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看到,在10月23日,中共新一屆權力核心一亮相之後,緊接著的24日,也就是證券市場這周的首個交易日,香港股市、恒生中國企業指數和中國三大股市就齊刷刷大跌,反映出市場對中國未來局勢的恐慌,現在是,不僅外資正在以創紀錄的速度撤出中國市場,連身在大陸的富豪們也開啟了逃亡計劃。那麼,到底是甚麼原因,讓投資者如此看衰中國的未來前景呢?中共新一屆的領導班子,又將把中國帶向何方呢?我們今天就來談談這些內容。

外資紛紛「用腳投票」 加速撤出中國市場

在中共新的領導層首次公開亮相後,香港股市就遭遇了拋售潮。

可以看到,香港恒生指數24日開盤走低,一路下跌,到下午收盤時下跌1,030點,跌幅達到6.4%,創下了13年半以來的新低點,也是全球金融危機以來的最大單日跌幅。恒生中國企業指數, 24日也創下了2008年金融海嘯以來的最大跌幅,高達5.63%。

恒生指數的成份股幾乎全軍覆沒,尤其是,中國互聯網和科技股遭所受的打擊更加沉重。阿里巴巴、百度、京東、美團和騰訊的股價都大跌超過11%。

同時,中國內地股市儘管跌幅沒有那麼大,但也是跌聲一片。滬深300指數下挫2.9%,上證綜指下滑了大約2%。不過,《華爾街日報》引述知情人消息報道說,中國證券交易所的人士曾告訴國內券商和基金公司,在中共召開二十大會議期間,不要進行大宗股票賣出交易,減少在會議期間及前後出現市場波動。

另外,數據顯示,24日,海外投資人也通過陸港通機制,淨賣出179億元人民幣(25億美元)的中國大陸股票,金額也破了紀錄,同時,也讓今年原本的資本淨流入走勢轉為小幅淨流出。如果這一趨勢持續到年底,這將是陸港通2014年上路以來首次全年資本淨外流。也因此,彭博社報道說,外國投資者正在以創紀錄的速度撤出中國內地股市。

當然,24日的壞消息還不止這些,就在港股暴跌之後,在美上市的中概股,也在24日集體跳水,顯示出海外投資者對中國民營企業的投資情緒迅速惡化。據彭博社報道,在當日收盤時,納斯達克中國金龍指數下跌超過了14%,創下了自2013年4月份以來的最低收盤水平,市值蒸發了734億美元。其中,阿里、騰訊、京東、百度的跌幅,都超過了15%,拼多多更是暴跌了將近三成。

與此同時,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也在中共二十大之後暴跌。24日,離岸人民幣兌美元一度跌到了7.3222,日內跌幅超過了920個基點;在岸人民幣兌美元收報7.2610,和上一個交易日相比,跌了116個基點。

在25日,人民幣匯率進一步走弱,早盤跌破1美元兌人民幣7.36元,達到2010年啟動離岸人民幣交易以來的歷史最低水平。在岸人民幣兌美元也在25日繼續大幅貶值,觸及7.31元兌1美元大關,創下近15年來的最低水平。

有分析認為,新的中共領導層,引發了人們對中國的動態「清零」、政府干預和所謂的「共同富裕」 政策,將會持續下去的擔憂。從中期來看,人民幣匯率可能會進一步跌到1美元兌人民幣7.50元。

「習家軍」全面上位  清零和「共同富裕」將持續

我們看到,在中共二十大剛剛閉幕後,海外投資者就紛紛「用腳投票」,撤離中國資本市場。

那麼,到底是甚麼原因,讓外國投資者如此看衰中國的經濟前景呢?其實,原因也顯而易見,就是不看好習近平連任,更不看好新的中共領導班子是清一色的「習家軍」。

從新的中共政治局常委和中央軍委名單中,我們看,習派人馬是全面上位,而更傾向於繼續進行市場改革開放的團派,則是全面被「清零」,徹底潰敗出局,這無疑會讓外國投資者對中國未來的經濟政策感到擔憂。

一方面,中共領導人習近平三度連任中共總書記,7名政治局常委幾乎都是自家人馬,意味大權在握。但是,習近平當局在過去幾年中實行的各項經濟政策,卻對中國經濟造成了嚴重的傷害。這自然也讓投資者們擔心,習近平對權力的收緊,將意味著「清零防疫」、「共同富裕」,以及對私營部門的打壓等政策還將持續,而且在沒有黨內其它派系的制衡下,中國未來出現政策失誤的風險,也在大幅上升。

另一方面,中共新的領導班子中,缺少支持市場改革和經濟開放的高級官員,也讓外國投資者感到失望。不僅總理李克強出局, 被視為改革開放派的汪洋、以及主管貿易及對外投資的副總理胡春華,也都被擠出政治局常委。此外,中共副總理劉鶴、央行行長易綱、財政部長劉昆和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等,也將退出領導層。

在新一屆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可以看到,沒有懂經濟的技術官僚,沒有資歷、沒有政績,只有一個共同點,他們都是習近平的跟班。比如:新入常的李強、蔡奇、李希都是地方黨委書記;丁薛祥則是中辦主任,是習近平的「大內總管」;留任的趙樂際是紀委書記,負責調查中共黨內「腐敗」和不忠的行為;王滬寧則是中共筆桿子,這個被稱作「世界上最危險的人」,將掌管中共意識形態。

不僅如此,就像資深媒體人石山所評論的,「這一次的常委人選再一次打破中共慣例,新入常的人全部都是狠角色」,比如,北京市委書記蔡奇在北京市清理低端人口,上海市委書記李強在上海搞封城「清零」,「全部都是下狠手的」,「能夠不顧及民生的」。

事實上,投資者的擔心完全不是多餘的。

首先,習近平的連任,意味著「清零」政策仍將持續。可是,這個「清零」政策削弱了中國的國內消費、擾亂了製造業和物流,不僅損害中國經濟,也讓外國投資者望而卻步。 公開資料顯示,2021年非中國籍人員出入境人次,相比疫情爆發前的2019年降低了95.4%。眾多外籍高管,因為中共的隔離政策等諸多原因不再願意前往中國,一些歐美公司正在將部份業務從中國轉移出去。但是,習近平在二十大開幕講話中仍然強調,要「堅持動態清零不動搖」。

其次,習近平在二十大報告中宣告,下一步將帶領人民走向「共同富裕」,還首度提出了所謂「規範財富積累制度」,中共媒體還特別突出少數先富、暴富群體存在財富積累手段不規範現象。對此,一些經濟學家認為,習近平可能在醞釀一項對富人增稅的計劃,也許是要通過一直在說的加徵房地產稅的方式,重新調整財富,最快可能在明年就推出。

但是,法國外貿銀行(Natixis, NTXFY)亞太區首席經濟學家艾西亞(Alicia Garci a-Herrero)認為,習近平沒有提到稅收,也沒有提到擴大中共落後的福利制度。所以,中共較富裕的公民和企業,可能會發現自己受到額外的審視,要被迫拿出錢來資助那些有利於中共國家利益的舉措。她認為,中共政府正在試圖傳達一個資訊,那就是,「你被盯上了,最好小心點兒」。

幻想徹底破滅 中國富人大逃亡

據「中國數字時代」報道,中共政治局常委名單公布後,網上立即出現一片悲觀的聲音,但隨即遭到審查,比如新浪微博禁搜了「完蛋」這個詞,而且把相關話題或是下線或是清空。有上海市民就對外媒表示,自己和身邊的幾個朋友都認為,這個國家徹底完蛋了,沒希望了,未來一片茫然。

所以,就在中共二十大閉幕、習家軍全面掌權之後,不僅外資大規模撤出中國市場,中國富人也啟動了外逃計劃。

據英國《金融時報》在25日報道,有移民律師就提到,他已經收到了3個超高淨值(ultra-high net worth)的中國商業家族的「啟動」指示,要執行他們的逃生計劃。

報道還提到,上海和北京的移民公司報告顯示,具有「特殊才能」申請美國綠卡的人數激增,因為該項目比超級富豪常用的投資型綠卡的審核時間更短。

除了富豪精英啟動外逃計劃,普通富人還有台商,也都在拋售資產,準備逃出中國。

據自由亞洲電台報道,一位上海房地產業內人士趙女士表示:「一中全會塵埃落定,大家都沒有幻想了。上海有的豪宅跌價大約是市場價的40%,有人在拋盤。大量的豪宅比市場價跌30%~40%,都想著跑路,再不賣來不及了。」

比如,有房地產仲介掛出「盛大金磐」、「華山夏都苑」的豪宅,其中9月份掛牌6,000萬人民幣的房屋,現在只賣3,599萬。

趙女士提到,目前這批出售豪宅的人直到二十大閉幕才徹底「看清形勢」:「一是對整個國家的團隊,未來的希望沒有幻想了,二是大家都意識到這個『動態清零』政策還要持續。」

習近平大權在握 中共末路狂奔?

那麼,面對越刮越猛的外資逃離潮,中共不急嗎?當然也是急的。先是25日,中共央行和外匯管理局表態,要維護股市、債市和樓市的健康發展,並且採取多項措施,包括讓中共國有銀行也在離岸、在岸市場拋售美元,支撐人民幣匯價。隨著美元指數連續暴跌,在岸人民幣兌美元也在26日報復性反彈超過千點。

另外,中共國家發改委和商務部等六部委,也在25日聯合發布了一個「以製造業為重點促進外資擴增量穩存量的措施」,措施包含了三大方面15條,重點就是加大吸引外資的力度。其中提到,要為跨國公司、外資企業高管、技術人員及其家屬的出入境等提供便利,不過,也特別強調,這種便利是在做好疫情防控工作的前提下。

我們看,這些政策,或許能在短期內起到一定的提振市場的作用,但是,不可能從根本上扭轉投資者對中國市場的悲觀態度,最主要的原因有兩個。

首先,習近平在二十大的開幕式上明確宣布「國家安全是民族復興的根基,社會穩定是國家強盛的前提」。在他的講話中,「經濟」、「改革」、「市場」這些詞彙大大減少,增加最多的就是「安全」、「鬥爭」和「意識形態」這些詞彙。所以,外界評論說,鄧小平在44年前開啟的「改革開放」時代已經宣告終結,中共領導層的重心已經從「經濟增長」轉向「國家安全」,中國正從經濟務實主義向政治意識形態轉變。

其次,習近平的連任,也意味著中美之間的緊張關係將會持續,並且可能加劇。《華爾街日報》在27日發表的評論中提到,中共二十大開幕式上的講話表明,在中共和西方之間的緊張關係不斷加劇的情況下,中共未來五年的主要發展目標,是建立一個具有地緣政治韌性的經濟,大大降低對外國市場和技術的依賴。而在更早幾天的評論中,《華爾街日報》稱,習近平的終極目標,是一個「為中美衝突做好準備的中國」。

但是,就像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安德森預測中心經濟學教授俞偉雄說的,中國應該首先注重結構性的改善,而不是強力抗衡美國。因為不管是在短期和長期,中國經濟本身現在都有很大問題,包括「清零」政策的影響、房地產泡沫、政府債務、人口結構變化等。他說,中共最不想看到的一個情況就是像前蘇聯的瓦解,所以中共重視軍工、想要打造一個強國夢,想要跟美國對抗,但他認為這是一個非常不明智的戰略決定。

那麼,中共會不會步前蘇聯的後塵而走向解體呢?現在看來,應該是正在走向一個加速的進程中。就像有人所說的:「二十大結果是甚麼?是黨內外、國內外的人都對中共死了心。它成為中共末路狂奔上的一個加速器。」@

財商經濟研究所
策劃:宇文銘
撰文:李松筠 編輯:蔚然、宇文銘
粵語配音:Ada
剪輯:曲歌
監製:李松筠

------------------

🎥【動紀元】每日有片你睇:
https://bit.ly/3PJu3tg

☑️ 登記會員享專屬服務: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