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大」後,中共大演外交戲。第一輪,「外國來朝」,安排了越南、巴基斯坦、坦桑尼亞、德國四國領導人來訪。第二輪,「元首巡訪」,從11月14日至19日,習近平分別出席G20峰會、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並訪問泰國。目前,G20峰會開完,第二輪上半場結束,本文做三點評論。

第一,中共多邊關係承壓

當今世界,正從「後冷戰」向美中兩極對抗的新戰略格局演進,普世價值觀成為構建國際新秩序的基石。中共不僅自己抱殘守缺堅持社會主義意識形態,而且攻擊美國、西方割裂世界,以意識形態劃線、搞集團政治和陣營對抗,以鄰為壑、構築「小院高牆」。這實在是逆潮流而動,自然壓力山大。這次G20峰會,中共在兩件事上壓力最大。

其一,對俄烏戰爭的態度。德新社稱,上周五中共外交官還堅持公報中不要出現任何對戰爭的譴責,但最後公布的「二十國集團領導人峇里島峰會宣言」提到,「對俄羅斯侵略烏克蘭表達最強烈的痛惜,並要求俄羅斯從烏克蘭領土上徹底、無條件撤出」,「堅持國際法」,「使用或威脅使用核武器是不允許的」。這可能意味著,在強大的國際壓力下,中共做出了一定程度的讓步。BBC認為,「這次峰會來看,至少在公開場合,中國(中共)明確了一點——不會進一步向俄羅斯靠攏。」

其二,發展中國家債務。目前,30%的新興市場國家和60%的低收入國家處於或接近債務困境。中國是發展中國家的最大單一債權人,如果國際債務危機爆發,中國將損失慘重。按道理說,中共應與國際社會——主要是巴黎俱樂部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密切合作。但是,中共放債不透明,其債務合同一般都有違背國際慣例的「特殊約定」,並通過放債輸出「債務陷阱」、輸出腐敗、輸出極權統治工具;因此,中共不僅拒絕加入巴黎俱樂部,也不接受國際上的債務重組的思路。這就使中共和債務國、其它債權國、國際社會的矛盾很大(參見筆者「國際債務危機山雨欲來 中共罪責難逃」一文)。這次G20峰會,從習近平發言和峰會宣言來看,在解決發展中國家債務問題上沒有取得多大進展。

第二,雙邊外交中共姿態強勢

G20峰會是習近平進行外交的一個主要場合。自2013年9月赴俄羅斯聖彼得堡出席G20領導人第八次峰會起,習連續出席或主持這一峰會。這次借巴厘峰會,開展了密集的元首外交。

根據中共官方報道,在美中元首會晤這個重頭戲外,習近平還會見了法國總統馬克龍、西班牙首相山齊士、阿根廷總統費南迪斯、塞內加爾總統薩勒、南韓總統尹錫悅、澳洲總理阿爾巴內塞、南非總統拉馬福薩、荷蘭首相呂特、意大利總理梅洛尼,以及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等等。

一個細節可看出中共在雙邊外交中的強勢:所有雙邊會談,根據新華社發布的照片,除拜登外,習近平都站在主位,它國領導人站在客位,顯示他們都是來拜訪習的。

而在參加會議的眾多領導人,中共之所以選擇上述人物,是有精心考慮的。比如,會見馬克龍,是「希望法方推動歐盟繼續奉行獨立和積極的對華政策」,並且德國總理朔爾茨已經先行單獨訪華獲利非小,以此暗激法國;會見尹錫悅,是欲南韓在美中中間保持平衡,牽制南韓參加「晶片四方聯盟」和建林「美日韓三方軍事同盟」;會見阿爾巴內塞,是欲利用經濟制裁逼迫澳洲新總理讓步。

第三,「麻煩國家」漸多

不過,中共官媒沒有報道習近平會見加拿大總理杜魯多(三年多來的首次會談)。15日,兩人「偶遇」大約十幾分鐘,中國官媒僅提一句「中加領導人短暫交談」,加拿大政府卻按習慣向媒體發布新聞稿,披露了交談的核心內容,其中包括杜魯多就中共干預加拿大聯邦選舉表達了「嚴重關切」。次日,加拿大攝影記者在G20現場拍攝的畫面顯示,兩人再次在人來人往的大廳相遇,習近平對杜魯多把兩人的「私下談話」透露給媒體表達不滿,杜魯多解釋說:「在加拿大,我們信奉自由、公開及坦率的對話。」習近平則簡短回應稱:「創造條件,創造條件。」說著與杜魯多握握手,逕自走開了。

這段影片立即風靡網絡。表面上,是習近平可能不適應西方媒體和公眾人物的運作方式;深層次,是中加關係自孟晚舟事件後,無法回到從前,加拿大「親美抗共」政策已經清晰,包括5G網絡禁用華為、禁止中國公司購買加拿大稀有礦產資源(美國則進入了加拿大的採礦項目)、即將推出印太戰略等等。

習近平的G20元首外交,還遇到一個不大不小的挫折,就是同英國首相辛偉誠之間的會晤被取消。原本這將是中英關係緊張下兩國領導人近五年來的第一次,也是 10 月底就職的英國新首相在G20峰會期間主要會晤之一,但英國一位女發言人告訴法新社,這次會議「因日程安排問題而被取消」。不過,問題可能並不簡單。路透社報道,辛偉誠在前往G20峰會的專機上被問到是否認為英國應該對台灣提供武器時說,英國正檢視所有相關政策,「我們對台灣的政策很明確,就是不應片面改變現狀,應以和平方式解決。如同我們對抗中國(中共)的侵略一樣,我們隨時準備支援台灣。」

此外,G20峰會第一天晚宴上,習近平與印度總理莫迪站著進行了長時間的交談,中共官媒也無報道。印度將主辦2023年G20峰會。在中美對抗的大格局中,如何改善中印關係,也讓中共頭疼。

結語

2007年爆發的金融風暴,讓美國有求於中共,時任美國總統奧巴馬把國際經濟合作主要論壇從七國集團(G7)轉換為二十國集團(G20),中共在國際上的影響力從此大增。中共也吹噓「為破解當今世界重大問題貢獻中國智慧中國方案」、「為變亂交織的世界指引方向」。但從這次G20峰會看,中共在多邊外交場合是相對被動,其影響力的上升階段已經結束了。2022年不僅是中國經濟、中共政治的轉折點,可能也是中共國際影響力的轉折點。

中共國際影響力的下降,是因為國際社會越來越看清中共的本質,比如從如下這件小事:G20峰會前日,拜登和習近平會晤現場,記者們離開之際,一位美國女記者大聲提問拜登:你是否會向習近平提出人權問題?這時一名身份不明的中共官員,突然向後猛拽她的背包,導致她身體失去平衡,然後將她猛的推搡到門口。當時兩名白宮工作人員介入,稱這名女記者不應受到干涉。

在中國大陸,官員對記者進行肢體阻撓甚至大打出手,都是屢見不鮮的,中共當局經常懲罰和拘留他們不喜歡的記者。這一次公然把那一套搬到拜習會這種全球矚目的國際場合,這意味著甚麼?這不僅是對美國記者的人身襲擊,也不僅是對西方世界言論自由的公開挑釁和侵犯,而是對普世價值的踐踏,是中共邪惡政權的大暴露。

正常國家,誰還想跟中共走進呢?而跟中共共舞的,又是些甚麼東西呢?#

(大紀元首發)

------------------
【堅守真相與傳統】21周年贊助活動🎉:
https://www.epochtimeshk.org/21st-anniv

🔥專題:全球通脹加息📊
https://bit.ly/EpochTimesHK_GlobalInflation
🗞紀紙:
https://bit.ly/EpochTimesHK_EpochPaper
✒️名家專欄:
https://bit.ly/EpochTimesHK_Colum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