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七人欖球系列賽周日(13日)在南韓仁川舉行決賽時,在賽前香港隊的播國歌環節,誤播反送中運動歌曲《願榮光歸香港》。影片流傳大半日後政府在周一(14日)凌晨發稿,表示抗議和強烈不滿,隨後保皇黨紛紛表態,稱要同南韓交涉,甚至針對播錯歌時「無反應」的香港欖球隊隊員,稱要解散香港欖球隊。特首李家超甚至表示,港府已經就事件主動約見南韓駐香港總領事,表達強烈不滿及抗議,又要求對方徹查事件和當中的責任。

有學者表示,事件顯示不可能禁絕不滿,並認為政府和保皇黨的反應小事化大,乘機表忠搏表現。

按往例,1997年主權移交後香港隊出賽,應播放中共方面定為國歌的《義勇軍進行曲》;該場比賽由香港隊奪得該站冠軍後,頒獎禮上播放回《義勇軍進行曲》。

香港欖球總會向文化體育及旅遊局提供的資料指,主辦機構亞洲欖球總會已向香港欖球總會致歉,他們確認香港代表隊教練向他們提交《義勇軍進行曲》錄音正確無誤,事件是由當地主辦機構一名初級人員的人為錯誤所致。

港府先要求欖總調查 保皇黨提升到法律、外交層面

但是此解釋明顯未能使特區政府及保皇黨滿意。先是政府方面在周一凌晨2時38分發稿,對賽事播錯國歌,向主辦機構表示抗議和強烈不滿,形容《願榮光歸香港》是「與2019年『黑暴』浪潮和『港獨』示威有密切關連的歌曲」,並已經以書面要求香港欖球總會嚴正處理該事件,展開全面深入調查及提交詳細報告。

多名保皇黨周一繼政府的新聞稿後紛紛發聲,將事件提升到法律甚至外交層面,並針對播錯歌時在現場的香港欖球隊隊員。立法會議員何君堯指當時港隊成員「亳(毫)無反應,仍然讓國家受到羞辱」,主張解散香港欖球隊。

工聯會方面則揚言警方國安處須深入調查,認為事件是有預謀,借助國際比賽平台,勾結外國勢力,散播港獨訊息。

行政會議成員湯家驊則將事件形容為「必然屬具犯罪意圖之行為」,聲稱涉事者可能已干犯了《刑事罪行條例》下之煽惑罪、《港區國安法》之分裂國家罪或勾結外國勢力罪、或串謀違反《國歌條例》罪。並指雖然特區政府難以將在南韓的人繩之以法,「但很難相信事件不涉及在港人士協助甚或策劃」,認為特區政府應「嚴肅細查」。

新民黨李梓敬更到南韓駐港總領事館遞交請願信,促請南韓協助香港執法部門調查,有需要亦應執法。

保皇黨發聲後港府接力 查有否串謀違法並約見韓領事

李家超周一晚見記者時,交代特區政府不能接受事件,政務司司長陳國基已經在周一主動約見南韓駐香港總領事,就事件表達強烈不滿及抗議,並要求對方徹查事件和當中的責任。李又揚言警方會調查事件是否涉及串謀違反香港《國歌條例》或其它香港法律。

被問到暫時推斷今次事件會否在香港已有所預謀,還是當地的人員錯誤,李家超只回應「在現場所播放的歌曲是有政治目的,所以我們要展開調查,然後按照調查結果跟進事件」。

黃偉國:搞大件事搏表現

事件發酵,浸會大學政治及國際關係前助理教授黃偉國周一接受本報訪問時,認同政府是小事化大,從民間比賽出錯,變成外交層面問題:「李家超同封建派(建制派)一樣,似乎想搞大件事搏有做嘢(謀求有表現)」予中共看。

他認為,現時的政治氣氛下,對提及2019年反送中運動,例如《願榮光歸香港》等「顏色革命」事物已經成為禁忌,但今次是在國際場合發生事件,相信已震驚政府及建制派。不過事件屬於民間賽事與官方無關,任何針對南韓政府、在港南韓人,甚至抵制韓貨等舉動,相信會令事件惡化,故開始時只針對球員無反應。

事件顯示不可能禁絕不滿

美聯社引述南韓主辦機構的人員稱,負責處理國歌的人員不慎(accidentally)儲存《願榮光歸香港》到電腦中一個名為「香港」的資料夾中,當時有關人員並不知道歌曲與示威者有關。

理大應用社會科學系前助理教授鍾劍華周一接受本報訪問時,表示事件證明香港的事在不同地方,「好多人仍然是心裏有數,特區政府做甚麼,如何所謂講好香港故事,都不可能禁絕所有人以各種方式去表達不滿,可能性真是層出不窮」。

他估計可能以後再有一次出現類似事件,「咪又(就)抗議一輪,官員建制派又出來叫囂一輪,可能又制定另一些指引。」

官員、建制派乘機表忠

對於香港官員同建制派的反應,鍾劍華指現在他們「越左越好,乘機表忠,小事化大,吸引新聞眼球,是這樣的了」,並對他們諷刺道:「又制定一條法例或者指引,如果出現這樣的事件,運動員不抗議,不掉頭走,取消他們的代表資格」,反問證明欖球總會沒有交錯要演奏的國歌,「是否話當時那些球員沒有掉頭走,就是欖球總會的錯?是否懲罰那些球員?」。

不過他認為,欖球隊球員大部份是洋人,「我又不信特區政府夠膽對他們做些甚麼」,並表示去年伍家朗球衣風波,「都有人想小事化大啦!對於他們來講,國旗國歌是變成圖騰啦嘛!還未天天上香跪拜而已」。

黃偉國指出,欖球隊很多隊員可能持有外國護照,「解散欖球隊最多返祖家打欖球」,但會成為「唱好香港」另一新聞。他續指,國際傳媒例如BBC亦有報道事件,顯示國際無忘記香港抗爭運動,亦代表3年來香港衰落,即使港府搞活動意圖挽回聲譽,唯亦不能達到其目標。

黃偉國認為,如果建制派與港府不上綱上線,「在政治上無存在價值」,如果他們採取「義和團式」的言論、行動,會令在港的外國人加速離開香港,「越出聲會更加衰」。

鍾劍華:播錯國歌一般抗議、道歉了事

鍾劍華指,播錯國歌事件在體育運動場合曾經出現過好幾次,但一般不會引起很大的風波。他舉例1924年巴黎奧運會,「曾經試過應該奏匈牙利國歌,但奏出美國國歌,連國旗都升錯美國旗」。之後更正又出錯咗,奏奧地利國歌,「當時都是道歉」。鍾續指,過去亦有試過把北韓國歌當錯是南韓國歌奏出,亦曾將蘇聯的國歌當成俄羅斯國歌(俄羅斯曾在蘇聯解體後起用新國歌,但2000年後採用蘇聯國歌舊曲新詞)。

鍾劍華說,同類事件一般都是抗議、道歉了事,「一般都是小事化無,好少可以搞大的,唔通拉人咩?(難道拘捕人嗎?)」;但是今次事件比較特殊,不是普通的出錯,「因為《願榮光歸香港》應該不會在國歌那個Pool(資料庫)裏」。他認為此類場合,「國歌,國旗都是由參賽隊伍提供的,好少話自己download(下載)。所以有關賽會的解釋,有點匪夷所思」。

不過他補充,2008年捷克對立陶宛一場足球友誼賽中,奏錯拉脫維亞國歌,最後有人要辭職。查該次事件,捷克足協有向立陶宛足協及立陶宛駐捷克使館致歉,捷克足協新聞發言人及其助手被撤職。

翻查資料,2012年在科威特舉行的阿拉伯射擊錦標賽中,哈薩克運動員獲金牌後播放的國歌,竟是搞笑電影《波叔出城》中改過歌詞的惡搞版哈薩克國歌。當時得獎的德米特連科(Maria Dmitrienko)為免出洋相,於現場保持鎮定,事後哈薩克外交部認為事件屬於醜聞,要求調查。@

------------------
【堅守真相與傳統】21周年贊助活動🎉:
https://www.epochtimeshk.org/21st-anniv

🔥專題:全球通脹加息📊
https://bit.ly/EpochTimesHK_GlobalInflation
🗞紀紙:
https://bit.ly/EpochTimesHK_EpochPaper
✒️名家專欄:
https://bit.ly/EpochTimesHK_Colum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