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3年來,在中共極端防疫封控之下,許多出不了校門的大學生,在枯燥的校園中以「養紙狗」、深夜爬行等來緩解因長期封控造成的心理壓力。但有學生因此被約談警告。

綜合陸媒11日報道,許多出不了校門的中國大學生,創造出一種新型寵物「紙盒狗」,還為自己的紙盒狗取名字,並且製作花花綠綠的衣服和配飾,還會給小狗掛上名牌,拴在寢室門口「看家」,或是牽著小狗在操場上遛彎……

一名武漢大學生說,她也和朋友一起製作了小狗,「拴」在宿舍門口,路過的同學都會看到,還會有人拍照。

至於為甚麼養「紙盒狗」,她說:「因為最近疫情反彈,學校封閉管理,大家的活動被圈定了範圍,就希望『找點樂子』,做做手工。 」

當越來越多的大學生開始飼養紙盒狗,並發到互聯網上後,批判聲也接踵而來。有人感歎這是教育的悲哀;年輕人沉迷玩樂,是「垮掉的一代」。

但湖北心理諮詢師協會會長蕭勁松對《健康時報》說,對於沒有條件飼養真正寵物的大學生來說,紙盒狗應是當下能夠幫助緩解壓力、進行精神自救的最佳寵物了。

飼養紙盒狗學生被「喝茶」

自由亞洲電台11日說,有學生透露,很多學生的「紙狗」被沒收,「養狗」行為遭校方批評。

而北京郵電大學組織爬行活動的學生被舉報後,爬行群群主被「喝茶」。微博上有關各大高校「爬行」的消息也遭封殺。

報道引述活躍的辱包博主「衝浪之音」的分析說,這些現象顯示極端疫情管控下,很多大學生幾近被逼瘋的絕望狀態。更可悲的是就算是如此無害的消極抵抗,也會遭到學校的處分和通報批評。

美國高校年輕的華裔學者藏拙也表示,看到這些在中國失序的時代裏,青春無處安放的學子,絕望卻無力反抗的現狀,首先應該把譴責的焦點聚集在中共極權統治。

他說:相比較疫情期間的各種人道災難,這是又一件讓人特別憤慨、特別悲哀難過的事。把一群年輕的學生逼瘋掉,看到中共的邪惡,怎麼譴責都不夠!

多地高校學生陸續聚反抗封控

中國各地疫情此伏彼起,在中共堅持「動態清零」政策下,涉疫的各地校園實施嚴苛管控。已經有多所大學,傳出學生不滿校方的嚴苛封控,而出現學生集抗議事件。

9月底,河南多所高校學生聚集抗議,要求結束長期封校;10月25日,上海同濟大學學生,因不滿校方將核酸檢測呈陰性的學生轉移到方艙隔離,爆發集體抗議。內蒙古從10月初封城,其中,有幾萬名師生內蒙古工業大學學生10月底連續多日「喊樓」要求解封。

世界衛生組織3月發文稱,疫情使全球焦慮和抑鬱患病率增加25%,其中年輕人和婦女所受影響最嚴重,呼籲各國重視疫情下民眾的精神健康問題。

11月7日,《聯合早報》報道說,不斷實施封控的中國,伴隨管控措施出現在網絡上的發洩和求助帖,無一不展現著疫情給中國民眾帶來的巨大壓力。

報道引述重慶市協和心理顧問事務所所長譚剛強的評估說,中國各地反覆封控疊加防疫亂象屢次重犯,對一般民眾的心理影響很大,導致更多人出現焦慮情緒和偏激反應,包括反社會及自毀行為。

他警告,如果防疫亂象不能很快遏制,勢必加劇社會混亂,官方必須儘快正視群眾的呼聲。#

------------------
【堅守真相與傳統】21周年贊助活動🎉:
https://www.epochtimeshk.org/21st-anniv

🔥專題:全球通脹加息📊
https://bit.ly/EpochTimesHK_GlobalInflation
🗞紀紙:
https://bit.ly/EpochTimesHK_EpochPaper
✒️名家專欄:
https://bit.ly/EpochTimesHK_Colum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