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情況下,有言論及民主的地方,國家安全,責任道遠。強權壓下,香港原本應有的民主選舉,除了已成泡影,更崩壞的政治操作,正在香港上演。

47人、612 基金、支聯會及壹傳媒案件,涉嫌全部觸犯國安法;現今的政治操作,相當嚇人,除了違反中英聯合聲明,因為「政治清零」,批判聲音,近乎滅聲。

港版國安法下,是非黑白顛倒無極限。也已經去到一個地步:你入嚟做生意,搵條命博,唔知安唔安全,市場充滿語言偽術。

外國投資者來香港,值唔值得在這裏投資,長遠居住?信心與人心是互動,現在兩制欠奉,離港潮湧現,盡在不言中。

同樣地,內地人變了香港人,舊有的香港「大換血」,這和西藏五九年,一代代的滅族清洗情況差不多。

陳茂波司長真的去了中東「搶人才」,香港人則十分之被動,在健康碼等強力監控系統下,已失去人身自由。

在「政治清零」下,涉嫌違反國安法變得極之濫用。不再是以民為本,先要政治正確;把香港融入大灣區這極權的體制,是一條不歸路。

香港的頂層問責官員,在心深處,知道自己做緊一個「毁滅香港」的動作;是慢性「改造」;也可透過修例,把香港的法治社會,變了中國特色,創造人治社會。

國安公署自二零二零的7月至今,成立已有約兩年多。特首也要「滙報」,香港入境處、警隊、財政,全部在它變相「管轄」以下,香港特別行政區現在也欠缺司法獨立,金融監管機構用外籍CEO作「修飾」。

這最後一步「壓場」的舉動,投資者也不放心,英文就叫做false pretence。我認識的共產黨,淺藍半生熟之交,也不會把香港,當作一個安全港了。

你還看不到嚴重性?胡錦濤在二十大,被習家軍「趕出門口」,更見共產黨的權力鬥爭,令人心寒。

當我們緬懷末代港督彭定康在中環泰昌餅舖吃蛋撻的情景,和現今港共官員繼續玩限聚令下,多少人被抄了599G,飲食業倒閉,形成強烈對比。

以民為本的時代已經過去,現在是「以中央為本」。有錢佬走資,香港族群「大換血」,這是北京的硬任務。

財困相信會持續,港人投資被「內地化」;向港人薪俸稅「下手」,增加庫房收入,可能是下一步。終極核彈:聯繫匯率脫鈎,港元兌美元大瀉,比起恒生指數徘徊萬五點,更加嚇人。

更多人會想走,香港也沒有真正為港人利益的「守護者」了。香港搞到今日這田地,一國兩制幻滅,鄧小平真是死不暝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