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戰時代許多國家都出現過戰時總統,部份人在戰後名留千古。然而在新聞自由每況越下的香港,擔任「戰時主席」,背負著各種壓力守護新聞自由,亦同樣毫不容易。香港記協主席陳朗昇在最壞的時代承擔著這個重擔,將來能否名留千古沒有人能夠預測,但肯定的是被政府盯上的日子絕不好過。

陳朗昇在香港傳媒氣候最差的時候當上記協主席,在不同崗位上都受盡壓力。資料圖片(陳朗昇 Facebook)
陳朗昇在香港傳媒氣候最差的時候當上記協主席,在不同崗位上都受盡壓力。資料圖片(陳朗昇 Facebook)

投身傳媒行業近20年的陳朗昇過去曾經在不同新聞機構工作過,當中亦包括一些親建制媒體,到2016年開始他從傳統傳媒機構轉投至網媒工作,先後在傳真社和《立場新聞》工作過。《立場新聞》在去年底宣布停運後,陳朗昇再轉至另一網媒「Channel C」工作至今。

陳朗昇過去一直關心香港傳媒工作者的權益,在記協擔任過3屆執委,到2020年當選香港記者協會副主席,翌年更接替楊建興擔任主席一職。在陳朗昇過去擔任副主席和主席的兩年間,香港的傳媒生態經歷了天翻地覆的改變,《港區國安法》在他當選副主席後的數天獲得通過和實施,傳媒工作者在《國安法》之下不能再以重大公眾利益作為抗辯理由,新聞工作進一步受限;而去年他當選記協主席後數天,《蘋果日報》又宣告停運,香港傳媒業正式走入寒冬。

如果說陳朗昇是歷任記協主席中面對最多和最大危機的一位相信絕不為過,不過在這個低氣壓的氛圍下,他仍然帶領記協盡力實踐組織的宗旨。在《蘋果日報》停運後,記協不單止擔起「中間人」,代民間企業和熱心市民向《蘋果》員工轉贈禮券,解決失業員工生活上的燃眉之急,又積極為失業的《蘋果》員工提供工作轉介,好讓他們能夠繼續在香港的傳媒行業繼續工作。

香港的傳媒工作者在過去兩年不單止要面對所屬機構隨時停運,在一夜之間失業的危機。在《國安法》模糊不清的「紅線」下,自身更隨時有可能會由「報道者」變成「罪犯」。2021年7月1日晚,港島銅鑼灣崇光百貨外發生警員被人刺傷事件,50歲男子梁健輝用刀刺向一名在場執勤的警員後再用刀刺向自己的心臟自戕,整個襲擊過程被一名當時在場進行直播的《看中國》記者拍下。

不過,這名記者卻因為這宗「獨家新聞」,而幾乎由「目擊者」變成「疑犯」。該名《看中國》的女記者事後被警方要求協助調查,期間更曾被警方搜屋、取走電話和電腦等採訪電子設備、以及沒收旅遊證件。部份親建制媒體更聲稱該名女記者可能與襲擊事件有關連,否則不可能「未卜先知」在案發現場直擊整個過程。

在本地傳媒生態風高浪急的環境下,陳朗昇和記協並未因此而作壁上觀,記協除了發表聲明對警方對待目擊證人的方式提出質疑外,亦委派律師倍同女記者接受調查,而陳朗昇亦親自到警署門外等候消息。記協和陳朗昇盡力協助女記者維護應有權益,最後該名女記者亦都被證明清白,然而陳朗昇卻成為了一些人的「關注目標」。

去年12月29日,當時任職《立場新聞》採訪主任的陳朗昇和多名相關人士被警方國安處指涉嫌「串謀發布煽動刊物」,被當局要求入屋搜查。到今年9月,陳朗昇在旺角準備採訪工作期間,又被警員以涉嫌「阻差辦公」拘捕,陳朗昇事後更透露在拘留期間被一名警長以用力握緊手扣的方式暴力對待,並遭該警長指「記協是垃圾」等出言侮辱。及後警方正式落案起訴陳朗昇阻差辦公,在上月22日獲准保釋候審及離港前往英國參加牛津大學學人計劃,案件將於明年5月審訊。

2022年9月22日,網絡媒體「Channel C」副採訪主任、記協主席陳朗昇於當日下午2時45分在西九龍裁判法院提堂。(宋碧龍/大紀元)
2022年9月22日,網絡媒體「Channel C」副採訪主任、記協主席陳朗昇於當日下午2時45分在西九龍裁判法院提堂。(宋碧龍/大紀元)

雖然面對著種種阻撓,但陳朗昇仍然坦言面對,他不時會在社交平台分享他工作和生活點滴,即使面對一些不如意的事情,他亦會以幽默的敘事方式跟大眾分享,亦從不吝嗇在自己的社交平台為其他「行家」的網頁和文章「賣廣告」。本身是一位足球迷的陳朗昇不時會在網上大談「波經」,日前他到達英國後亦隨即入場觀看他支持的英超球隊紐卡素的比賽,或許在英國的時光可能是陳朗昇近年最無憂的一段時光。不過早已明言將會回港的他,半年後等待他的將會是一場訴訟,以及已經不知道又會變成怎樣的傳媒生態。◇

2022年9月29日,香港記協主席陳朗昇當日下午到機場,準備前往英國參與牛津大學的「學人計劃」。(宋碧龍/大紀元)
2022年9月29日,香港記協主席陳朗昇當日下午到機場,準備前往英國參與牛津大學的「學人計劃」。(宋碧龍/大紀元)