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無數悠遠的蒼宇歲月中,人類生存的宇宙也曾遭遇巨災大難,整個寰宇都面臨生死時刻。

往古之時,四極廢,九州裂,天不兼覆,地不周載,火爁炎而不滅,水浩洋而不息,猛獸食顓民,鷙鳥攫老弱,於是女媧煉五色石以補蒼天,斷鼇足以立四極。——淮南子《覽冥訓》

在女媧造人之後,亦不知經歷多少迢遠的時間,一日,一聲轟然巨響,支撐天頂的天柱斷裂,無極高遠的天空崩塌而下,天頂破了一個大洞,霎時星空漆暗,隕石滾滾墜地,翕塵揚沙,席捲遠近。

足下堅實的土地如腸寸斷,蜿蜒向無際的遠方。大地不再能承載萬物,林木拔起,山陵驟成窟洞,河川一夕改道,大火如蛇,蔓延萬里,更兼洪水乍起,汪洋掀起巨波狂浪,吞噬一切。

山野的猛獸挨不住飢餓,到處吃人。騖鷹猛禽從高空攫食老弱者,人間猶如煉獄,哀嚎之聲不絕於耳。

慈悲的女媧之神如聞即見,瞬即施展神力,提煉具有五行能量的五彩神石,先把破洞的天宇補起來,隨即斬斷巨鰲的四隻腳,取代支撐大地的四根天柱,然後焚燒河邊無盡的蘆葦草原,終於以蘆灰止住了洪水,並誅殺惡龍猛獸等,止住了這場天崩地裂的災厄。

背方州,抱圓天,和春陽夏,殺秋約冬。——淮南子《覽冥訓》

然而,受創巨大的世界仍須細心修補。

女媧以無窮神通,將身體變得極大,她背抵著大地,雙手懷抱圓形的天頂,傾注自身能量以調整失衡的四季,直到春天回歸暖和,夏天重回炎熱,秋天終得蕭瑟,冬天回復寒冷。

期間,女媧常累到頭枕石塊倒頭就睡,有時只能坐在草編的坐椅上閉閉眼,就又起身工作。她辛勤地到處巡視,當世間陰陽之氣阻塞不通時,便予以梳理貫通;當逆氣危害眾多百姓時,便予以禁絕消除。

在女媧無私的付出與努力下,終於天清地平,人們回到往日的純淨,睡時無憂無慮,醒時棄智無巧;人們自覺就跟牛馬一樣,都是萬物的一員。行動舒緩沉穩,天真純良。野獸毒蛇全都收斂起爪牙、毒刺,沒有了侵害人類的心念。

乘雷車,服駕應龍,驂青虯,援絕瑞,席蘿圖,黃雲絡,前白螭,後奔蛇,浮游逍遙,道鬼神,登九天,朝帝於靈門。——淮南子《覽冥訓》

 女媧成功地將失序的宇宙,重新回復為古樸的原始狀態。

一日,她乘坐著由應龍展翅駕駛的雷車,車駕上鋪著美麗圖案的車墊,青色的虯龍環繞兩旁飛舞,她手持瑞玉,在黃色的雲彩繚繞中,眾神為之引導,上登九天,朝見天帝。

圓滿完成使命的女媧,不標榜自己的功績,不張揚自己的名聲,安祥和穆地靜息。#

(參考資料:淮南子《覽冥訓》)

------------------
🎥【動紀元】每日有片你睇:
https://bit.ly/3PJu3tg

☑️ 登記會員享專屬服務: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