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一個月以來,中國各地頻繁發生少年失蹤案件。2022年11月前後,中國大陸媒體和網媒報道出十多宗孩子失蹤案件,而失蹤的孩子都是初高中生。最新的一宗是武漢市14歲少年劉奧成下樓扔垃圾後失蹤,家人至今尋人無果。

10月15日江西上饒15歲男生失蹤;10月31日河南信陽13歲女孩失蹤;11月2日陝西咸陽17歲男孩失蹤;11月4日吉林省吉林市18歲女生失蹤;11月12日湖南長沙14歲男生失蹤;11月12日武漢14歲初中男孩倒垃圾失蹤;11月16日太原富力城13歲小女孩失蹤,等等各種案件還在發生。

綜合陸媒11月19日報道,李女士一家在住武漢市黃陂區武湖正街光明路,她14歲的兒子劉奧成就讀於黃陂區武湖中學九年級,身高170厘米,體型微胖,面部特徵是額頭上有一塊小疤痕。

李女士對極目新聞說:「11月12日晚8時30分左右,做完家務後,我讓他幫忙下樓扔個垃圾,沒想到等到深夜他還是沒有回來。」因為只是下樓扔垃圾,劉奧成的手機和錢包都沒有拿。李女士有些擔心,便開始尋找兒子。

8天後發現劉奧成屍體 民眾關注其器官

李女士說,劉奧成最近一段時間一直在家上網課,天天和她在一起,一切正常,既沒有和她發生矛盾,也沒有煩心事。

家人從調取的監控影片中發現,12日晚9時左右,劉奧成曾在武湖正街江邊籃球場小道出現過,除此之外,轄區內的監視器都沒能拍到劉奧成的身影。

21日,陸媒報道劉奧成失蹤8天後,有人在其家附近的天興洲島岸邊發現一具男孩屍體,劉奧成父母已經確認是劉奧成。

相關報道的留言區,眾多留言關心死者「器官還在不在」,但很快被刪除。

近期,還有一宗代表性的學生失蹤案件。

綜合陸媒相關報道,上饒鉛山縣致遠中學高一學生胡鑫宇,10月14日,從學生宿舍到教學樓去自習之後失蹤。

校內監視器顯示,胡鑫宇最後出現在宿舍樓外面的時間,是當天下午5時50分許,之後再沒有任何音訊。

報道說,鉛山縣致遠中學是封閉式學校,平常學生不能隨意進出學校的。宿舍離教學樓只有不到100米的距離,但是有一段十幾米的路沒有監控。該路段旁邊是個小山坡,整個學校周圍都有圍牆。

胡鑫宇失蹤時,身份證、電話手錶和所有的現金都在宿舍,身上只帶了一支錄音筆。胡鑫宇失蹤後,家長、老師找遍了學校內外,包括校內所有的房間、水池、樓頂、閣樓和化糞池等,甚至還將校內人工湖的水都抽乾,仍然沒有找到人。

胡鑫宇父親胡躍良在一個箱包廠做搬運工,母親在做保姆,目前孩子父母的精神狀態非常差。孩子母親在家整日以淚洗面,盼著兒子能早點回家。

胡失蹤後現場監控錄像似有刪除

隨著事件的發酵,胡鑫宇失蹤案留下諸多疑點,其中被受關注的最大疑點是,在胡鑫宇失蹤後的31分鐘內,被證實有13輛車離開校園。

胡鑫宇家屬委託的律師胡國慶透露,家屬提供的現場監控錄影等證據顯示,學校內的監控日誌似有刪除的情形,家屬對警方遲遲不予立案感到難以理解。

胡鑫宇舅舅李本豐對《江南都市報》說:「我們感覺很離奇,公安局把人臉識別這些高科技都用上了,還是找不到任何線索。」

原山東省檢察院檢察長、第十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山東地區代表吳鵬飛在Twitter上發推表示,有很多人主動爆料,但案件進展緩慢,還被釋放出煙幕彈,他認為,失蹤案背後不簡單。

吳鵬飛說,案發之後,離開校園的車輛總共是13輛,如果36天的反覆細緻搜索,確定孩子不在校園,那麼當晚罪犯一定就在這13輛車輛上,而且必然使用其中一輛車將孩子運走了,遺憾的是當地警方調查了13輛車,竟然沒有發現疑點。

他提到,同時有另一消息說,從雲南運來的警犬在校園的3處發出了預警訊號,「我認為,這是有人在釋放煙幕彈。從發現孩子失蹤總共31分鐘,任何人都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殺害並在校園內毫無痕跡的處理屍體。因此孩子被運出校園的可能性是100%。」

吳鵬飛還提出6大疑點,並且特別指出「當地警方沒有從13輛車上面發現任何疑點,這本身就是最大疑點」。

原山東省檢察院檢察長提胡案6大疑點

他提出的6個疑點包括,學校的監控錄像被人動了;校長始終不出來接受採訪;家屬與老師溝通了解情況,一個光頭老師激烈反對錄像;失蹤孩子不久前參加過體檢和驗血;當地警方沒有從13輛車上面發現任何疑點,這本身就是最大疑點,以及36天過去了,此案居然還處在眾說紛紜的狀態中。

吳鵬飛還披露了一個爆料線索:「有人在網上爆料,孩子14日晚上,5時49分失蹤,15日凌晨3時5分,一輛小車從校園偏僻處開出了學校,3時27分,這輛小車行駛到一間私人診所門口。」

「4時41分從該診所駛向了河邊,4分鐘後,小車駛向盈豐自助洗車點,足足洗了一個小時,早上9時42分,該車直接開進了報廢處理場。奇怪的是,進去的是3人,出來的是2人。如此具體的爆料,應該引起省市警方的注意。」他續說。

吳鵬飛分析認為,案件有人在掩護,「這顯然是有組織的犯罪,不僅學校內有人與之勾結,這樣的有組織犯罪,一般情況下,他們也會在警方內部收買變節份子,作為保護傘。」

2020年大陸單日失蹤人數近3千

根據中民社會救助研究院與「頭條尋人」項目組聯合發布《中國走失人口白皮書(2020)》統計數據顯示,2020年期間,中國失蹤人次達到了100萬。平均每天就有2,740人失蹤。

2020年2月17日,失蹤學生家長提供給《大紀元》的一份武漢失蹤大學生的名單顯示,在武漢,近年來失蹤人數至少有372人。

據中共官方統計,2019年器官移植達到19,454宗,已經形成一個成熟的產業鏈。2021年,自由亞洲電台引述河南省《大河報》報道,河南省衛生健康委、省財政廳、省市場監督管理局等六部門聯合印發通知,公布該省的捐獻器官收費標準,以肝臟運輸成本為例,成人肝臟指導價為26萬元,兒童為10萬元,成人單腎指導價為16萬元,雙腎為23萬元。

教授:省政府將器官標價 為非法器官移植開綠燈

日本靜岡大學教授楊海英對自由亞洲表示,河南省政府對人體器官明碼標價,並且把器官費與器官手術醫療費分拆開,屬違法行為。問題非常嚴重,是為非法器官移植開綠燈。

楊海英說:「人體器官的摘取和移植手術都包含在手術費用中,中國政府現在推出器官摘取和運輸等成本價格以後,會增多有些人故意殺人取器官,誘拐兒童,殺害弱勢羣體等問題,會進一步破壞社會穩定。」

調查中共活摘人體器官一書《國家器官》的作者加拿大人權律師麥塔斯和前加拿大政府主管亞太事務的國務部長喬高今年2月,應美國智囊哈德遜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宗教自由中心邀請,出席涉及中共非法「活摘器官」等反人類罪行的研討會。

證據:中共可按需要供應器官

麥塔斯表示,有很多證據顯示中共犯下了「活摘器官」罪,共產中國可以按需供應器官。並指出法輪功學員是「活摘器官」的主要受害群體。

他說:「在中國,整個器官移植系統在似乎有不會枯竭的器官供應源的情況下運作。如果海外有一個病人需要器官,他們可以立刻獲得器官,當然他們需要支付費用。而且,在中國幾乎任何地方都可以進行這種手術。」「這種現象令世界上的很多從事器官移植的醫生感到震驚。他們因此意識到,在中國發生了非常奇怪的事情⋯⋯顯然這是他們殺人之後,拿到的器官。」◇

------------------
【堅守真相與傳統】21周年贊助活動🎉:
https://www.epochtimeshk.org/21st-anniv

🔥專題:全球通脹加息📊
https://bit.ly/EpochTimesHK_GlobalInflation
🗞紀紙:
https://bit.ly/EpochTimesHK_EpochPaper
✒️名家專欄:
https://bit.ly/EpochTimesHK_Colum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