIFPro已經警告不要跟中國俱樂部簽約。

「世界上沒有哪個足球聯賽能夠在主場沒有球迷的情況下存活三個賽季,同時不會對比賽的進展造成重大的長期損害,而中超聯賽也不會有進展。」韋侃侖說,「可悲的是,這看起來不會改變。」

「明年的聯賽不會那麼令人興奮,如果還有的話。沒有球迷的足球甚麼都不是。這不是陳詞濫調——這是真的。」他補充說。

世界盃讓中國球迷看到不一樣的世界

韋侃侖還表示,當中國球迷看到在世界其他地方的球賽——在沒有口罩、沒有COVID的體育場內,每個人都玩得很開心,他們也會想,「為甚麼我們不能去那裏?」「而且為甚麼我們不能像世界其他地方的人們一樣在體育場內觀看足球比賽?」

卡塔爾自11月1日開始,取消了大部份跟COVID-19有關的限制。無論是否接種疫苗,不需要核酸檢測結果,同時,還取消了註冊追蹤應用程式,但要求測試呈陽性的旅客自我隔離7天。

世界盃期間,將有32支國際足球隊在多哈及其周邊地區的八個體育場進行64場比賽。整個比賽將持續1個月。

現在世界盃已經開賽,中國媒體和社交網絡對這項大賽一如既往地給予高度關注度,在看到數以萬計的觀眾聚在一起正常看球賽,無一人戴口罩,令中國網民對持續封控政策越發不滿。

有網民在微博留言說,我們「羨慕在現場的人」,原來「世界大多數國家已恢復正常生活」。

也有網民調侃說,「我們的病毒更狡猾」,「出了中國,病毒啥也不是」,「幸虧沒在中國主辦,怎麼防的了啊」。

另一方面,兩支在亞洲區世界盃預選賽力壓中國隊的出線隊伍——沙特阿拉伯和日本隊在第一周的比賽中接連創下佳績,分別擊敗傳統勁旅阿根廷和德國隊,也在中國網絡上激起對中國男足發展停滯不前的感嘆。

「都在慶祝日本贏了德國,但是同樣是當初一同起步的我們,現在卻沒了蹤影,不得不有些感傷。」一條微博貼文說。

日本隊在1998年首次闖入世界盃決賽,比中國隊早一屆。不過,日本此後至今已連續七屆進入世界盃,中國隊則只有2002年一次進入。

而賽後日本球迷在卡塔爾現場主動清理垃圾的舉動更是受到全世界稱讚,中國網民也感歎,日本的足球文化和國民質素。

「承認有差距很難嗎?對的,確實很難……這就是現實狀況啊!」一條帖文說。#

------------------
【堅守真相與傳統】21周年贊助活動🎉:
https://www.epochtimeshk.org/21st-anniv

🔥專題:全球通脹加息📊
https://bit.ly/EpochTimesHK_GlobalInflation
🗞紀紙:
https://bit.ly/EpochTimesHK_EpochPaper
✒️名家專欄:
https://bit.ly/EpochTimesHK_Colum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