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過去的周一,出席了資深評論員及作家李怡前輩在加拿大卡加利的追思會及葬禮。和東岸多倫多比較,由東岸攝氏+15度去到-17度的嚴寒天氣,所有事情,有著強烈對比。

在追思會中,一些熟悉的名字,誰不能親身到來,在場嘉賓讀出未能出席朋友的心聲。程翔及黃毓民很有心,追思著李怡生前的點點滴滴,最重要的,是談及李怡對民主及自由反思。

令我最為感動的,是李怡的長女,說到黎智英先生劃給李怡的一幅掃描:基督釘在十字架的情景。追思會歷時大約45分鐘;而李怡前輩的骨灰,安葬在愛妻旁邊,場面溫馨。對於有天主教和基督教信念的朋友,其實李怡只是返回天家。

離開,是為了走更遠的路。自2019返修例運動至現在,多少人顛沛流離。過去一年多,和一些年輕「手足」在英美加互動。手足們已了解離開了「時代革命」的場景三年後,他們又如何看未來?

今日不知明日事,但日子點都要過。其實現在,英美加澳、紐、台這些國家,經過了幾年的香港人「大遷徙」,已有不同的社群,連結香港族群。今天特別想分享加拿大的Stream A及Stream B計劃。A和B不同之處,就是A計劃是先讀書,再申請移民。B計劃是申請工作簽證。

還未離開香港的朋友,如果想「走更遠的路」,我覺得加拿大的「救生艇」計劃,充分嘗試了解各人的需要。最近認識有位朋友,已經62歲,將會參A計劃。16個月的認可「短期課程」,其實可改變人生。

香港已變,不少評論人,無論財經或政治,已經「封筆」。二十大過後,香港更見極權。傳媒及評論,是現在政權重點打壓的對象,我們也不可能。從正常的金融角度看香港,其實也不可能,因為每件事要「表忠」,實在不正常。

11月22日,《蘋果日報》高層開審,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則在12月1日開審,形勢大大不妙。國安大法無極限,香港人更要盼望有奇蹟,才可渡過全方位的「難關」,這是漫長歲月的博弈。

香港現時淪落到每一份政府主要職位、公職都要「上面」祝福;在沒有泛民議員的監察下,香港已經返智到,任何事情也作自我審查。

金融及領袖高峰會完結,只可以形容,是鬧劇一場。中共港共當然不認為自己搞死香港,中共是要透過各種方法全面管治香港,其實香港已不再一樣。引用聖經金句:「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該跑的路程,我已經跑盡了;當守的信仰,我已經持守了。」離開香港,是為了走更遠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